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能力者岂该抱怨 第68章 狼吃狗粮

时间:2018-02-24作者:心杀墨贝尔

    ,精彩小说免费!

    此刻,辛沙有点儿庆幸自己是个伤患了,他可见试过记者采访时的疯狂程度,可现在他们却只能排队一个一个进入急救车采访。

    “请问辛沙先生,您舍己救人的原因真的是为了挚爱吗?还是说您有把握从劫匪手中逃生?”

    这是一道看似正常,实则遍布陷阱的题,如果说是为了挚爱挺身而出,一定会被报道成无视另外两名女性生命的自私鬼;如果说有把握存活下来,就会被怀疑自己事先跟劫匪们有勾结,故意演了一出戏。

    简单的文字游戏罢了,辛沙不会上这种当的:“当时我就在想,如果能用我一个无能力者的生命拯救三名超能力者的生命,算不算在用生命发光发热?算不算为社会做了点儿贡献?”

    辛沙这感人肺腑的话自然不会被相信,这名记者刚想追问,却被提醒提问时间过了,轮到下一个记者了,他略有些遗憾的离场了。

    这次是一个女记者,看样子对辛沙的感情方面比较感兴趣:“辛沙先生您好!请问在暗恋的对象死在您怀里时您是怎样的心情呢?当时您好像特别嫉妒另外两名没有受害的女士,您希望她们为此陪葬吗?”

    这个要直来直去多了,辛沙也就没跟她绕弯子:“说实话,那三名女士中并没有我暗恋的人,我那么说只是为了给劫匪们一个错误的信息,而我之所以表现出嫉妒,是因为我认为那个被唤作老三的恶趣味劫匪一定不会让我如愿以偿的。”

    “您在拿她们的生命赌博?”

    辛沙虚着眼:“我赌赢了。”

    接着是另一个记者:“辛沙先生,请问您是如何获救的?”

    辛沙总不能回答说自救的,然后顺便解救了危在旦夕的营救者吧?而且他懒得编故事,就把球踢给了在车内陪同、戴着面具的离兮:“那就要感谢这位警官了。”

    记者果然转移了话筒:“请问这位警官,您是如何做到在数名全副武装的劫匪手中营救累赘一般的无能力者人质的呢?”

    他不知道的是事实正好相反,正是他口中的无能力者累赘拯救了现在威风凛凛的警官大人,所以这话听在离兮耳里极为刺耳,如果没戴面具的话,她的脸一定红到耳朵根那里了。

    离兮语气不太友善的将球又踢给了辛沙:“当时浴血奋战,怎么可能记得具体场面,他趴在现场作观众,让他讲!”

    辛沙翻了翻白眼:“咳,当时情况是这样的,我正被劫匪们虐待时,突然又被丢进来一个五花大绑的人,还是个漂亮的女警官。劫匪们立即丧失了虐待我的兴趣,打算,你懂的……”

    讲到兴起处,辛沙胳膊上一疼,原来是离兮锋利的指甲掐进肉里了,并且她还用极度“善意”的笑容直视着辛沙。

    辛沙心里毛毛的,赶紧改口:“这是一群在某方面上挺自私的劫匪,他们不乐于分享……”

    记者突然插话:“他们内讧,自相残杀了?!”

    辛沙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他们决定一个一个上,并且用抽签的方式决定了顺序。抽到一号签的是比较弱的劫匪,正当他要对警官同志动手动脚时,异变突生!原来这一切都是计谋!漂亮的女警官突然变身成了狼女,对,就是现在这种形态,三下五除二秒杀了一号劫匪!之后趁其他劫匪还没注意时带着我成功逃脱,以警官她当时发挥出的实力来看,如果不顾及我这个累赘,她完全可以请一己之力拿下全部劫匪。”

    故事结尾后还拍了马屁,离兮果然吃这一套,嵌在辛沙肉里的指甲拔了出来,一副不敢当的样子:“没那么轻松的啦,就算全歼劫匪,我也要受一点儿伤的。”

    离兮的厚脸皮令辛沙刮目相看了,离仇在自己心目中建立的女王、御姐形象分崩离析……这么一来,居然还真的印证了离兮这个名字的由来!

    应付完记者后,辛沙就要被带回医院了,口供、笔供之类的被离兮帮忙搞定了。

    车子发动之前,被一个人拦下来了,离兮下车看了看:“喂!有个叫程素兰的小丫头要见你!”

    辛沙一怔,没想到她跟过来了。

    程素兰,当初在ktv辛沙吃过她的吐沫,虽然羞辱性质比较多,但好歹治疗了一下那时的脱臼,辛沙记着这一丝恩情,所以才会在超市中挺身而出,哪怕拉一个陌生人作替死鬼也要救她。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是辛沙的原则,哪怕也为此后悔过……

    一个秀气的女孩儿闯进急救车,让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她额头两侧的白色刘海儿,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故意染的。

    她泪眼汪汪的扑到病床上,检查辛沙的伤势。

    突如其来的热情让辛沙很难接受,他费力的张张嘴:“你……怎么来了?”

    程素兰直视着辛沙的眼睛:“你在超市里,说的话都是认真的吗?”

    辛沙当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不过这种情况下只能不懂装懂:“什么话?”

    “那些,告白的话!”

    辛沙眼神有些躲闪:“哈……哈……那些当然不是真的……”

    这话是真话,他对眼前这个女人还真的没多少好感,毕竟他又不是抖m,怎么可能会喜欢上羞辱过自己的人,之所以救她,完全是出于报恩……好吧,还有一点点怜香惜玉、英雄救美的因素……

    “我当真了!”程素兰的表情格外认真。

    辛沙还没来得及诧异,她的吻便落了下来,还主动用舌尖顶开了辛沙的牙关,不断将唾液律过来。

    这是辛沙的初吻,他从未想过吻是这么美好的事物,以至于他都没有推开身上的上,忘情的汲取着。

    当事人相当投入,却苦了旁观者,吃下了成吨的狗粮,离兮恼羞成怒想要拉开两人:“真是的!我明明是头狼!却被塞了满嘴的狗粮!你还不赶快下来!他还是个病人!”

    良久,唇分,一条透明的丝线甚至还将两瓣唇连在一起,格外的诱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