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能力者岂该抱怨 第29章 毛巾

时间:2018-01-05作者:心杀墨贝尔

    ?到了小区楼下后,辛沙张口就问多少钱。

    澹台傲雪冷笑道:“说好的朋友又是敷衍我的是吧?”

    “亲兄弟明算账,只是不想亏欠你的而已。”

    澹台傲雪张嘴用舌头把口香糖送了出来,然后又收了回去:“呐,那是不是我吃你一片口香糖也要付给你钱啊?既然是朋友啦,我此举就算是开车送朋友了。”

    人家不要,辛沙还乐得省下这二三十块呢,“那好吧,谢谢你了,see you!”

    本打算下车的辛沙却怎么也打不开车门,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某车主搞的鬼。

    傲雪不满道:“这么轻易就想走?手机拿出来一下。”

    估计着对方是要留下联系方式之类的,辛沙的手机不但品牌和型号老,而且还有些其他小毛病,为了防止傲雪不能上手,他主动询问道:“告诉我你的手机号就好,我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

    “1*********9。”

    “好的,我记在脑子里了,不会忘了的,这下可以放我走了吧?”

    看到辛沙敷衍的态度,傲雪挺恼火的:“记住了?!背一遍我听听。”

    “9*********1,听着很陌生吧?我是倒着背的,你自己核实一下,我先走了,回去晚了家人该担心了。”

    傲雪花费了两分钟才核实完辛沙倒着背的手机号,之后才反应过来——辛沙那家伙居然在自己没为他开门的情况下下车走人了!仔细观察了一下车门,并没有被暴力破解的痕迹,如果不是十分确信辛沙是枚无能力者,傲雪就要以为他拥有‘开锁’的超能力了。

    暂不论澹台傲雪如何,辛沙静悄悄的进了家门,脑袋又开始昏沉沉了起来,强忍着睡意,他反反复复的用沐浴露清洗了几遍身子,确认没有酒味儿了以后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上床睡觉了。

    辛沙的生物钟非常的准时,所以他从来不需要闹钟之类的东西,于是……他就破天荒的睡过头了。

    被小夜叫醒之后,辛沙的意识还是不清醒的,但是头痛欲裂的宿醉情况倒是没有出现,毕竟昨晚虽然喝多了点儿,但是都是啤酒,白的他一滴未沾。

    晃了晃头,在视野清晰的时候他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电子钟,7:03!或许对一部分人来说,这个点儿已经很早了,但对四点钟起床习以为常的辛沙而言,意味着极大的堕落。

    抓紧时间爬了起来,然后洗漱,在用毛巾擦脸的时候,刚好碰见了同样来洗漱的可可。

    辛沙用正常的左手继续拿着毛巾擦脸,抬了抬还未痊愈的右手向可可打招呼:“早啊,大小姐。”

    “哦,早。”可可有气无力的回复着,却在看到辛沙手里的毛巾后情绪激愤了起来:“啊啊啊!你为什么要用我的毛巾啊?!”

    听到可可的叫喊,辛沙才去注意手上的毛巾,虽然颜色一样,但确实不是自己那一条,他悻悻然的将毛巾搭回去:“抱歉呀抱歉,我以为是我那条呢,你嫌弃我用过的话,我帮你洗两遍。”

    可可红着脸摇头:“不用了,不是嫌弃你,而是、而是……咳,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那条毛巾不是我用来擦脸的。”

    听说女孩子会准备多条毛巾,分别用来擦手、擦脸、擦头、擦脚……辛沙只有一条毛巾,他觉得都是人体器官,手脚头脸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实际上还是因为穷……

    “擦脚的?不碍事,我没闻到什么怪味儿。”从可可脸红的样子推测出应该不是她擦头或者擦手的,那么大概会是擦脚的毛巾吧。

    可可震惊到手中的刷牙杯都掉在了地上,脸色绯红的像熟透了的苹果:“什、什么?!你闻过?!”

    见对方反应过激,辛沙猜测到自己大概说了什么过火的话,现在补救不知来不来得及:“啊哈哈,我没有刻意去闻哈,而是它的清香怡人自动飘入我鼻中。”

    亡羊补牢顺带拍一手马屁,估计能消了可可的火。

    谁知可可脸红更甚,一头向辛沙撞过来,完全是同归于尽的架势,如果辛沙敢躲,那么她就会撞在墙上……

    “呜~呜呜……”

    撞在辛沙肚子上的可可勾着头,似乎是哭了。辛沙刚刚害怕她会撞伤自己,所以伸手扶了一下,却牵扯到了旧伤,疼的他呲牙咧嘴的,今天可没有酒精麻痹神经了,疼痛感格外的清晰。

    忍着剧痛,辛沙安慰道:“怎么了呀?觉得委屈的话就说出来,我好补偿你不是?你别哭呀。”

    “呜呜……你欺负人!你拿人家擦身子的毛巾擦脸,之后还耍流氓取笑人家!”

    辛沙绞尽脑汁,还是没能明白擦身子的毛巾为什么比擦脚的毛巾更令人羞涩,难道是自己无意间隐晦的提出了她有体香?

    辛沙将可可扶起来:“原来是这样啊,那大叔就补偿给你一条我擦身子的毛巾好了。”

    “痴汉!色狼!无赖!人渣……”可可破涕为笑着一下下捶在辛沙身上。

    虽然没用劲,但是打在辛沙右臂上的拳头还是令他揪心的痛,不过让可可消气,这又算的了什么呢……

    今天因为辛沙起晚了,而可可又要老早的去军训,所以李奶奶就把早餐给做了,在众人洗漱完毕后,便聚在了餐桌旁。

    辛沙由于右臂有伤,就一反常态的坐在了小夜右手边,悄悄的换为了左手为其投食。为了不引人注意,他不停的引导着话题:“可可,你军训开始这么早啊?昨天见过教官了?”

    辛沙此举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因为他平时可是能够做到食不言的。

    “哼!”出了早晨的事儿,可可并不想搭理他。

    “嗯,李奶奶今天的早餐做的真棒。”在场三人,可可不理自己,小夜又少言寡语,那就只好跟李奶奶说话了。

    “哪啊,老婆子有几斤几两还是颇有分寸的,不如你这个小伙子有天赋啊。”

    辛沙自豪道:“那是,我可是励志要成为家庭主夫的男人!”

    “哼!”听到辛沙这无耻的志向,可可又是不屑的一哼。

    连叫哥哥起床都没说话的小夜,今天第一次开口:“哥哥,你病了吗?”

    小夜本意是辛沙今天的行为举动和平日完全相左,但辛沙却猛然一惊,右臂被人打折的事绝不能被小夜知道,“没,没有,我好着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