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邪世帝尊 第九章 决战之意

时间:2017-12-24作者:幻之以殁

    安云的双眼在血红和明晰之间几度转换,被烈焰包裹、屹立在半空中的身影如盖世魔神般俯视着下方的宫天影,一字一字,说得艰难迟滞:“亲手伤我?哼!大言不惭!难道到了这一刻,你还自以为能够阻止我么?”

    “能与不能,一试便知。”宫天影的眼中燃烧着前所未有的决意。深吸了一口气,十指在胸前交错,随着一连串复杂的引诀变化间,他胸前闪烁开了一团耀眼的白光。接着就如同一个爆裂的微型太阳般,一层层白色光晕分别向他两侧过滤。其间不断传出一声声轻微的骨骼爆响声。

    而在此期间,他的灵气,也是猛然暴涨!

    这不同于安云用秘法强行提升的灵力,在他身上,仿佛有什么禁锢已久的桎梏被打开了一般!

    几乎在一瞬间就突破了聚气级,聚气一段……聚气二段……聚气三段……灵力的攀升依然不见止歇之势!

    安云的瞳孔猛地一缩,横贯双眸的血红缓缓消褪。

    聚气四段……聚气五段……宫天影的灵力依旧上涨毫不停歇。

    席上的长老都坐不住了。这些年来他们也算是饫闻厌见,除了在修炼上取得突破之外,已经很少有外物能令他们如此激动了。而如今这一幕,不外乎在他们沉静的内心打了一记强心针!

    宫天影,聚气五段?如果继楚天遥之后,玄天派年轻弟子中又能出一名聚气级的强者,那么,振兴山门就有望了!即使是在若干年后的七大门派比试会上,玄天派的排名也可能取得一个新的突破!

    当初宫天影从修炼的巅峰跌落,曾一度令这些长老们扼腕叹息。无论怎样鼓励、刺激、责备,都无法让他恢复斗志,长老们也只能无奈的放弃了。虽然不知道这些年他究竟是如何度过的,但似乎这个一度曾经陨落的天才,从这一刻起,即将再次散发往日的光彩!而这,对他们,对整个玄天派,才是最重要的。

    宫天影的灵力一路飙升,最终稳稳停在了聚气七段的巅峰。此时,他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也已大有不同。眼中的颓废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独属于一个天才的骄傲,和不输于安云的昂扬战意!

    在这一刻,所谓的考核已经早已被人们遗忘了,就连楚天遥一度的傲世风姿也已黯然无光。在一个真正的聚气七段强者面前,一个聚气五段的天才,自然已经相形见绌了。

    楚天遥目光焦灼在众人瞩目的宫天影身上,眼中一瞬间变幻过千万种复杂情感,最终定格在了一片毫无杂质的欣慰中。

    “天影师兄,这么多年了,你终于是……”

    安云动作渐缓,直到宫天影的灵力不再增长,他眼中才重新灌上一抹极致的疯狂。

    “原来你的境界并没有倒退?你……你竟然自封了修为!哈,哈哈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玄天派的第一天才,这许多年保持在跟我一样的境界,这是你在表达对我的怜悯么?然后我是否就该为你的施舍感恩戴德?!”一阵凄厉的惨笑声过后,安云蓦然神色一厉:“那就更说明我没有恨错你!看来当年云珠师妹的事,真是对你一点影响都没有啊,你依然可以心无旁骛的修炼下去,还突破到了聚气七段!如今你还真有脸拿着这身修为在我面前招摇!”

    齐玎莎皱了皱眉,低声道:“这安云也真不讲道理,那件事要是真的对天影师兄一点影响都没有,他又何必自封修为一至今日?”

    “但是那又如何!聚气七段又如何!如今我禁咒已成,你能奈我何!”安云仰头大笑,随后手一挥,“狱火,降!”

    擂台上凭空蹿起数道烈焰,热浪滔天,一时间整个擂台都被淹没在了熊熊火海中。

    宫天影不顾裤脚蹿升上的火苗,口中喃喃自语,双手结印。下一刻,一柄通体漆黑、凛然生寒的长枪凭空出现在他手中。

    “苍焰长枪!那是宫天影的成名兵器啊!当年据说他就是凭着这杆枪,在七大门派比试会上一战成名,想不到今日竟然有幸亲见!”观众席上的一名弟子忍不住惊呼出声。

    宫天影手执长枪,翻转挥舞,擂台上似凭空出现很多条银龙光影,在虚空中撕扯开一道道银河匹练,一时间这被黯黑遮蔽着的赛场,都被照射得亮如白昼。

    “劫龙九变!”

    一道最耀眼的白光猛然垂直而上,准确的贯穿了安云操控火焰的右臂。一层血花飚射开数尺远。

    “咳……呜咳咳……”禁咒被强行打断,安云显然也受到了不轻的创伤,竟然无法在维持身形,身子直线下坠。而在即将落地时,他半空中一个翻身,双手艰难结印。

    “血蝠天翼!”

