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能力者岂该抱怨 第26章 KTV

时间:2018-01-05作者:心杀墨贝尔

    ?盯着手上的牌有一会儿了,辛沙才肯接受自己第一张便抽到了小姐牌的现实。

    “小姐何在?”

    “小姐在此,大爷吃好喝好。”辛沙喊完这句话后干了一杯。

    谁知道却被喝酒的那位高高帅帅的帅哥挑刺儿了:“小姐用男中音陪酒岂不是坏了客人的兴致,媚一点儿。”

    辛沙暗地里翻了翻白眼,笑着用伪音又喊了一句:“小姐在这呢~大爷吃好喝好~”

    此言一出,满座目瞪口呆,如若不是声音的主人就好端端的坐在这,且是个无能力者,他们都要以为喊话的真是个妹子了,再不济也是个关于音色改变方面的超能力者。

    轮了一圈后,辛沙喝了五杯了,这时候他拿到了第二张牌——梅花2!依旧是张小姐牌!

    “嗯?你拿到了第二张小姐牌啊?那就顶替掉你自己,继续当小姐吧。”

    “诶~咋能那么算呢?!同一个人拿到两张小姐牌当然是叠加的,陪两杯酒啦。”

    “不过游戏规则不是这样吧?”

    “规则是死的,人是活的嘛,只要咱们玩的开心,不就得了。”

    ……

    辛沙一声不吭,只是心里默默为其补充道:是你们玩的开心。

    自己成为了他们的消遣道具,辛沙如何能看不出来,他贵在自知,从未奢望过和这些人平起平坐,所以被当做玩具一样戏耍也在他意料之中,估计接下来的第三、第四张小姐牌也会落在自己手中没跑了。

    果不其然,第三、第四张小姐牌最终还真的落到了辛沙头上,陪酒量也被加到了令人发指的四杯!

    公平?跟一群超能力者玩游戏有何公平可言?如果人家下定决心要整你,只是稍微调整下牌序难道不是轻而易举?

    结果直到酒局结束,辛沙一口菜都没吃,光是喝酒就让他胃胀的难受,压抑不住的呕吐感呼之欲出。

    出了肴香阁,又有人提议去ktv唱歌。要知道现在已经22:00了,再去ktv很可能就是要通宵了,因为辛沙看了zz大学的校训,其中之一就是宿舍楼将在23:00关闭,学生们不得夜不归宿。

    喝的头重脚轻的辛沙真的不想去,状态不佳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不想让小夜担心,现在回去已经够晚的了,可能要吃小夜的刀子了,如果彻夜未归……

    辛沙吓了一个激灵,头脑也清醒了一点儿,看向王平平,寄希望于这位班长是个遵守校规校纪的好学生,可惜天不遂人愿,班长大人好像也有点儿喝高了,红着脸回应道:“好!难得大家这么投机,就去ktv战至天亮!”

    辛沙只好苦笑着跟上,真的不是因为他有着从众心理,而是他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尽管他只是个微不足道的无能力者,也不想因犯错误而成为最为显眼的那一环。

    来到ktv,二十多号人开了个大包,挤在一起显得分外热闹,只是辛沙却融入不进去,他本人就和这种氛围格格不入。

    几个男生、女生担当着麦霸的角色,不断的切着近期的潮歌,反正辛沙都只是听过,连名字都叫不上来。

    还有几个男生在酒店没喝爽,在ktv继续坐起了游戏。

    “8个8!”

    “9个1!”

    11个1!”

    “开你!喝!”

    ……

    辛沙就在角落里局促的蹲着,因为包间就那么大,为了不碍别人的事儿,也不被别人找茬,藏身于这里是最好的选择,他抠弄了一会儿手机就将其塞会了口袋,因为头晕眼花的让他根本看不清屏幕上的字。

    “没酒了!那个谁,你闲着吗?闲的话下楼搬两箱酒吧?!”

    以肯定句的语气说着疑问句,而且辛沙还明白对方嘴里的闲人就是自己。

    辛沙耸耸肩站了起来,打开包间的门出去了,他真的很不喜欢ktv这种嘈杂的地方,一般超过65分贝的声音就会令他头疼,可这里至少也有90分贝了,而且还是在他喝醉的情况下,他难受的程度可想而知。

    下楼搬了两箱酒后,辛沙便马不停蹄的上楼了,他可不想出力不讨好落得一个做事拖拉的名头。

    在包间外,辛沙看见了ktv的服务生在和一票人解释着什么。

    那是服务生的事或工作,辛沙一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所以就要搬着两箱酒进去,谁知却在门口被拦了下来。

    那票人带头的那个对着服务生摆了摆手:“滚吧滚吧,我们自己调解。”

    服务生对辛沙做了个歉意的眼神后便离开了。

    领头人给辛沙递了支烟:“小伙子,是这样的,哥哥们心血来潮想唱唱歌,可是这家ktv只有这个包间容得下我们这么多人,你看看能不能把它让给我们?”

    辛沙先是拒绝了对方的烟,随后用眼神示意对方注意自己手上的酒,意思是他只是个跑腿的,做不了主。

    这种事,逞不了英雄的,包间里27个超能力者,总比自己这个无能力者容易解决此事。

    领头大哥点点头,表示理解:“那你进去和他们商量一下好了。”

    辛沙进去后,把酒搬到做游戏的那几人面前。

    “怎么这么慢啊?!”

    辛沙如实把门外有一群社会人将自己拦下,希望用上这个包间的事相告。

    “啥?!有人要抢咱们的包间?!原话告诉他!我日他妈卖批!”

    唉,同样是喝大了,为什么他们的表现欲就这么强烈呢?

    喝醉酒却是能够倍增人的表现欲,可是对表现欲为零的人却不起作用,零的无论多少倍还是零嘛,比如辛沙这类人。

    “哐!”

    还没等辛沙转过头去和王平平商量,一个光头大汉已经一脚踹开了门:“清场!清场!学生的本分就是学习!彻夜不眠成何体统?!”

    不得不说,人家说的有几分道理,辛沙差点就要站到他那一队了。

    突如其来的破门而入,吓了四班的人一跳,以至于整个包间只剩下背景音乐还在响。

    气氛不对!大家都是沾了酒的,如果起了冲突,恐怕王伟凤就要一语成谶,实现他所说的zz大学的死亡率了。

    眼看班长也如呆头鹅一般,辛沙只好硬着头皮顶上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