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能力者岂该抱怨 第92章 夜未央,榨汁姬

时间:2018-04-06作者:心杀墨贝尔

    ,!

    辛沙解说了一通也没有说服赵畅畅,因为两人现在同心,他的真实想法简直就是大白于人家面前:只要将可能涉及的危害添油加醋的拿出来吓唬她,她就会还给我半心了吧?

    “想得美!这是我凭本事得来的心,凭什么要我还回去?!”赵畅畅做了个凶巴巴的表情,然后走了。

    辛沙摇了摇头,虽然能够相互读心,还是不知道她原本打算来找自己干嘛的。

    放学后例行公事的去电竞社参加了社团活动,就算摆脱了冷酷的控制,辛沙还是替他说尽了好话,既因报恩,也因习惯如此,不好更改了。

    而一诺也嗯嗯啊啊的敷衍着,似乎也习惯了这项日常。

    辛沙没有回家吃晚餐,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后就在学校食堂简单的吃了点,还坏心眼的给肚子留了空,打算蹭羽痕的。

    刚咽完最后一口饭,辛沙邻桌的人便站了起来:“辛沙同学吗?羽痕少爷有请。”

    辛沙眯了眯眼:这家伙早就派人跟踪我了,如果我不去赴约,恐怕在这里就要受难了,不过这几个家伙一副小白脸的模样,能打吗?对了哦,羽痕家开夜总会的,这些是店里的牛郎吧?

    毕竟是在鬼门关走过一遭的人,辛沙虽然仍对超能力者们卑躬屈膝,但内心却不会再自惭形秽了。

    辛沙老老实实的跟他们走了,还上了一辆叫不上名来的豪车,十几分钟后,车停在了专属的停车坪上,辛沙推开车门踩着铺着红毯的电梯上,被送进了一家看上去相当高大上的娱乐会所。

    “夜未央!长夜漫漫,快乐长存之意,名字取得好!”为解自己见识短浅的尴尬,辛沙胡乱点评着这家娱乐会所:“浪漫与庄严的气质,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古典、开朗两相宜,经典而不落时尚,简洁对称突显沉稳,文雅精巧不乏舒适,以大自然为皈依,推崇儒教,兼蓄道、释,含隐蓄秀,奥僻典雅,清新不落俗套,让人心神荡漾。”

    “妈个鸡!不就他妈一夜总会?老子是来嫖的!不是来修身养性的!这人谁啊?生面孔,不是贵客的话能请他滚蛋吗?!”一个身上挂满金链子的人露出一口黄牙不快道。

    押送辛沙前来的几个小白脸,至少辛沙是这样定义的,他们挺身而出护在辛沙左右:“蟒爷,不好意思,这是羽痕公子请来的。”

    “哈哈!羽痕那臭小子也好这口了?不过这个娃娃看上去不怎么喜欢吗?还没有超能力助兴……”

    这大老粗的一个也字让辛沙一阵恶寒,原本以为这些小白脸是店里的牛郎,用来服侍女客的,现在想来……卧槽!卖菊花的?!

    辛沙突然有点怕了,他觉得txz不会目睹自己惨死,但是如果只是被**他会不会坐视不理,辛沙并不确定,因为自己今天和他闹得不怎么愉快。

    “放心好了,保你平安。”读出辛沙心中所想,txz给出回应。

    “放屁!他就是来给老子舔吊也得看老子乐意与否!”辛沙想说的是这句。

    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不是的,我是羽痕公子的同学,我们之间产生了点儿小误会,现在是来解决的。”

    听到这,蟒爷便没了兴致,给了辛沙一个怜悯的眼神,寻乐去了。

    几位牛郎亦或卖菊小哥在将辛沙带至一个包间门口处,便忙去了。辛沙很好奇他们究竟是干什么的,然而现在正事要紧,他就敲门进去了。

    门一开,一股辛沙不陌生的荷尔蒙的味道便传至辛沙口鼻,辛沙赶紧捂住口鼻,才没有吸进这令人作呕的气息。

    辛沙平时在家也偶尔解决生理需要,因为他是跟小夜同床的,如果荷尔蒙过盛半夜做了春梦……

    打飞机的过程是挺舒爽的,可辛沙一直以来都欣赏不来它的产物。连自己子孙的味道都接受不能,更何况他人?

    辛沙冷眼看着包间内的羽痕和一女子行苟且之事:“羽痕同学,你就打算在这让我陪你喝两杯?”

    “不妥吗?”羽痕嘴角勾了勾。

    “不好意思,坏了酒兴,我要回去了。”

    羽痕嘴角又上翘了几个弧度:“诶?别急嘛,让我请个美女为你助兴,你就喝的下去了。”

    辛沙处男之身,看了会活春宫后,还真的有些兽血沸腾的冲动,但他别的本事没有,就是能控制住自己,婉言谢绝道:“不好意思,我对萍水相逢的陌生女人生不起欲望。”

    羽痕的嘴角简直勾到眼睛去了,这副表情很像一款红极一时的表情包“滑稽”:“诶,可不是陌生人哦,我已经帮你预定了,她来了你便知道了。”

    辛沙突然变得紧张起来,羽痕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莫非这个女人自己认识,并且很熟?会不会是他已经得手把枫淼弄来了?一诺学姐有冷酷惦记着,应该没事;慕容君迷之危险还有特工离兮看着,也无妨;如果是素兰的话……

    羽痕,你死定了!

    辛沙自己都未察觉,他待素兰同其他女孩儿是不一样的,他不担心其他女孩儿的安危,唯独素兰,如果她发生了意外,他愿鱼死网破。

    好在来的女人辛沙并不认识:“这是?”

    “辛沙!忘了吗?我们一个专业的啊!我是一班的白婕。”女人自我介绍道。

    她这么一提醒辛沙就有些印象了,记得她的超能力是局部硅胶化,当初辛沙就在想这个超能力用在模仿实体娃娃上应该有奇效,没想到她还真来坐台了。

    当小姐与否是人家自己的决断,也是在凭本事赚钱,辛沙没有看不起人的意思,但是两人确实做不了朋友,只能形同路人。

    “辛沙同学觉得她如何呀?白婕活儿可好了,在夜未央素有榨汁姬之称啊!”

    作为世家之子,羽痕的修养实在欠缺,榨汁姬的名号于其他客人来说是美名,但说给辛沙听,只可能是骂名啊,如果辛沙再不识趣的问一句:榨汁姬的姬是歌姬的姬呀还是母鸡的鸡?

    ……

    岂不是令这尴尬的局面更显尴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