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十一章 叶朔的出场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真是场无妄之灾。”有人看着一片狼藉的擂台叹道。

    不过玄天派应变能力挺快,擂台不久就被收拾干净,比赛继续。

    “蓝底二十五号,聂文瑞,对——”

    “红底二十五号,顾问!”

    “到我了啊。”顾问整了整衣服,面带微笑的站起身。

    “顾问,加油啊……”叶朔鼓励顾问,“也别太拼了啊!”又像是想到什么,叶朔连忙又加了一句。

    随着顾问走上擂台,观众席上不出意料的再次发出一片窃窃私语声。

    “顾问?谁啊?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啊。”

    “他不就是那个整天跟废柴叶朔在一起的么?”

    “嘘!你小点声……”立刻有弟子惊慌的阻止。

    看过了刚才那一战叶朔最后的表现,还有谁敢说他是废柴?

    连使用禁咒的安云都击退了,谁知道顾问会不会也很厉害?

    顾问双手拢在衣袖中,长发被清风吹拂着微微扬起,又随意的披散在肩头。眼中一片高深莫测。

    聂文瑞走到顾问对面,以修灵者的礼节向他打了个招呼。

    “顾问是吧,虽然不知道你实力如何,既然站到了这擂台上,我都会将你看做平等的对手,希望双方都出尽全力。”

    顾问淡淡一笑:“最好不过。”

    然而就在擂台即将开始的时候,作为顾问最好朋友的叶朔,虽然双眼还牢牢的盯着擂台,思绪却早已沉浸到了方才那一场惊天大战中。又或者该说,从看到那一战之后,他的思绪就始终未从里面抽离出来过。

    那是何等的强大、何等的豪迈!踏入修灵界,难道不正是期望着这样开天辟地的力量吗?

    此时的叶朔,在外人看来他仅是无意识的在玩弄着手指,实际上,他正在快速的模拟着刚才宫天影和安云结过的手印。

    这是一种很神奇的状态,真让他把那些手印一招一式的记录下来,他也记不清具体的动作。但是如果动作连贯起来,不去刻意的思考,他就能自然而然的结出各种复杂的引诀,好像是身体的一种自发的反应一样。

    “噗”的一声,叶朔手指间冒出一串微小火苗,把他自己给吓了一跳。

    “你在干什么!别烧到本小姐!”齐玎莎一脸嫌弃。

    叶朔刚准备还嘴,就听到观众席上嘘声响起一片,再看擂台上“咚”的一声,一个身影重重栽倒在地上。

    “我不管你是本来就实力不济,还是故意留手,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聂文瑞缓步走到仰面朝天倒在地上的顾问面前,“啐,真是无聊,本来还以为会是一场痛快的战斗。看来也只好现在就解决你了。”说完手中聚起一个灵力光球,那光球就像一个小太阳一样闪烁着。

    台下有人倒吸一口凉气,这不是要置人于死地吗?

    “喂,你已经赢了,何必这么不依不饶?”叶朔站在擂台下叫道。要不是被楚天遥和齐玎莎拉着,他现在就已经直接冲上擂台了。

    “哦,我赢了么?我可没有听到逸尘长老宣布呢,更没有听到这小子的亲口求饶。”聂文瑞傲然道。“擂台规矩,直到一方起不来失去还手能力,或者一方主动认输为止。如果你们不想让这小子受皮肉之苦,那就让他向我求饶啊!”说着,他一脚踏上顾问胸口。

    “唔……”顾问嘴角咳出一缕血迹。

    聂文瑞却没有丝毫停手之意。亲眼见证过刚才一场大战的他知道,观众们沸腾的热血都还没有冷却,而现在他们所需要的,不是温吞水一样的战斗,而是真正鲜血淋漓的大战!

    聂文瑞把光球狠狠轰到了顾问脸上!

    果不其然,他的这番攻击,立马引起了原本昏昏欲睡的观众的主意,场下又开始响起了嘈杂的议论声。有在谴责聂文瑞的,但他毫不在意。

    “啊啊啊!!顾问!!!”叶朔目眦尽裂,“你既是这般欺我兄弟,我……!放手!”叶朔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灵力,楚天遥和齐玎莎一时竟然都没能抓住他!

    叶朔直接蹿上擂台,先奔到顾问身边把他扶到一边,随后才双眼喷火的转向聂文瑞。

    “这一战,我代他接了。我担保,你会后悔。”

    聂文瑞不怒反喜:“好啊,看来这场比试,终于是要变得有意思一些了……唔,这……这是什么?”话未说完,他就怔怔的看着前方……叶朔手中正腾起一个硕大光球贴在他的胸前,而光球中所蕴含的磅礴灵力,竟是让他完全生不起反抗的念头……

    聂文瑞被叶朔直接轰出场外,重重砸在一堵墙上,连坚固的墙壁都被砸出了个窟窿。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从叶朔上台,到聂文瑞被击飞,都不过须臾片刻。直到这时逸尘长老才反应过来,快步上前喝止道:“叶朔,你这是干什么?私自闯上擂台,干扰他人比试,你会被取消资格的!”

    令人震惊的是,叶朔的嘴角竟然扬起了笑容。

    “取消资格?方才聂文瑞那般欺压我兄弟时,怎不见你去跟他讲取消资格?”

    “你……”看着叶朔手中再度出现的光球,逸尘长老竟是一时惊得说不出话。难道这叶朔当真胆大包天,敢在这擂台上对长老动手不成?

