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能力者岂该抱怨 第91章 半心者

时间:2018-04-06作者:心杀墨贝尔

    ,!

    txz的到来捅出的的篓子远不止这样,下午的时候辛沙又被长发魔女赵畅畅上门找茬了。

    辛沙在心中不满道:“你又怎么得罪她了呀?!”

    “只是检测到她希望‘辛沙’成为她的忠犬这条信息而已,作为‘辛沙’中的一员,我觉得有权利和义务维护‘辛沙’的尊严。”txz义正言辞道,看来‘辛沙’对他而言不只是个名字而已。

    “忠犬啊?挺好的呀,没事儿还能舔舔主人那……”辛沙只是yy一下,却被另一个自己读了去。

    “如果不知道‘辛沙’共合体的存在也就罢了,现在的你无时不刻要谨记你代表的并不是你个人,任何有辱‘辛沙’的言辞行为都将被记入岁月史书,遗臭万年并非说笑。”

    txz严肃的态度感染了辛沙,害他无法再嬉皮笑脸了:“记就记吧,与我何干?虽都是辛沙,但我同你们不一样,完全不一样!天差地别!你们拥有智慧、力量、权利、财富,你们拥有一切!拥有了一切的你们开始追求虚名,呵~尊严?连活着都成奢望了谈何尊严?在我陷入绝境与死亡抗争时,尊严能拯救我吗?你们这些无比重视尊严的同胞们有搭理我吗?这么说也不对,毕竟还派出一个人为我善后,替我而活呢。让我想到一句古话:大哥你就安心去吧,嫂子就由我来照顾。”

    辛沙的讥讽并未使txz动怒,他仅强调了一点:“来此顶替你完全属我个人意志所为。”

    与txz的精神链接辛沙无权切断,但只要不去理会就ok了。

    得罪的人已经够多的了,辛沙可不想再添一仇人了,尤其是女人,与女结仇同与男结仇不同,得罪一大丈夫大不了以死谢罪,可积怨一小女子就要千防万防了,死后也不安生。

    准备好的一套说辞,却在见到了赵畅畅后全部排不上用场了,辛沙的心此刻极速跳动,仿佛要脱膛而出。

    难受的并非只有辛沙,赵畅畅也捂住胸口弯下了腰。

    “你们俩心跳的振幅、频率正在渐近相匹配,昨天我就检测到她乃半心者,没想到这半心竟出自你身。”

    辛沙冷漠道:“怎么?赎买半心又为‘辛沙’共同体添辱了吗?”

    “无意责怪你,随你喜好便可,说到底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dq-007的生活,我只是过客,而非引导者。”

    辛沙强忍不适扶起了同样不适的赵畅畅:“学姐没事吧?”

    赵畅畅并不领情,一把推开辛沙:“起开!昨天你可不是这么对我的!”

    “昨天你也没有这般啊。”

    “是啊,为什么今天却……”

    被推了一下后,辛沙居然恢复正常了,就隐约听到对方这样说:“这家伙似乎是关心我的,果然是担任我忠犬小队长的不二人选。”

    被人这样评价,辛沙怎么可能不在心里臆测两句:“痴人说梦!表面上给足你面子已经够好的了,蹬鼻子上脸我就……就把你扒光绑在教学楼前,任人亵玩。”

    “你敢!”赵畅畅突然瞪大双眼动怒道。

    辛沙表示疑惑:“什么我敢?”

    “敢说就要敢当!你刚刚要、要扒光……扒光我!”

    辛沙的表情丰富极了,好半天才恢复成平时那副面瘫脸:“你,能读我心声?”

    “这家伙怎么搞的?突然这么问?接下来是不是要表白了?对了,刚刚要绑我也是在调情吧,真是不懂情调呢,任心之所属被旁人视之观之。”不见赵畅畅嘴皮子动,却有其音入耳。

    “我了个大草!我突然有个不好的预感,索丝菲那个奸商是不是把我那半颗心贱卖给长发魔女了?!”辛沙心态简直炸了,今天和txz议论一番后,他相信完整的一颗心才是人之根本,本想在放学后去赎回来的,现在好了,已经跑别人身上了。

    “说谁魔女呢?!”辛沙的想法又一次被赵畅畅截获。

    辛沙捂住额头:“那个,不知从何说起,学姐,你是不是在断头台诊室做过心脏方面的手术,实不相瞒,我严重怀疑白袍刽子手索丝菲替你移植的是我的半颗心脏。”

    “确实有这么一回事,我自小有着心脏病,因为到医院治疗需要不小的一笔花销,就暂时搁置了,前些日子突然在断头台附近发病,就过去找索校医看了看,然后她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跟个推销员似的,我看她那么敬业,又不花家里一分钱,我就勉为其难同意了,如果知道那半颗心是你的,打死我我也不接受!”赵畅畅回忆了一下往事。

    当今不同以往,心脏病不再是顽疾、劣疾,但要根除还是要花费不少钱财的,所以如若不是富家子弟,患了此病则能忍既忍,不能忍则吃药抑制,如此,赵畅畅所言辛沙已信七八,再加上两心相鉴,这件事已经板上钉钉了。

    对方的挖苦辛沙并未在意,而是注意了其他的点:“索丝菲那个奸商,没管你要什么东西吗?”

    “没有啊,丝毫未取。”

    辛沙是铁定不信索丝菲肯做赔本买卖的,虽然仅有几面之缘,但她的老奸巨猾已深入人心,辛沙突然灵机一动:“对了!你被切下的心脏何在?”

    “不知道,没有细究。”

    辛沙皱眉:“以半心换一心,索丝菲果然没有做亏本生意,你就没考虑过她用你的心做文章?”

    赵畅畅做了个鬼脸:“略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索老师一介医者只知救人,怎会害人啊?再说,我的那颗心功率不足,是存病的心,留下它有什么用啊?”

    辛沙翻了翻白眼:“就如同我见了你,两半心就像磁铁一样相互吸引,对你我都是负担吧……”

    “我不觉得呀,这种感觉挺新奇的。”

    “在你洗澡**时就不这么想了。”

    “你才**呢!”

    辛沙虚着眼:“是是是,如果我**时幻想着那些少儿不宜的片段传到你那里,你作何感想?行了,别打断我说话了。我想说的是,如果索丝菲医好你的心脏,并移植给他人,你也清楚她的超能力活力保存吧,藕断丝连,如果这颗心在他人体内仍与你产生联系……”

    辛沙卖了个关子,任由当事人亲自猜想所可能产生的后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