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能力者岂该抱怨 第65章 军方涉足

时间:2018-02-24作者:心杀墨贝尔

    ,!

    辛沙还算配合的跟着劫匪们上了车,之所以没有全力配合,是为了表现出暗恋对象惨死的悲愤之情,既然打算演了,那就有点儿职业素养,演的像一点儿。

    可能是赶时间,劫匪中那个拥有吸引人民币超能力的家伙清点了五千万后,他们将磁悬浮装甲车设置成自动驾驶模式,就要开溜。

    辛沙不得不在心里吐槽一下这些混蛋的业余,凶狠有余、头脑不足,居然连车内设备都不认真检查一下就开车上路,如果警方在车上做了什么手脚,比如装了追踪器之类的,那还真的是逃到天涯海角都甩不掉他们了。

    路上,辛沙说一点儿都不紧张那是假的,但也不如想象那般吓得尿裤子,他只是在想自己为什么可以伟大到舍己为人,说到底,对方也只是一位同班同学罢了,这样舍命相救真的值吗?

    人啊,有时候头脑一热就容易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思想清晰后就会后悔,辛沙此刻的心路历程就是这样的。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自己区区一届无能力者偏偏逞强来当替死鬼……

    “喂!你好像一点儿都不害怕?!”

    辛沙苦笑道:“恐惧,是一种人类及生物心理活动状态;通常称为情绪的一种。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恐惧是一种有机体企图摆脱、逃避某种情景而又无能为力的情绪体验。恐惧时常见的生理反应有心跳猛烈、口渴、出汗和神经质发抖等,严重者出现激动不安、哭、笑、思维和行为失去控制,甚至休克。至于我现在的状态嘛,类似于贤者模式……”

    这些心理学专业术语大多是从某个死缠烂打的朋友那顺来的。

    辛沙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劫匪当然听不懂:“你c像也不怎么愤怒?”

    “为了什么而愤怒?过不了多久我就要去见她了,在最后她好像接受了我。”辛沙这么说完全是因为怕车内有窃听器之类的,他的真实想法是:别傻了!我喜欢她是因为想上她!她都死了,我又不恋尸!

    后者可以取悦劫匪们,但是有可能被播报到网络新闻里,所以辛沙选择了可以摆在明面上的说辞。

    “切!幼稚!果然学生就是学生9妄想着人鬼情未了、再续前缘之类不切实际的东西!”

    其实劫匪的这句话辛沙并不认同,见识过摄魂男爵奈文后,他觉得这未尝是不可能的。

    简单的聊了几句后,整个车内便陷入了沉寂,这倒是个明智的选择,先不讲车内的对话有可能被窃听,如果和人质产生了感情,哪怕只有一丝,关键时刻也可能会成为致命点。

    透过车窗,辛沙看到两辆车来到了一块废弃了的烂尾楼附近,心想:差不多了。

    果然,不到一分钟,两辆车都熄火紧急安全迫降了。

    “妈的!搞什么?!这帮条子难道忘了我们手中有人质了?!”

    “意料之中,不过比预想的要来的快,现在先把钱和人质带入烂尾楼!之后联系良子,发给他坐标,让他来接应!”

    “没了交通工具我们要怎么挪动这笔巨款?!”

    “所以说脑子是个好东西,你该不会真的打算把五千万全部拿到手吧?我们只带走一千万!”

    “他妈的!那当初为什么费那么大劲带出来五千万?!”

    “老五,点出来一千万d子,把剩下的钱炸了,不需要炸的粉碎,将钱以烂尾楼为半径炸飞成一个圈,这样难保那些条子们不会为了回收人民币而耽搁一点时间,方便我们撤退。”

    确实,四千万人民币,可比一个无能力者的命价值大的多。如果将此次警察办案的进度分个优先级的话,第一当然是抓捕罪大恶极的劫匪们,第二无疑是追回五千万人民币,解救无能力者人质能够排在第三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在退入烂尾楼的过程中,令人意外的事发生了,那个杀了辛沙“爱人”的老三居然被狙击手打掉了!一枪爆头!脑浆子都喷出几米远,死的不能再死了!

    “嘭!”辛沙的腿部被又惊又怒的劫匪们来了一枪:“外面的警察听着!我们手中有人质!如果你们再敢乱来!就等着新闻中报道你们不顾人质的安危,擅自行动的丑闻吧!”

    很可惜,劫匪们还真的搞错了,现在与他们对峙的不是警方,而是军方。他们劫掠五千万现金,动用非法超能屏蔽仪和各种枪械,枪杀多名无辜市民,早已惊动了军方。

    与警方一贯的畏首畏尾风格不同,军方更注重的是办事效率,从一开始的破坏交通工具,再到狙杀对方一人,都是在极大程度上的压迫劫匪的承受能力,因为人质是劫匪们手中的唯一筹码,不到迫不得已他们不敢撕票。就算将其逼得狗急跳墙、破罐子破摔,那也只不过算人质为国捐躯了而已,这就是军人!

    开了一枪后,军方就销声匿迹了,如果可以,他们还是希望能够从劫匪手中解救人质的,哪怕为此会存在一些牺牲。

    但是牺牲和收获不成正比,就会有人不服气:“对方手中就一个无能力者作为人质!我们有必要这么畏手畏脚的吗?!难道只许我们为其牺牲?!他就不能牺牲一次吗?!”

    这话激怒了一个正在重放超市录像视频的女性军人:“滚!睁大你的狗眼看看!人家已经做出牺牲了!”

    “那是为他爱人,不一样的。”

    “他俩根本不认识!你连人质和受害者的资料都不看,有什么资格让人家牺牲?!”女军人发泄了一阵后,叹口气:“唉,我去吧。”

    “搞得定吗,离兮?”一个上级之类的角色表示关心。

    “只是解救人质的话……从内部突破就别想了。”

    “如果遇到危险的话就撤,不要忘记你身上还有别的任务。”

    离兮往身上穿着装备:“安逸的工作有些乏味了,偶尔追求一下紧张刺激也挺好的。”

    上级对其敬了个礼:“活着回来!”

    离兮用戴着护手的拳头狠狠的对着他的肩膀上来了下:“不要立flag!”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