    “哈哈——”就在擂台上气氛剑拔弩张时,一声爽朗的笑声自长老席上响起。了尘道长站起身,轻抚着拖到胸前的白须,笑道:“如此也好,这惯例的战斗方式,想来大家也都看得腻了,不如索性就让这位小友来守擂如何?接下来念到号码的都上台与他比试,一样能达到切磋的效果。如果他守不住,那么就让打败他的人继续做这新一任的擂主,直到比试全部结束为止如何?”

    “那就依你所言。”见到了尘长老发了话,逸尘长老也不再多说什么,念出了下一个名字,便退到了一边。

    “你?叶朔?”范成的脸色像见到鬼一般。他是万万没有想到,第一个被念到名字的人竟会是自己。

    “咦,怎么又是你?”叶朔挑了下眉,“真是冤家路窄,没办法,那就让我试验一下我刚刚领悟出来的灵技吧!”说着双手开始结印。

    “等……等等!”范成一声尖叫,连滚带爬的扑到逸尘长老身边:“认……认输!我弃权,我认输!”

    逸尘长老面色古怪的看了叶朔一眼,仍是慢吞吞的宣布道:“既然范成主动认输,本轮比试由叶朔不战而胜。”

    “咦?”叶朔莫名其妙的看着狼狈地跑下台,还不小心在台下摔了一跤的范成。“算了,可能是上次被我打怕了吧。”

    但是接下来,一连几个对手一听到叶朔的名字就脸色发白的摆手认输。到最后所有弟子轮流了一遍,竟然没有人愿意上台与叶朔交手。

    “哼!这算什么!一个个都是胆小如鼠的东西!本小姐偏偏不服!”这时,一个骄纵的声音响起,接着一团火焰疾扑上擂台。近了才看清原来是一身红衣的齐玎莎。

    “怎么是你?”叶朔看到终于有人上台了,本是很惊喜,待看清对方是齐玎莎,又一脸失望地摆了摆手:“下去下去,我不打女人。”

    在叶朔从小所接受到的观念中,从来是好男不跟女斗。

    可叶朔这样的行为,却是被齐玎莎误会是对她的公然奚落,更是气得娇躯一阵颤抖:“你得意什么?当真以为你抵挡了安云师兄就天下无敌了?当时他先是跟天影师兄打得两败俱伤,自身又受到禁咒的反噬,再被天遥的灵光盾消耗了他的大部分力量,所以你才能那么轻易打败他,你不过是个捡现成便宜的家伙!”

    叶朔眉头微皱,他已经听到了台下的哄笑声,虽然男子汉大丈夫,不应该跟女孩子一般见识,但是如果被女孩子指着鼻子嘲讽,还得忍气吞声……算了,她要求打斗,那就陪陪她吧。

    叶朔虽然不知道具体该怎么结印,但是他现在要施展光球术,只需心念一动即可。叶朔手中立时出现了一个光球,猛地向齐玎莎甩了过去。

    “啊,你怎么说打就打!”齐玎莎没有防备,只能匆匆结起灵力护盾。但明显感到护盾挡不住光球,只能狼狈的向一边跳开。

    “这呆子的实力几时有这般强了?”一边躲避着,齐玎莎不忘肚里暗骂。

    “瞬发灵技!这对于灵力消耗可是很大的,可是他却一点都没有吃力的样子,连呼吸也很平稳。”看着叶朔对准齐玎莎的移动方位连续发动着光球,席上一名长老惊叹道。

    “岂止如此!修灵者即使平时隐藏实力,但在施展灵技时一定会暴露出真实的境界。而他即使发出这种远超集气级的攻击,身上的灵力波动却依然停留在蓄气一段。有趣,这似乎是一个很有趣的小家伙啊。”另一名长老感叹道。

    “哼!我看这小子身上定是有些古怪,咱们定要抓住他好生研究一番,尽快研究出他的力量来源!”无尘道长冷哼了一声。作为一个护短的长辈,他不会忘记当初元基和范成跪在他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向他告状的样子。当时他也仔细检查过他们身上的伤口,绝对是只有集气级以上强者的攻击才能造成的。他根本不相信那会是只有蓄气一段的叶朔做的,只以为是这两个弟子在外面惹了什么祸,又不敢跟他实说,才找了个借口,把责任都推到平日里毫无存在感的叶朔身上。但今日亲眼所见,却是由不得他不信了。

    沉默不语的了尘道长安静的注视着台上的比试,露出了一个微妙的表情。

    这表情落入了楚天遥眼中,他缓缓收回视线,若有所思。

    “哇,该死的小子……”齐玎莎一声尖叫,猛地栽倒下去。叶朔下意识的拉住齐玎莎,好让她不至于掉下去。

    “放手!我不需要你的假情假意!”齐玎莎用力甩手。

    “好吧。”叶朔老老实实的放开了手。

    只听“砰”的一声,齐玎莎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脸朝下摔成了一个“大”字形。

    “玎莎!”无尘道长激动的站起身来。

    了尘道长在偷笑。

    结果如何一目了然。

    不久比武全部结束。逸尘长老在长老席边上听着众长老商议了一会儿,拿着一份名单重新走回擂台上。

    “下面是,本届核心弟子考核合格名单。”

    ……

    “接下来,是即将成为核心弟子的外室弟子名单。”

    ……

    叶朔听了一连串也没听到自己和顾问的名字,正心生疑惑间,忽然一个声音说道“我宣布,收叶朔为我的关门弟子。”此时说话的,正是只收了楚天遥一个徒弟的了尘道长!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