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能力者岂该抱怨 第93章 谈判破裂

时间:2018-04-26作者:心杀墨贝尔

    ,精彩小说免费!

    “我来是谈正事的。”辛沙表现得很平淡。

    羽痕摆了摆手:“得了,人家看不上你,滚吧。”

    白婕红着脸跑了,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

    辛沙并没有看不起人的意思,现在却引火烧身,又招怨恨,好在白婕对他并造不成威胁,不过被羽痕摆了一道他还是很不爽:“你就是这么谈正事的?”

    若不是亲耳所听、亲眼所见,辛沙真不敢相信在学校里道貌岸然的羽痕私下里居然是这副不堪入目的模样。

    羽痕拍了拍身下女人的屁股:“得了,我的客人是个君子呢,生气了,你也滚吧。”

    女人胆怯的抓起自己的衣服,想要遮住一丝不挂的胴体,正所谓非礼勿视,辛沙微微撇过了头。

    “我说的是,滚!立刻!”羽痕突然咆哮道。

    辛沙都吓了一跳,更何况那女人,直接吓哭了,衣服都不敢穿了,在冰凉的地板上赤裸着滚了出去。

    “啧啧,这种凄美的格调真是引人入胜啊,辛沙同学以为如何?”

    或许羽痕只是随口一问,但辛沙却认真思考了:“如果是陌生人乃至仇人,凄美之景确实赏心悦目,但是换做了熟人,或者亲人,你还这么想吗?”

    羽痕的笑容渐渐收敛了:“我请你过来喝酒本是件令人高兴的事,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扫我的兴致,这不太好吧?”

    辛沙虚着眼:“所以说,酒呢?”

    羽痕拍了拍手,像是在吩咐手下上酒上菜,“你好像一点也不紧张。”

    “为何紧张?”辛沙不以为意。

    “为了你昨天对我拳打脚踢,你不怕我今天摆的是鸿门之宴?”

    辛沙笑不露齿:“呵呵,鸿门宴上刘邦有惊无险,若今日的酒席真是鸿门宴,我该高兴才是啊,有惊险与刺激助兴,我能喝下更多哦。”

    羽痕还想再说,侍者却接踵而至,将酒菜摆到桌上,辛沙根本不顾什么宾主之仪,直接下筷。

    辛沙吃的下去,羽痕却吃不下去,他眉头紧锁:“你对于昨天的事,真的没有什么要表示的吗?”

    辛沙嘴里仍塞着东西,口齿不清道:“唔~昨天,打你那件四吗?涮我不好,我在则里给你陪个不是……”

    辛沙肯服软,羽痕觉得好受了些,同背后无人的白茗不一样,辛沙有靠山,不是说干掉就干掉的,他和叛逆的莫雷可不一样,虽然都不是善类但他计后果。

    “只是口头道歉未免太没诚意了吧?”羽痕试探道。

    辛沙停筷:“怎么?羽痕公子还欠这点儿医药费?”

    “明人不说暗话,枫淼那妞我看上了,你有程素兰了就别多管闲事了。”

    辛沙犹豫了下,虽然枫淼对他稍微有些好感,但他对枫淼却毫无特殊感情,作为一个商人用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换得安宁、平安简直再赚不过了。

    可惜,他不是商人……

    辛沙不喜亏欠别人,对于枫淼,他就有一股莫名的愧疚之情,如果当初没有自己撒下的那一把芝麻,就不会出那么多事……

    “你能不能换个目标下口呢?我帮你物色一下学校里漂亮的妹子,你就不要纠缠枫淼了,她……”辛沙陪着笑脸。

    “她怎么样,跟你有一分钱关系?!”

    羽痕这样,辛沙心里反而放下了,他早就知道谈不妥的,他继续有一下没一下的夹着美食入口:“嗯,怎么说呢,前些天她那只宠物鸟的死和我有着莫大的关系,我不喜欢亏欠别人,就用佑她平安这种方式补偿她吧。”

    “平安?我同样能保,用不着你。”

    辛沙嘴角一勾:“莫雷已经告诉我你的为人了,我本来只是怀疑,今天又见到了实景,我不得不信咯。他说你喜欢玩新鲜的,厌了之后呢就用某种不怎么友好的法子让那些女人为你做不怎么合法的工作。你所说的保枫淼安全是哪种安全呀?”

    “我待枫淼是真心……”羽痕戏演到一半自己都放弃了:“算了,随你怎么想,谈不下去了?”

    有txz在背后撑腰,辛沙气定神闲:“恐怕,应该。”

    羽痕揉了揉太阳穴:“头疼,你放心,我不像莫雷那个莽夫凡事都用暴力解决,谈不下去我可以再加筹码。”

    辛沙疑惑道:“筹码?”

    “放心吧,不是钱财、珠宝之类的,我猜你对这些应该不怎么感兴趣。”

    羽痕还真猜错了,很少有人对钱不感兴趣,至少辛沙不是这类人,只不过是他没有守住太多财富的能力,俗话说得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羽痕继续卖着关子:“我加的筹码是你感兴趣的,或者说是你视若生命的。”

    辛沙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他睁大双眼无神的盯着前方,语气冰冷:“我劝你,有些话,不要说出口。”

    羽痕不屑的一笑:“呵,不说出来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何物?怎么知道我的决心?用你的妹妹梅小夜和枫淼对换,你觉得……”

    “噗嗤!”

    没等羽痕说完,辛沙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持着银筷捅进他的喉咙,让他的后半句永远咽在肚子里。

    如果这件事只涉及枫淼,哪怕最后失败了让羽痕得手,辛沙也只是愧疚加深,并不会冲动到疯狂的地步,但这件事牵扯到了小夜……

    辛沙清楚的知道羽痕家族是做什么买卖的,即使小夜只是被提及,他也不许!

    更不要提小夜被惦记上了,保不准羽痕得到了枫淼后又想换个口味,而仇人的妹妹,颇具姿色的小夜再合适不过了。

    这是死在辛沙手上的第三个人了,他仍然没有什么不适,甚至冷静到不慌不忙的将吃剩下的饭菜打包。

    “可惜,这几道好菜被肮脏的血液污染了。”

    拎着打包好的美食美酒,辛沙联系上了txz:“恐怕要麻烦你了。”

    “谈不上麻烦,我已经对这里的监控设备做了处理,等会你随便找条监控设备密集的街道晃悠一圈,我帮你做虚假的不在场证明。”

    “这些都不重要,我说的麻烦是让你替我斩草除根。”

    “同样谈不上麻烦,生命体的死亡比之非生命体的数据修改更简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