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能力者岂该抱怨 第79章 辛沙才不是凶手!

时间:2018-03-15作者:心杀墨贝尔

    ,!

    辛沙最先怀疑的就是枫淼,可是看她吓得哭出来的模样,辛沙又觉得凶手另有其人了,当然也不排除枫淼有奥斯卡金人奖级别的演技。

    但是辛沙拥有的唯一一条线索并没将矛头指向枫淼,这条线索就是昨天出自冷酷家,沾上自己鲜血的棉袄,如果要栽赃嫁祸给自己一定要获取自己的dna,那么那些鲜血就会成为重要的道具。

    时间并不允许辛沙想太多,警铃声响起,一群警察跑过来封锁了现场,并有法医当场鉴定白茗的遗体。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这个时代的法医遗弃了物理解剖采取证据的手段,改而使用超能力做同样的工作。

    没让众人等太久,鉴定结果出来了,证据显示,辛沙就是杀人凶手!因为白茗的裸体上不但遍布着即使浸泡在福尔马林里也掩盖不掉的指纹,生殖器里还存有辛沙的**!

    这不禁让人想到一个词,先奸后杀!亦或者先杀再奸,无论那一种,都是罪大恶极、天理难容的!

    辛沙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判断?!他当场炸毛:“开什么玩笑?!我和她存在一些过节并不假,但是怎么可能会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这极有可能是人为的栽赃嫁祸,我要求请更加专业的超能力者来采集证据!”

    在奈文动物园露过一面的警长疑惑道:“更专业的超能力者是指?”

    辛沙开启自救模式:“那种通过触摸物体能够看到过去一天发生在它身上的事的超能力者!”

    “回首者?此类超能力者很罕见啊,很难请过来为你平怨,这样吧,作为警长什么千奇百怪的案件我都见过,也不百分百的断定你就是凶手,你能拿出一些不在场证明吗?人证、物证都可以。”警长向辛沙提出了较中肯的建议。

    辛沙第一时间想到了冷酷学长,想着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一定通过冰钥得知此事并往这里赶了,把他搬出来拖延下时间也好,虽然也有其他方法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比如通过超能力提取自己的记忆之类的,但不到迫不得已辛沙并不希望这么做,不单单因为这对身体造成的副作用,仅仅是自己内心的想法、隐私全部公开展览他就接受不能。

    “冷家家主冷酷能够为我提供不在场证明,另外,昨天在我回家的路上有一伙儿流氓伏击了我,获取了我的血液,这些是伤口。”情急之下,辛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当着很多人的面脱掉了上衣,露出了伤痕累累的半身。

    “你的这段证词谁又能作证呢?”作为一个警长,不得不说他还挺负责的。

    “我能!”一个看上去特别杀马特的中二御姐来到现场。

    简短的两个字,警方却不得不听进去,这位可是zz大学校长澹台焕之女,她大概率是不会作假的,因为她还就任zz大学的心理辅导老师,如果出了问题就会背上徇私舞弊的罪名。

    “昨天下午闲着没事开车乱溜达,刚好发现形迹可疑抱着一个大箱子的辛沙同学,于是就跟踪他了,结果没想到他同样被一群垃圾盯上了,然后他们就打起来了,本来我想让辛沙同学吃点苦头再来个美救狗熊的,更没想到他居然打赢了,一个无能力者游刃有余的干掉7、8个超能力者,虽然只是一群垃圾,到这战绩还真的挺瞩目的。对了,口说无凭,我再给你们播放点儿昨天我录下的一些小东西。”澹台傲雪复述了一下昨天辛沙被围堵的场面,还掏出手机放了一段录音:

    “你们可能不知道,我是冷家家主的座上客,这只企鹅就是他刚赠我的,还和zz大学校长澹台焕之女澹台傲雪关系暧昧。如果你们觉得自己能够承受他们怒火的话,就尽管来吧!”

    在大家还在整理这段话透露出的信息时,澹台傲雪笑眯眯的关掉了录音:“真是的,本来想用这段音频调戏一下辛沙同学,没想到用在了这种地方上,不过也没差了,据说辛沙同学是一个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人,说不定就对我以身相许了呢。”

    “感谢澹台女士提供的宝贵信息,这些将作为证据洗脱辛沙先生的作案嫌疑,还有人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也能为辛沙提供一段时间的不在场证明。”素兰知道自己不能再沉寂下去了,她实在不敢相信辛沙会做出先奸后杀这种人神共愤的事,而且这个校长的女儿也太嚣张了,公然**自个儿男朋友!

    “请问小姐您和嫌疑人的关系是?”

    “我是辛沙的女朋友程素兰。”

    警长皱了皱眉:“很抱歉,嫌疑人的家属提供的证据并不能作为有效信息。”

    尽管被归为家属很令素兰开心,但是帮不上辛沙的忙就没办法了。

    “那么仅仅作为同一个社团成员的我呢?”一个短发妹子走向警长,并隐晦的向其展示了一个徽章。

    短发妹子,也就是离兮:“昨天12:20~13:00辛沙同学同我一起在茶道社活动。”

    实际上,有了离兮的保证辛沙已经差不多被洗白了,但是警长可不能暴露了离兮的证词在他这里很管用的信息,所以就坐等辛沙所说的冷家家主冷酷来给他洗脱罪名。

    冷酷没现身,却又有另一个人站出来帮辛沙说话了,电竞女王薛一诺:“诶?事情闹得这么大?辛沙怎么可能会是杀人凶手呢,他昨天下午基本都在电竞社参加活动,不止我,电竞社那么多成员都可以作证啊。”

    “是啊!是啊!”本打算围观看热闹的电竞社成员在女王的带领下,开始支持起辛沙来。

    最后,冷酷的到来为这场对辛沙的声诛笔讨画上了句号,他只说了一句话,便让所有人闭了嘴:“我在他身上装了窃听器,如果是他做的,我愿成为共犯承担一半责任。”

    听到这么多人为自己辩护,辛沙的眼睛涩涩的,他从未想过自己会被这么多人放在心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