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能力者岂该抱怨 第57章 减员

时间:2018-02-07作者:心杀墨贝尔

    ,!

    今天,9月30日,算的上76届新生第一天正式上课,哪怕明天就要放国庆长假了,但今天还是得上课,主要是认识下新学期的任课老师。

    经过一夜的恢复,辛沙的伤好了一部分,但是右臂仍然不能大幅度动作,他也懒得去“断头台”了,免得索丝菲到时候又忽悠自己换条胳膊。

    上午8点的第一节课,辛沙7点半就到校门口了,他做事从不喜欢太赶,更何况上高中的可可早上7点20就要上课,辛沙用得早起一些帮她准备早餐。

    事实证明来这么早并不是什么好事,他被堵在了学门口至教学楼之间的这段路上。

    拦住他去路的居然是一群学生们客串的校报记者……

    “请问一下,你的妹妹未婚先孕是真的吗?”

    一上来就问这么刁钻的问题吗?!

    “你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在阅兵前十分钟挑战教官的呢?”

    这个问题倒是靠谱,辛沙就老老实实回答了:“因为我接到消息,我妹妹重伤住院,教官拒绝了我的请假,我只好按照他的要求挑战他赢取免修资格。”

    “这有没有可能是你伪造的?实际上你就是单纯的想装个逼,请问装逼成功会产生怎样的快感?”

    辛沙脸上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心里却有一万句mmp想说。

    一个戴着墨镜的男生将话筒递了上来:“请问您的双子蝴蝶刀在哪买的呢?有许多同学都对此产生了兴趣。”

    这个人比较有礼貌,辛沙就选择性的回答了他的问题:“淘宝店铺号********。”

    “您作为一个非能力者不畏强权挑战一个即使在超能力者中都名列前茅的军官,是否可以理解为您受够了超能力者们的压迫,起身作斗争?s来您如愿以偿的打败了超能力者,是否说明超能力者与非能力者并没有本质的区别?非能力者也可以成为人上人?”这段话来自于一个额头上没有六芒星的家伙。

    辛沙当然不会傻到去接他的话,这根本就是诛心的,被校报播出去自己会得罪很多超能力者。

    眼看就快要上课了,辛沙却脱不开身,他异常的焦急,没有人想第一天上课就迟到,给老师留下不好的印象。

    好在,来了一个人替辛沙解围,“你们都围在这里干什么?!不用上课了?!”

    看到冰霜王子替这个无能力者出头了,无理采访的家伙们作鸟兽散。

    辛沙道了句谢,准备开溜:“感谢冷酷学长,我去上课了。”

    “等等!你的伤,没有痊愈?”

    辛沙底气不足的回答:“好的七七八八了。”

    冷酷蹙着眉:“也就是没有痊愈对吧?不可能啊,我的三花凝冰丸药效不可能这么差的。”

    辛沙干笑道:“呵呵,或许是我无能力者的体质延缓了药效的发散,过两天就好了?”

    “这样吧,中午放学我来找你,再给你颗。”

    辛沙婉拒道:“这怎么好意思,反正过了今天就国庆了,再重的伤也该痊愈了,就不牢学长破费了。”

    冷酷翻了翻白眼:“不要拉倒,可如果你假期回来后仍带伤,坏了我的好事,哼!”

    向教学楼走去的辛沙心里还是有些惭愧的,冷酷给的药到底好不好用他根本不知道,昨晚他刚把它含在嘴里,就被小夜看到了,小夜撒着娇说要吃,辛沙就从嘴里拿出来给小夜吃了。

    在辛沙心里,小夜永远是第一位的,自己受点儿伤并不碍事,关键是小夜得到她想得到的。

    上午的两门课分别是基础英语和国际语写作。

    其中的国际语写作在若干年前还是英语写作,在汉语取代英语成为国际语后,就开了国际语写作这门课。

    国际语写作,说白了,就是汉语写作,之所以辛沙他们一群中国人还要学这个,完全是因为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老外们只能学出个皮毛,而这门课的真正含义就是弱化辛沙他们的文学素养,将水平拉低到和老外一个级别,然后进行菜鸡般的文字交流,就好比若干年前的“how are you”,在外国人眼中就像智障一样。任这门课的教师是一个二十六、七的女人,叫杨梅。

    另一个基础英语的老师也是个女的,微胖,看不出年纪,叫作马奔放。她的名字的确是个槽点,但辛沙更想吐槽的是,汉语都成国际语了,还学英语干嘛?!

    “一定有同学在抱怨汉语都是国际语了,为啥还要学英语,对吧?这不是因为你们专业嘛,虽然国际语是中文,但编程还是得用到英语啊。”奔放姐像是拥有读心术,这样给同学们解释着。

    两节课基本上都没怎么上,就是和老师见个面,之后就是各自玩手机坐等下课、放学。

    星期四的下午是没课的,不止互联网专业,其他专业也是,图书馆也会在这段时间闭馆休整。

    辛沙没急着回家,经过一个月的相处,李奶奶早已将小夜视作亲孙女儿了,可可要上学天天不在家,而小夜刚好可以作为老人家心灵上的寄托,老人家需要照顾,但更需要的却是陪伴啊,所以放任李奶奶和小夜在家辛沙也放心。

    在去食堂之前,辛沙来到茶道社参加社团活动。

    盘腿坐在慕容君亲自布置的蒲团上,抿着她精心准备的茶水,辛沙觉得格外舒心、惬意。

    “今天我们品的是薰衣草茶,又名香水植物,灵香草,香草,黄香草,拉文德。属唇形科薰衣草属,一种小灌木。茎直立,被星状绒毛,老枝灰褐色,具条状剥落的皮层……”慕容君又在进行谁都听不懂且不感兴趣的科普。

    “这道茶不但助眠,它的浓香还使人愉悦,不带副作用,并具有镇静、松弛消化道痉挛、清凉爽快、消除肠胃胀气、助消化、预防恶心晕眩、缓和焦虑及神经性偏头痛、预防感冒等众多益处……”

    “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

    喂喂!干嘛这么深情的复述薰衣草的花语啊?!这样会让人误会的!

    这可不,在座的除了辛沙,其他七位男生都坐立不安、蠢蠢欲动,估计待会儿就要表白了……

    等等!七位?!

    辛沙有记得当初入社的新人除了唯一的女生外,有十来个男生的,觉得茶道社无趣不再来了吗?可是这样说不过去啊,茶道社的社团活动会很无聊这不是早在加入前就该清楚的吗?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欣赏美女吗?难道觉得慕容君可望而不可即,放弃了?

    辛沙放下了茶杯,将这件事放在了心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