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能力者岂该抱怨 第27章 摔破的酒瓶,心碎的声音

时间:2018-01-05作者:心杀墨贝尔

    ?秉着伸手不打笑脸人的原则,辛沙自然是笑魇如花的走了过去:“哈哈,大哥,是这样的,我们是群大学新生,开学第一次聚餐,因为不小心错过了宿禁的时间才不得不来ktv唱通宵的,如果将这里让给了你们……”

    领头大哥思索了一会儿:“这样吧?我将你们开包间的钱退给你们,再为你们开两个中包,如何?”

    辛沙本来想息事宁人的,可又不好代替众人下了决定,那不就越俎代庖了?只好传递个眼神给班长王平平。

    不过两人之间的默契可没有那么好,班长大人根本不懂辛沙在搞什么……

    “嘭!妈的!你说让你就让你啊?!”摇筛子喝酒的人之一站起来砸了个啤酒瓶在桌子上,碎玻璃片溅的到处都是。

    “啊!”

    “你小子‘妈的妈的’说谁呢?!”在现场一片尖叫声中,光头小弟就恼火着要过去教训人。

    未免打起来,辛沙只好拉住了从他身边过的光头:“哎,这位大哥您消消气,他喝……”

    光头回过身,一拳砸向辛沙:“你他妈拽谁呢?!”

    光头男使用的是直拳,是奔辛沙的头袭来的,一击就暴露了他虽狠但绝非练家子的本质,这种招数极容易被躲开,如果不幸挨实的话后果是致命的,不把人打死也会把人打出脑震荡。尤其是对方这迅猛无比、如出水蛟龙般,一看就是附加了超能力的崩拳……

    斗大的拳头占据了辛沙的双眼,在这生死存亡之际,辛沙甚至还来得及用0.025秒做一个决定——他决定抗下这一拳!

    辛沙架起双臂护头,并微微绷起肩部的肌肉,将双肘置于外侧。

    “咔嚓!咔嚓!”

    清脆的骨裂声于一瞬间压制住了包间内的背景音,一滴滴暗红色的血液流淌在地面,不知是谁的,或者是两人都负伤流血了。

    辛沙右臂不自然的垂下,牙关紧咬,唯有额间不断渗透出的汗珠表露着他此时此刻所受的痛苦。光头哥张了张嘴,可是看着对面那个“无能力被害者”强忍的模样,终究还是把嘴巴闭上没喊出来。

    领头大哥略有些惊讶的盯了一会儿辛沙后,对着光头小弟招了招手:“罢了,这么一闹,我想大家兴致都没了,就让这群遇事就躲在无能力者背后的祖国花朵、国家栋梁嗨去吧。”

    按照剧本来演,光头哥将会不甘心此事就此罢休,然后被领头大哥骂作废物,连个无能力者都不如。

    不过现实中没人是傻子,尤其是这种混社会,并担任着大哥狗腿子的角色,是靠脸谱吃饭的,需要红脸你就唱红脸、需要白脸你就唱白脸,所以光头一言不发的就跟着他大哥离开了。

    离开ktv好一会儿后,光头才询问大哥:“天哥,小弟有一事不明。”

    天哥点了根烟夹在手上:“那无能力者小子如何破你‘钢拳’的?”

    光头握了握右手,劈了啪啦的响了一阵后就恢复如初了:“不是,我的‘钢拳’并不到家,被那小子用肘给破了有情可原,我搞不明白的是,大哥何不借此机会拿下那个包间?”

    确实,小弟被伤,大哥为之出头合情合理,那么将那帮学生赶走也不在话下。

    天哥猛的吸了一口烟入肺:“你真的以为我带你们来真的是为了唱歌?那么为何不换家别的ktv,或者在刚才那家ktv令开一间包间?”

    “噢!天哥是在故意找那帮学生的麻烦?”

    “谈不上找麻烦,只是受人之托,认识一下其中一人罢了,你要学的还有很多啊,小克。”为小弟解释一番后,天哥随手将烟头弹在了地上。

    受何人之托,去认识谁,这些是不能问的,光头小克还是明白的。

    另一面,辛沙算是用自己的一伤换来了相安无事,但却没落得好,尤其是喝多了的那些,更是大骂辛沙没出息、多管闲事、吃里扒外……

    辛沙在心里苦笑着:说我软柿子、狗拿耗子这我都认了,吃里扒外是什么鬼?

    最后还是班长大人出来为辛沙打抱不平:“你们怎么能这样说呢?虽然辛沙同学所用的方法不可取,可结果不是完美解决事件了吗?对了,程素兰,你不是拥有‘液疗’的超能力吗?能不能麻烦你帮辛沙治疗一下?”

    之前聚餐时王平平的那桌女生也相互之间重新认识了一下,程素兰的超能力——液疗:属于被动型超能力,使用者的体液拥有超乎药物的治愈效果。

    程素兰撇着嘴,明显不怎么乐意:“可是这么一来我要划伤自己的手指,又不能完全治好辛沙同学,不是白添一名伤员吗?”

    辛沙摆了摆相对完好的左手:“不必了不必了,就是脱臼了,我回家接一下就好了。”

    人家好歹是为了集体负伤的,班长当然会过意不去,她努力劝说着程素兰:“也不一定非用血液不可啊!”

    液疗之法,各种体液带来的治愈量是不同的,血液当然效果强一些,但目前来讲,只是为了不让辛沙寒心,有的治疗就不错了。

    程素兰勉强点了点头,往地上吐了口吐沫:“呐,我就只可以帮你到这了。”

    程素兰此举只是想让辛沙知难而退,可却令辛沙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因为拒绝了就会折了王平平的面子,还会被人贬为不识抬举。对于肯为自己说上两句好话的班长,辛沙是非常感激的。

    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辛沙右臂单手撑地费力的俯下身舔了舔地面的吐沫,像狗一样……

    之后起身微笑着:“嗯,液疗的超能力果然名不虚传,我感觉好多了,不过还是回家休息一晚比较好,你们继续嗨吧,我先回去了。”

    没人再去理会这个没心没肺的人,以至于辛沙离去的身影格外的落寞……

    “你过了。”同学聚会间有人负伤离场,使班长有些不大高兴。

    程素兰也蛮委屈的:“为什么说的我好像校园霸凌的始作俑者一样?我也没想到他会这么低贱,真的去舔啊!”

    “安啦安啦~辛沙兄弟看上去挺高兴的,他一定是真心感激你们的。”壕哥调解着两女。

    也对,辛沙会理解的。

    这么想着,众人就不再关心眼外人,自顾自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