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能力者岂该抱怨 第58章 主持婚礼

时间:2018-02-07作者:心杀墨贝尔

    ,!

    在社团活动结束之前,果然有个男生耐不住性子,选择先下手为强,起身告白:“慕容君,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吧!”

    社长大人停下了手头上的工作,回过头笑了笑:“对不起呢,现在的我阅历不够,还不能够接受任何人的感情。”

    “我会对你好的,以后的酸甜苦辣让我们一同经历……”告白者怎么可能死心,至少也要再搏一搏吧。

    慕容君只是还以歉意的微笑,不再说话,反倒是茶道社唯二的女生看不下去了:“怎么?被拒绝了还要死皮赖脸纠缠啊?!大老爷们儿的,丢不丢人啊?!”

    “我们俩的事,关你什么事啊?!”

    “嘿嘿,我也喜欢君君,和你是情敌关系,你说关我什么事?”

    我去!这么直白的吗?!辛沙不免被这妹子的操作秀的眼花缭乱。

    “可、可你们俩都是女的……”

    “那我就要反问一句了,我俩百不百合关你屁事?”

    酗儿被噎的说不出话来,只好作罢:“慕容君,你何时经历的起感情了,请不要忘记身后有个人在等你。”

    说了句自以为深情的话就告辞了,他前脚刚走,后脚另外六个男的就跟了上去,当然,是前者跟班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由他们的面部表情,辛沙推断估计是不爽那货截胡了,几个人合伙儿去教训他一顿。

    辛沙不动如山,作为客,给予东道主应有的尊重是必要的。

    “离仇同学,你开的玩笑有些过分了。”

    叫作离仇的短发女生起身用手轻挑起慕容的下巴,将脸贴近:“君君,难道我所说的在你眼中纯属玩笑话吗?我的心好痛,你明不明白,当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爱上你了,然后我不顾骇人听闻的校园传说以及同样加入社团的雄性臭虫,毅然决然的加入茶道社,这完完全全是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啊。”

    慕容君红着脸开口:“你……”

    这时候离仇享受般的猛吸一口气:“啊~山泉的甘甜加上茶叶的清香,君君呼出的每一口空气都令我如此的回味无穷。”

    “离仇……”

    “不!叫我仇仇,君君,嫁给我好吗?”

    慕容君的脸更加红润了:“可、可是,我、我们都是女……”

    离仇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君君,看着我,告诉我,你真的会在意外界的看法吗?既然真心相爱,那又为何去理会旁人的眼光呢?嫁给我,我们毕业后,就到深山老林开一家茶庄,你整杯弄茶,我笙箫伴奏,过闲云野鹤的日子。”

    慕容君的眼光越来越迷离:“我……我想要个孩子……”

    离仇的面部表情及身体有零点几秒的僵硬,随后恢复了自然:“这是当然的,怎么可以没有孩子,到时候我们到孤儿院领养个女儿,视如己出,在大自然的熏陶下,她必掌握你的茶技和我的乐技,成为天之骄女。”

    慕容君被离仇打动了,闭着眼睛靠了上去,四片诱人的薄唇渐渐贴近、再贴近,直到紧紧的叠合在一起,从辛沙的角度上来看,还能看出离仇同志使出的是法式舌吻。

    一开始不走,现在想走都没有时机了,如果不能做到悄无声息的离开,破坏了人家的甜蜜时光,岂不是罪过了。

    更不要提被性别歧视者离仇忌恨了,虽然现场学了一手看上去不怎么靠谱,却很实用的泡妞正法,但辛沙可不想将命都赔上以死谢罪啊。

    焦急中,辛沙冒出了一个惊奇而又大胆的想法,他站了起来,双手合十放于腹前,走到两人面前将二者拉开。

    在离仇动怒之前,以庄严的声音询问:“离仇小姐,你是否愿意接受慕容君小姐成为你的合法妻子,按照上帝的法令与她同住,与她在神圣的婚约中共同生活吗?并承诺从今之后始终爱她、尊敬她、安慰她、珍爱她、始终忠于她,至死不渝?”

    离仇愣了愣,明白眼前这个傻帽儿正在客串教父,不过好歹是正在帮自己,撞向辛沙胯下的膝盖就放了下来:“我,愿意!”

    辛沙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又去问慕容君:“慕容君小姐,你是否愿意接受离仇小姐成为你的合法丈夫,按照上帝的法令与她同住,与他在神圣的婚约中共同生活吗?并承诺从今之后始终爱他、尊敬他、安慰他、珍爱他、始终忠于他,至死不渝?”

    慕容君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接受了:“我愿意。”

    “那么请互相交换……”辛沙踩了个急刹车,因为大学生哪来的钱买钻戒啊,“吻。”

    如此轻松的化险为夷,辛沙都要对自己的机智感到五体投地了。

    离仇又和慕容君亲在了一起。

    “那么我仅代表上帝的意志,正式宣布,离仇小姐和慕容君小姐在庄严的课堂上结为夫妻,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补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将她们分开。”

    主持完婚礼,辛沙觉得差不多该溜了,这样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走出去了。

    万万没想到,离仇居然追了出来:“等等!你这个冒牌教父!”

    辛沙内心苦笑,表情却依然严肃:“离仇小姐不陪您的妻子一同吃苦忙碌吗?不要忘记了刚在上帝面前发下的誓言。”

    离仇一拳揍在辛沙脑袋上:“滚犊子!君君乐于清理茶具,不让我插手。你小子,刚刚看到了不少呀?”

    “我见证了一对在上帝面前终成眷属的夫妻啊。”

    “嘭!”辛沙脑门上又挨了一下子,离仇挥舞着拳头:“好好说话,别以为你打赢了个什么教官就可以对我的君君虎视眈眈,痴人做梦!”

    我去!我真的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好吗?!加入茶道社纯属为了净化心灵和贪个小便宜年费喝茶好吗?!

    “是是是!离姐教训的是,小的以后不会再来茶道社了,真心祝愿两位白头偕老。”

    离仇眯了眯眼睛:“哼哼~孺子可教也,滚吧!”

    原来如此,少的那几个人都被离仇以这种方式劝退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