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能力者岂该抱怨 第31章 接骨

时间:2018-01-11作者:心杀墨贝尔

    ?将借来的绳子还回去了以后,辛沙便赶在中午12点之前赶回家去了,也不能老让人家管小夜的饭不是?

    辛沙这个人就是这样,碰到什么糟心的事了也不会喜形于色,事后更不会受影响迁怒旁人,所以整个做饭过程中他都是高高兴兴的,哪怕他的右臂已经不听使唤,连个汤匙都拿不起了。

    期间,可可好像回来了,并和辛沙打过招呼去洗澡了。

    辛沙的心里暖暖的,受过的伤也被抚平了一些,烹饪的态度更认真了。

    在做完饭,并将饭菜用左手一盘盘端上餐桌后,辛沙将李奶奶和小夜叫出了房间吃饭。

    这时候,可可也冲完澡穿着浴衣从浴室里出来。

    辛沙只瞄了一眼就把目光移开了,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呃,也不对,用亵玩这个词汇怎么会显得猥琐啊。。。

    “咳,你怎么这个时候洗澡啊?下午不训了吗?”辛沙只好尽量转移话题令自己分心。

    “训啊,不过三点才开始呢,出一身汗一点都不舒服,而且在家我也不想穿一身迷彩服。”

    “哦,这样啊。”辛沙本来就是没话找话的,接下来自然不知道怎么说了。

    反倒是可可不愿意放过他:“你昨晚出去酗酒了?”

    对方这么问,肯定是有自己喝酒的实锤,辛沙可不打算死不承认,那样只会让事态升级:“抱歉,同学聚会稍微喝了几杯,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哼!你丢在浴室里的那几件衣服酒味大着呢!”

    呃,原来是昨晚冲过澡之后把携带着酒味儿的衣服留在浴室了。

    不过转念一想,辛沙怪异的看着可可:“你闻了?”

    可可的脸色由白转红、再变青、最后定格为了黑色:“辛沙!你要死一次看看吗?!”

    哇靠,又惹炸毛了,倒不是辛沙情商过低,而是他单纯的想逗逗这个小女孩儿而已,平日里小夜太耿直了,如果是她闻了她一定会直言不讳的承认,而这位嘛……

    “至少等到小夜长大嫁人了以后再杀我吧,求求你,这是我作为一个兄长唯一的心愿了。”辛沙可怜兮兮的哀求着。

    辛沙的演技虽然浮夸,但却有着真情流露,让可可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把眼神移向小夜。

    共处了两天后,小夜也习惯了可可与她哥哥的互动,明白可可所说的杀了他哥只是玩闹话,要不然她的心灵之刃又该发作了,“我不嫁人的。”

    尽管一个小女生发表出不会嫁人的言论实在挺怪的,但辛沙像是早知道小夜会这么说一样,喜形于色:“嗯~看样子我是不会死的了。”

    “我不许你死。”这么简单粗暴的言论自然是小夜发表的。

    看到小夜这样,可可也不好再发作,放了辛沙一马:“那你就好好保住你这条小命,我也不想失去我的管家。”

    又变成管家了,辛沙真的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但是两个少女的话无疑让未曾迷茫过的辛沙再次认清了:不管外面的人对他多么无情,这世上还是有着关心自己的人在的。

    李奶奶敲了敲筷子:“正吃饭呢,谈什么死不死的,晦气。”

    长辈都发表意见了,作为小辈自然不好再叽叽喳喳的了。

    一顿饭又这么平平淡淡的过去了,可可回了房间:“我午睡了,要获得我原谅的话就两点二十准时叫我起来。”

    辛沙头顶问号:是要原谅我昨晚的事?还是今早的事?还是刚才的事?难道我要无休止的被原谅了吗?

    至于可可所说的叫她起床这件事,对辛沙来说根本不算事儿,因为他根本没打算午休,他还有事要做。

    在李奶奶和小夜都离开了客厅后,辛沙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并慢慢的将电视的音量调大、在调大,大概在不至于传进隔音房间及能够掩饰住一些声响之间的程度停止。

    随后他将上衣脱掉,拧成布条咬在嘴里,由于上午出了很多汗的缘故,有些咸咸的,但是勉强凑活下吧,否则乱用毛巾的话,又要被可可骂做变态了。

    紧咬住短袖拧成的布条,辛沙忍住剧痛将右臂架在沙发上,随后更是丧心病狂的用左手去掰错位的肘关节。

    稍微有点儿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对于脱臼这种事,不懂人体解剖结构的外行人强行复位必定会适得其反的。最好的方法是去医院拍x光线检查,根据情况骨科医生手法复位,如果过于严重,还必须进行固定,要到正规医院接受最正规的治疗,按时的服用一些活血化瘀的药物。

    辛沙的状态岂是一个严重可以形容?右臂受伤后,不但强行做家务,还被可可打到伤上加伤,最致命的还数上午搬书,哪怕是完好如初的手都可能会脱臼,更何况是辛沙肘关节已经错位了的右臂。

    但辛沙从小到大很少去过医院,就算去也是去探望他父亲,他特别不喜欢医院那消毒水的气味,还有那肃杀的氛围,当然,穷人家的孩子这一点也是不可或缺的原因之一。

    “咔咔!”

    “唔!”

    辛沙不停的闷哼着,满头的大汗都不足以说明他的疼痛,不过好在苦没白受,骨头已经接上去了。肱尺关节、肱桡关节和桡尺近侧关节,这三个关节又连在了一起,前屈、后伸乃至前臂的旋前和旋后运动都能够做到了,只不过要多少吃点儿苦头罢了。

    接好右臂后,辛沙吃力的将嘴里的短袖取了出来,并苦中作乐粗喘着气笑道:“哈~哈~可别咬出洞了,我夏天穿的衣服就这两件而已。”

    事实证明,辛沙高估自己的口活……呃,是牙活了,别说是洞,短袖上连个牙印都没留下,不过口水倒是留下了不少。

    接臂的事告一段落后,辛沙立马掏出遥控器将电视机音量减小并关机,可不能打扰到了可可和小夜休息。之前开它,只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自己受伤的事不被发现罢了,虽然没用到,但辛沙也不是事后诸葛亮,并不觉得自己有多此一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