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能力者岂该抱怨 第62章 驯兽师的绝唱(下)

时间:2018-02-24作者:心杀墨贝尔

    ,!

    侥幸在某种程度上也算得上必然,每一个买彩票的人都不怎么保有中大奖的期望,但500万最终还是会砸在其中某人的头上。在千千万万个平行宇宙中,射击男都失败了,但在这里,侥幸也好、必然也罢,他无疑是成功的。

    驯兽师陈言淮应声倒地,他的超能力失效,受他掌控的无数动作们脱离了有效的组织,作鸟兽散、自相残杀,再也不能一致对外。而他身旁的几只挺人性化的动物也放弃了抵抗,围在他周围舔弄他的伤口,为其哀鸣。

    “卧槽!成功了?!”射击男盯着手中的猎枪,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居然成功了。

    辛沙的神情复杂,以他的想法,无论射击男成功与否,对他来说都是胜利,可结果来看,他却是败了……

    园方的管理人员及警方姗姗来迟,包围了命悬一线的罪魁祸首——驯兽师。

    几只忠心护主的动物立刻展现出了敌意,不让人靠近驯兽师。

    一个一身西装,疑似园长的中年男子夹着烟往前走了两步:“瞧瞧~瞧瞧~天天好吃好喝的供着,还造反了,那我是不是可以认定为你们……渴望自由?”

    几只动物似乎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小心翼翼的一步步后退,缩小了防护圈。

    这种行为颠覆了人的认知,众所周知,越是强大的野兽越是具有兽性,要么死战到底,要么不敌而退,可从未有人见过它们会至死保护一样东西。

    辛沙理解这种行为,它名为守护……

    “唉~那好吧,给你们自由。”园长轻描淡写的抬了下手,几道肉眼可见的光体从动物们体内被强制拉出,集向园长掌心。

    辛沙眯了眯眼睛:这是?灵魂?!

    几只灵魂体看样子相当痛苦,仿佛离了水的鱼,在疯狂的扑腾着。

    “被囚禁在肉体之下的你们渴望的自由,并不如你们想象的那般美好吧,不过这是你们的选择,我尊重~”

    一个领队的警察站了出来:“恭喜奈文园长摄魂再上一层楼……”

    “嘘~”奈文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你怎么能将我的隐私公开呢?”

    “咳!奈文园长摄魂男爵的名号响彻zz,算不上隐私吧?”

    “低调~低调~”

    警察领队调整好状态:“那么现在我们可以将凶手缉拿归案了吗?详细的人员伤亡及财产损失稍后再处理。”

    奈文举起了手:“慢着!我们要有人道主义精神,就算对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伤者就是伤者,我觉得应该第一时间为其治疗。”

    “我也正有此意,警方的警医……”

    “哎~人都快死了,你们警医有那么大的能耐把他从死神面前拉回来?”

    “你!你……”一个警察妹子气呼呼的:“你就行啊?!用你那装神弄鬼的小把戏?!”

    “呜呜~好想哭呀~居然被说成是装神弄鬼的小把戏。”奈文做作了一番,“不过我还真的不行,可是我身后这位冥土追魂可以啊。”

    “李秒珍大人?!”

    一个西装老头捋了捋胡子:“正是老夫。”

    尽管很纳闷奈文居然请的动冥土追魂,但考虑到老人家有可能藉慰园内的伤者而来,警察领队也就释然了。

    有大神级别的医者在场,小警医自然不敢献丑了。

    李秒珍摸出一根绣花针,于虚空之中缝合了几下,驯兽师足以致命的伤口居然就这样恢复的七七八八。

    “皮肉之伤无碍,但老夫得查患者脑有淤血,精神必有问题。”

    “那,您不能治吗?”

    “久病缠身,心病自要心医,老夫建议将其送往精神病院接受治疗。”

    奈文做出悲痛欲绝的表情:“没想到小言淮他……唉~终究是我奈文动物园的一员,我就亲自出资送他去帕斯厄蔚精神病院好了。”

    奈文浮夸的演技辛沙都看得出来,又何况早已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年的警队,他敏锐的察觉到摄魂男爵和冥土追魂有可能是一条船上的,但现在对方一副俨然将此事揽成家事的态度,他也奈何不了。他也乐的如此,早已不是什么正义感爆棚的小警察了,政绩和办案效率才是他注重的。

    警队找上了射击男:“请问您是当事人之一是吧?方便随我到局里做一下口供、笔供吗?”

    “那倒无所谓,老……我想强申一点,我是正当防卫……”

    “等一下,就是您击伤了凶手,拯救了奈文动物园,请问您的名字是?我一定要将其提在动物园的招牌上,告知前来游园的后人们,有一个曾拯救我园的英雄,他的名字叫?”奈文找上了射击男,不知有何意图。

    射击男一根筋,回答了奈文:“陆f。”

    “陆皑夫?”

    “陆地的陆,字母的f。”

    “阁下的名讳真是新颖,配得起大英雄的名号!”奈文竖了个大拇指。

    陆f被带走前,见了辛沙,给他留下一张名片:“小兄弟,谢了哈!以后有啥麻烦就给我打电话。”

    辛沙毫不见外的收下了,看在可可眼里就是他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这个:“切!心机!”

    辛沙苦笑着……

    事件得到解决后,大批记者涌入现场,最先采访的当然就是罪魁祸首驯兽师陈言淮:“请问陈先生发动此次动物暴动的目的何在?是不满园方所开的工资待遇吗?”

    “请问陈先生是被超能力反噬,才会犯下滔天大错,是真的吗?”

    “听说您的精神出现了问题,可否给出详细解答?”

    “传言陈先生在半夜强暴一只母羊被抓现行,母羊被处以极刑,陈先生心怀憎恨为爱而战,可有此事?”

    ……

    所有的记者都一个德性,遇到热点就使劲蹭,哪怕所有人都知道他所报道的假的离谱,但为了收视率他们可不在乎。

    驯兽师双手被拷着,但还是微笑着接受采访,一点儿作为罪犯的自觉都没有,或许在他心里他永远不是个罪犯,哪怕身处监狱,“园方给我开的待遇很好,我很满意,但是……你们称之为反人类倾向,或许是出于超能力的反噬,也或者我的工作压力过大,造成精神出了点儿问题……我从未后悔,哪怕再给我一次机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