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能力者岂该抱怨 第46章 桔梗花茶

时间:2018-01-29作者:心杀墨贝尔

    ,!

    寻着记忆里茶道社应该在的方向,辛沙终究还是找到了它的存在。

    尽管在中国,各个大学都明确表示了支持大学生们丰富多彩的社团生活,但是要像国外那样,让学校专门划出教室供他们活动无外乎痴人说梦。即使是电竞社,也是在那个不常被用于教学的教室空出来后才占用的。

    这还是因为电竞社毕竟是大型社团,如果是茶道社这样的社团,每天能占用教室的时间是很有限的,所幸茶道社的活动时间仅仅是每周四的中午12点半罢了,而且只是品茶估计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轻轻推开了教二楼502的门,里面有十数个人盘腿坐在蒲团上,有过一面之缘的社长大人正穿着和服一一为他们斟茶。

    实际上人家穿的并不是和服,而是汉服,只是辛沙才疏学浅,傻傻分不清楚而已,不过这并不影响他思考社长学姐到底是怎么穿着这一身上课的,还是说她为了今天中午的社团活动特意换上的这身契景的服饰?

    辛沙还发现在学姐跪坐在社团成员面前斟茶时,这些大一新生的目光总是炯炯的盯着学姐的胸前,尽管那里一丁点儿雪白都未露出来,唯一例外的恐怕只有在场的第二个女生了。

    这是一个相貌不输于社长的女生,只可惜气质较差了些,不过却多了份刚毅,这种感觉跟辛沙在武旭东身上感受到的类似。从她身上的迷彩短袖来看,应该也是76届新生,那么这份刚毅要么是辛沙搞错了,要么就是她拥有的超能力的加持。

    这么一来,现场除了社长学姐,就都是大一新生了。辛沙想到了一个细思极恐的传闻,与断头台和白袍刽子手同为z大七迷的还有人亡茶凉的茶道社……传言茶道社由慕容君创办以来,社团成员都在短短半学期内离奇死亡,可种种现象表明他们的死亡与茶道社、与慕容君没有一丝关系……

    辛沙也是在申请加入了茶道社以后才听说到这样的传闻的,否则依照他自保的性格恐怕他是不会加入的。

    不过事后因为接触过了断头台与白袍刽子手,觉得z大七迷并不像传闻中那般瘆人,就没有放在心上。即使到了现在,没有见到其他学长学姐,辛沙也只是觉得蹊跷,并没有不安。

    “请坐。”社长学姐拿来了一个蒲团放在辛沙面前,示意他坐下。

    辛沙回过神来,道了句谢后如其他人般盘腿而坐。

    学姐又走过来为辛沙斟了一杯茶:“请用。”

    对方的声音娇中带着几分妖,柔中夹着几分媚,乍一听似那黄莺出谷,鸢啼凤鸣,清脆嘹亮却又婉转柔和;再一听去,却又如那潺潺流水,风拂杨柳,低回轻柔而又妩媚多情;细细再听,只觉天阔云舒,海平浪静,令人心胸开阔欲罢不能。一时间,辛沙竟忘记答谢,甚至连茶杯都未举起。

    见辛沙此举,学姐并未责怪,脸上仍是那副淡然处之的面孔,她回到首席,端起了属于自己的那杯茶:“我是慕容君,大家并不要把我们的关系看成是社长与团员之间的关系,聚集在这里,我们就是茶友,曾经我也拥有其他一批优秀的茶友,可惜他们未曾陪我走到最后,希望大家能够继承他们的遗愿,将茶道社发扬光大!”

    本该是慷慨激昂的开场白,却被慕容君说的异常诡异,辛沙不禁苦笑连连:哇~什么叫作继承前辈们的遗愿啊?!而且就算他们有遗愿,即使到了第十顺位也不会是将茶道社发扬光大的!

    慕容君跪坐在蒲团上,两腿并拢双膝跪在坐垫上,双足背相搭着地,臀部坐在双足上,挺腰放松双肩,双手交叉搭放于大腿上,右手在上。随后拇指、食指捏杯沿,中指托杯底,用小嘴轻抿杯檐,看的出来,她对茶道真的是非常讲究。

    反观其他人,明显都是外行人,照葫芦画瓢都不会,只会显得画蛇添足,看上去就像是对茶道一点兴趣都不感,完全是出于别的目的加入茶道社的,包括在场的第二个女生。

    辛沙当然也不会,但是他没有那么做作,直接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就当是酒喝了,虽然这样做很不礼貌就是了。

    对于团员们挫劣的品茶技巧,慕容君很淡然的选择了包容,很难相信这样的她会和之前发生的命案产生关联。

    “这次大家品的是桔梗花茶,桔梗,一般为紫色,呈五角星状,别名铃铛花、僧冠帽、苦根菜、梗草、包袱花、六角荷、白药等。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释其名曰:“此草之根结实而梗直,故名桔梗。”桔梗花的花语是,永恒的爱,不变的爱,诚实,柔顺,悲哀,无望的爱。传说,桔梗花开代表幸福再度降临。可是有人能抓住幸福,有的人却注定与它无缘,抓不住它,也留不专。于是桔梗有着双层含义——永恒的爱和无望的爱。”在大家纷纷品茶结束后,慕容君突然开始向大家科普起了此次所品的桔梗花。

    实际上没人感兴趣……

    这之后,慕容学姐便宣布了这周的社团活动结束了,请大家离场。

    辛沙临走前,有看到几个男生献殷勤的留下来打算帮慕容学姐清洗茶具,不过好像都被婉拒了。

    行走在路上,辛沙一直在念叨着桔梗花的花语,其实他对这个也不怎么感兴趣,只记住了永恒的爱与无望的爱这一部分,在这一点上,他的心中拥有歧义,在他看来,永恒的爱和无望的爱是不矛盾的。你深爱一个人,却不能奢望着她像你爱她般那样爱你……

    不过辛沙也只是随便瞎想想而已,他清楚的明白爱情对他而言就是一场可望而不可即的致命游戏而已,如果定要接触,必然粉身碎骨。

    所以目前的当务之急还是去食堂填饱肚子,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他还欠了一个食堂大妈两块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