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能力者岂该抱怨 第56章 擦药

时间:2018-02-07作者:心杀墨贝尔

    ,!

    在电竞社忙完了,晚上回到家辛沙勉强用左手做了晚饭,表现的与平时没什么不同,除了那一身的伤,与染血的军训服。

    李奶奶看到辛沙这副样子,表示了关心,可能在她心里辛沙已经算她半个孙子了吧,“唉!你怎么了?疼吗?去医院看看吧!”

    辛沙摆摆手:“不碍事的,就是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

    本来平常这时候可可准跳出来嘲讽两句的,可今天她一反常态的紧张了起来:“待会儿吃完饭到我房里,我给你擦药吧。”

    擦药什么的不是辛沙需要的,但辛沙需要她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这不只关乎他个人的伤势,更关乎着武教官的伤与第七方队的成绩,“好,那就有劳可可了。”

    李奶奶诡异的在两人之间反复看着,想从中找出什么猫腻,该不会日久生情,相互看上眼了吧?不过对于年轻人的感情,她倒不会过问什么,只要辛沙这小子别花言巧语哄骗了自个儿孙女儿就成。

    吃完饭后,碗筷没有收拾,辛沙和可可就结伴而行去了可可的房间。

    可可将玩偶放在书桌上,让床空出来:“把衣服脱下来,趴在床上吧。”

    辛沙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了两下,最后还是忍痛拒绝了:“免了!谁知道你小妮子又耍什么花样,说不定跌打药里掺芥末呢!”

    “呜哇!呜呜……”

    “你别哭啊,其实就是因为我身上脏,趴在你床上会……”

    “呜呜……借口……”

    好吧,就勉为其难的让她擦两下,缓解她的愧疚之情好了。

    辛沙将上衣脱了下来,以俯卧撑的姿势趴在可可的床上,避免真的污染了人家的床,毕竟少女一般都会嫌弃男人身上的汗臭味儿的。

    本是为了可可着想,没想到她不怎么领情,骑在了辛沙身上。

    以辛沙本来身体素质,做俯卧撑的时候就算背上有可可和小夜跳舞都是轻而易举的,可现在手上有伤的情况下就不一样了,本来做的俯卧撑也只是靠左手单臂撑着,现在背上突然骑上来一个人,辛沙再也坚持不住了。

    这样是为了让自己轻松点儿,辛沙表示理解,可是扒自己裤子是怎么回事?!

    辛沙急忙反手抓住可可的手:“你干嘛?!”

    “呜呜……帮你脱裤子嘛……”

    辛沙紧张兮兮的:“脱、脱裤子……干、干嘛?”

    “呜呜……擦药……”

    辛沙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觉得可惜,鬼知道他在可惜什么……“下身就算了,没受什么伤。”

    “哦呜……可、可不可以告诉、告诉我,你怎么伤成这样的?”

    知道可可和小夜是不一样的,一个容易欺骗,一个心里承受力强,所以告诉可可事情的始末也未尝不可。

    感受到可可的小手涂上冰凉的药膏在自己背上游走,辛沙产生变态快感的同时组织着语言:“本来今天是军训最后一天,正赶上阅兵仪式的时候,我接到了你的电话,由于我手机的设置,必须连续四个电话拨打过来才会有提示音,所以我就猜测家里出什么事了。接听你的电话后果然听到了小夜出事的消息,当时心里只有小夜受伤了,根本没去想以前小夜暴走那么多次从来没伤到过她自己的事。我立刻向教官请了假,教官不准,然后我想起来他曾定下的规矩,和他单挑,赢的人能够获得免修资格,于是我就这么做了,虽然勉强获胜,也弄得伤痕累累。”

    “呜呜……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你翻个面吧……”

    辛沙翻了个白眼:“那样不就把背上的药膏弄到你床上去了吗?”

    “呜呜……没事儿……反正、反正被你躺过的床单都是要……要洗的……”

    哇!果然还是大写的嫌弃啊!

    人家都那么说了,辛沙也不再矫情了,翻了个面儿,心安理得的躺在可可的床上。

    刚刚被可可骑在背上还没觉得什么,现在被正面骑在腰上,两人都被这暧昧的姿势弄的脸红。

    “那、那个……正、正面就算了吧……”

    “不……不行!做事要、要始一而终的……”

    “那要、要不你从……从我身上下去,再……再擦?”

    “有、有什么关……关系嘛?你说过……说过我是你妹、妹嘛……”

    “对……对哦,兄妹间这样……这样应、应该是正常的……吧?”

    在这样尴尬的气氛下,辛沙都忘记了去问可可打恶作剧电话的原因,直到药擦完了,可可起身后,辛沙才想起来。

    辛沙站起来穿上了衣服:“对了,我还没问呢,你干嘛要恶作剧啊?”

    “呜呜……我和小夜聊天,我问她你爱她爱到什么程度,她说不知道,我又问她,你更爱她还是爱自己,她说更爱她。我不信,就打了个电话实验一下……呜呜,对不起,如果你不解气的话就打我吧……”说着,可可跪在了床帮上,翘起了屁股。

    辛沙被弄的有点儿懵了。

    “呜呜……你嫌裤子碍事的话,我可以脱掉的……”说着,可可又以这极端不雅、却极端诱惑的姿势去扒自己的牛仔短裤。

    “咳……这次就、就先原谅你了,不……不许有下次了!要不然、要不然……算了,以后再说,我身上的药效发作了,就先去睡了……”

    看到慌不择路而逃的辛沙,可可的表情瞬间切换:“嘻嘻,网上学的这招还真是好用,不管对错,哭就对了。”

    随后她对着床单猛吸了一口气:“唔~汗臭味儿,不过勉强可以接受吧~”

    来到客厅,碗筷已经被李奶奶收拾好了,因为身上擦了药,也不能洗澡,只能将就一夜了,就是苦了小夜了。

    回到自己的卧室,辛沙还是面红耳赤的,虽然穷人家的无能力者早当家,理论知识他都懂,但被女孩子这样对待他还是第一次啊,刚刚他就有很可耻的起了生理反应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被可可察觉到,否则那就丢人丢大了……口头上一口一个妹妹,身体和心里却……唉,作孽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