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能力者岂该抱怨 第27章 黏牙的口香糖

时间:2018-01-05作者:心杀墨贝尔

    ?走出了ktv,被晚风吹拂一阵后,辛沙的状态要好很多了,虽然胃部依旧很胀、双腿依旧发软,但倒不至于脑袋发懵恍若梦游了。

    尽管此刻已经很晚了,但辛沙依旧没有选择立刻打车回家,因为晚归已经成为了既定的事实,那就不要将酗酒也落实了。

    到街边的无人售货小商铺买了瓶矿泉水和一盒口香糖,辛沙本打算用矿泉水漱漱口,可谁知受伤的右臂勉强能拿着东西,要拧开瓶盖是不可能的,于是只好掏出一片口香糖填进嘴里嚼着,接着闻了闻自己身上:嗯,有酒气,但不是很浓,回家冲个澡多倒点沐浴露应该能除掉,单手洗澡问题应该不大。

    辛沙在ktv所说的伤好多了完全是客套话,刚从高中毕业的程素兰超能力的lv等级怎么可能会有多高,更何况她只用了一口吐沫……

    心寒归心寒,可辛沙不曾埋怨过人家,大家在数个小时以前还是毫不相知的两个人,人家凭什么要用划伤自己或亲吻你的方法帮你液疗?

    这样也好,应了辛沙当初硬抗光头男那一拳的初衷了,那一下辛沙本可以做到无伤躲开的,之所以选择接招,一是利用苦肉计阻止事态的进一步发展、二是借着负伤的借口早点儿回家。至于后面班里刚好有个拥有“液疗”超能力的妹子,并且人家不乐意帮辛沙治疗无意间对其造成了侮辱,这是谁都无法料到的。

    辛沙苦笑着自嘲:“连瓶水的瓶盖子都拧不开,这倒也印证了我无能力者的身份。”

    五八广场离紫荆花园小区太远了,辛沙只好单手操作手机,使用了滴滴打车。

    不一会儿,一辆极端炫酷的兰博基尼磁悬浮跑车停到了辛沙面前:“上车!”

    辛沙对车什么的了解不多,可对声音却是异常敏感,尤其是人说话的声音。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位车主他以前一定见到过。

    露背皮夹克,仿佛巧克力酱般浓浓的口红,怪异的眼影,以及标志性的彩色头发,这不就是那天没收车费的女司机吗?

    “咦?你不是陪妹妹来上学的吗?怎么半夜出来酗酒啊?”看样子女司机是认出辛沙来了。

    辛沙一惊,不答反问:“酒味很重?!”

    帅气小姐姐挑了挑眉:“其他出租车司机会将你一脚踢下车的程度。”

    酒精上脑的确影响人的思维,辛沙接下来问了一句会降低人好感度的话:“那你为什么没那么做?”

    女司机将嘴里的口香糖吐了出来,黏在了跑车的车窗玻璃上,随后口香糖自动形成了一个笑脸:“你,相信缘分吗?”

    她这句话倒是挺耐人寻味的,辛沙照样子给出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缘,妙不可言。”

    “就好比我的口香糖吃完了,你刚好可以分给我一片。”司机小姐姐满眼的笑意。

    辛沙抽出一片口香糖递给她:“也好比你刚好可以帮我拧开这个我拧不开的瓶盖儿。”

    帮辛沙帮矿泉水拧开了之后,小姐姐自然发现了他右臂的异样:“你挨揍了?”

    连打架的字样都没说,直接一个挨揍就影射出无能力者有多么不被看好了……

    辛沙摇了摇头:“没有,就是喝多了,上楼的时候摔了一跤,撞到胳膊肘了。”

    “看样子摔的不轻啊,都脱臼了吧,要不要姐帮你接一下?”

    “不用,我回家自己弄好了,谢谢你的好意了。”

    俯视着下方的灯红酒绿,辛沙还真是不适应,他不习惯居高临下的感觉,因为不真实。看着倒退着的景物,辛沙发现一个微小但却致命的点,眯着眼问:“我并没告诉你我要到哪儿吧?可你开的方向却正是目的地所在的方向。”

    “你不是相信缘分吗?这就是咯,我凭感觉就能知道你要到哪里。”

    辛沙嘴角微弯:“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相信缘分了?缘,妙不可言,可我就是不信!”

    不是因为辛沙喝了酒有点儿飘了,而是此事实在是太可疑了,这个女司机开着这么好的车跑活儿,还让自己遇到了两次,并且未卜先知得知自己的目的地,如果说这是她的超能力,可刚刚黏在车窗上的口香糖自动变形又作何解释?

    “你疑心还真是重,别那么紧张嘛,姐又没打算害你,要不然怎么可能露出这么明显的破绽。”

    “为什么盯上我?”

    司机小姐姐点了支烟:“重新认识一下,澹台傲雪,zz大学校长澹台焕之女,同时也在zz大学心理学院担任心理指导课老师。”

    “傲雪寒梅独自开,唯有伊人踏香来。澹台傲雪,好名字,不过这又与我何干呢?”辛沙耸了耸肩。

    “还真的和你有关系,本来前天载你和你妹妹的时候,我对你们还只是略感兴趣而已,可是我却偶然间发现了你的入学资料,这意味着你骗了我。”

    “当时只是为了省事而已,不然你又要问东问西的了。”

    澹台傲雪吐了个烟圈:“可结果省事了没有啊?你不相信缘分,可我信啊,我被你的谎言弄的心里不舒服,就要从你身上找点儿乐子弥补回来。”

    辛沙无奈道:“所以你是怎么知道我此时此刻会出现在这里,还有暂住地址的呢?”

    傲雪戏谑的笑着:“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辛沙小弟弟。”

    又是无情的一刀,直捅心窝啊……

    辛沙本就明白,贫穷和愚笨是凌驾于七宗罪之上的原罪。

    “然后你要怎样才能饶过我呢?跪下来道歉可以吗?”辛沙并没有开玩笑,如果这样可行的话,估计他会在犹豫一会儿选择照做,而犹豫的那会儿也不会是在内心挣扎,而是那样会显得体面些。

    傲雪翻了个白眼:“说什么呢!姐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因为我在心理学考博上遇上了瓶颈,希望……”

    “能有个小白鼠供你研究。”

    这样就解释的通她为什么要出来跑滴滴了。

    “你再嘲讽我,我就开车兜圈子,不让你回家!”

    呃,当老师的人了,还耍这种小性子……

    “好,明白了,我们是朋友了,请把你的朋友平安的送回家。”辛沙有气无力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