    密密麻麻的蝙蝠虚影在他身后极速聚集,仿佛给他加上了一对由血蝠组成的翅膀。靠着这对翅膀的支撑,安云一度半倾的身形再度直立而起。

    “血蝠天翼……安云,这些年你到底修炼了多少邪门灵技?”从刚才的噬血骷,到禁咒九重焱狱,再到如今的血蝠天翼,安云所施展出的,无一不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邪门灵技。

    “哈哈哈,要是不靠着这些邪门灵技,我又如何能在短短几年间修炼到集气九段?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像你一样的天才啊!”安云的眼里掠过一层浓重的嘲讽。这嘲讽似乎不仅仅对宫天影,更是一种对命运的嘲讽。

    安云话中的苍凉意味映在宫天影眼中,愈发加重了他更深一重的痛苦。是的,一直以来,他都独自在前面走得太远,从未留意过安云在背后追赶得精疲力竭的身影。而如今安云为了获得力量,向他报复的力量,竟然不惜修炼邪门灵技,这都是以损折自身精血为代价,大幅度减损寿命的险招啊!

    “宫天影,如今这擂台上已经没有你的立足之地了!你又无法像我一样御空飞行,你说这今日战局,胜负可算是已有了分教啊?”对宫天影的痛苦神色视而不见,安云眼中只有一种疯狂的兴奋。一种终于可以蹂躏他曾经只能仰望的人的疯狂,一种即将为心上人复仇的兴奋。

    宫天影迅速凝定了心神。他很清楚,今日若想拯救安云,就必须在这擂台上真真正正的将他击败!而要达到这个目标,就绝不允许他再为一时的感情用事!

    “任何增幅秘法都有时限,只要等你的时限过去了,你以为,你还会有什么威胁?”

    安云怔了怔,随即疯了似地大笑:“哈,哈,哼哼,那就看你在我的时限过去之前,能否狠下心杀掉我了!可是我告诉你,如果你不杀我,你就一定会死在我手里!”

    “疾电雷龙!”

    同样的招式,但在如今境界提升的安云手中使出,威力已是大不相同。

    宫天影反手一个灵光盾护住身形,长枪一挥便破解了雷龙!

    现在的宫天影已是聚气七段!

    “追魂圈!”果真是不想给宫天影任何的喘息时间,安云的下一招又已闪电般的轰出。只见一圈圈黑色光圈直线击向宫天影!

    宫天影望着那仿佛无穷无尽一般的墨色黑洞,面上无丝毫惊慌之色。右手一挥,一道金色光环凭空出现。

    “空间秘法?万法归无!”

    那光环一出,霎时金光四射,陡然间爆发出一股强大吸力。那些黑色圈环就像随风飘零的落叶,冲力全无,皆被吸进了金色光圈里!

    然而将追魂圈全盘吸收,宫天影也被反力震得跌退了几步。

    “竟然是空间秘法!”长老席上响起了一片倒吸冷气声。

    “在各级别秘法中,与时间秘法并称为最强秘法之一的空间秘法!使用者甚至可以掌控这一方空间!”

    “只是这空间秘法,莫不是……”欢喜过后,一名长老的脸上忽然染上凝重。其他长老们闻言,也都似想到了什么,脸色相继沉了下去。

    “空间秘法!”安云目眦尽裂,“这岂不就是当日你在黑密林中得到的秘法?就只为了这种东西而已……就只为了这种东西你竟然就葬送了云珠师妹!今日我若不破了你这劳什子的空间秘法,又如何对得起九泉之下的师妹?!”

    “果然……”几位长老面面相觑。

    “往生冰莲!”安云怒不可遏!

    宫天影似有感应,立即向旁跃开,而在他刚才所站的地面上,升起了一朵银白色的璀璨莲花,与寻常莲花不同的是,花瓣竟都是一根根直立的锋利倒刺!莲花冒出以后,忽然砰然炸裂成无数块碎小冰粒,四周则都被冰粒所凝结!

    “躲?哼,我看你能躲到几时!”安云手指连弹,宫天影脚底所踏之处,一朵接一朵往生冰莲仿佛无穷无尽般接连蹿出。宫天影被逼得只能在擂台上四处纵跃躲避,而时不时又被火浪直接扑面攻击。

    “安云,你就不能听我解释一下么?”宫天影喊道。

    “住口!我不听!我不要听!你的花言巧语祸害了云珠师妹,现在你又想来迷惑我么?”安云疯狂的嘶吼着,攻击越来越急!

    “安云师兄,不要再打了,杨云珠师姐一定也不希望看到你们互相伤害啊!”

    在这一片混乱中,一个清晰的声音忽然在观众席上响了起来。邪世帝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