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能力者岂该抱怨 第20章 死萝莉控

时间:2018-01-01作者:心杀墨贝尔

    ?又一次清理干净可可留下的残羹剩饭后,辛沙轻放下碗筷:“我吃饱了,你们继续吃,吃过了以后就放桌上,等我忙完了回来收拾。”

    “不用了,闲着也是闲着,老婆子刷个碗也算是运动运动。”

    “那好吧,谢谢李奶奶。”

    交代的差不多后,辛沙便义无反顾的走过去敲了敲可可的房门,门开后一只手抓着他的衣服将其拽了进去,并利索的反锁了门。

    这种展开……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就不怕我是个人面兽心的畜生,到时候她连逃跑和呼救都做不到吧?

    一张大而柔软的床褥整整齐齐地叠着,粉色碎花边,与淡粉色地铺只相差短短几厘米,缨丝梦床,浅浅的粉纱遮掩得如梦境般奇幻。夕雾花绒静静地贴着帘布,由红木床柱系着,床前粉桌上摆着小巧精致的照片。蕾丝铺在外一层,窗外的夜景印入眼帘,就那么静静的……

    还真是少女闺房的标准布置啊,之所以辛沙会摸的那么透彻,完全是因为在家里小夜的房间就是他通过度娘这个渠道布置的……

    可可坐回床上,晃动着两只白嫩嫩的小脚丫,看到傻愣愣的辛沙,满意的照顾道:“别傻站着,请坐。”

    受到闺房女主人的邀请,辛沙自然幸不辱命的坐到了可可的床沿儿上。

    “嘭!”辛沙被可可踹了个狗吃屎:“你怎么得寸进尺啊?我是请你坐在地上,我好俯视你。”

    辛沙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说可可会那么好心请我坐到她的床上呢。

    至于仰视他人,辛沙早就习惯了……

    正对着可可坐在地上,辛沙的视线刚好与可可的大腿平齐,再加上可可不停的晃动着小脚丫,裙底的春光时隐时现,辛沙只能于心底给自己洗脑:我不是萝莉控!萝莉有什么好的!我不是萝莉控……

    “今天的事,你有什么要解释的吗?”可可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冰冷些,可惜那未成年奶里奶气的音调是无法通过外力去除的。

    “我不是萝莉控!”

    完了!!!答非所问,喊出心声了!

    可可也被吓了一跳:“那、那就好,萝莉……萝莉控什么的最恶心了!”

    诶?居然敷衍过去了?虽然辛沙也觉得一头雾水、莫名其妙,但只要让可可明白自己不是萝莉控,对她没有想法就够了吧:“是吧!萝莉有什么好的?!”

    “对、对啊!萝莉有什么好……不好的?!”

    辛沙觉得自己头都快炸了,放在平时他绝对不会这么迟钝和脑残,都是眼前萝莉主义的邪恶领域干扰了自己的思维,他只好放空大脑,幻想着短裙下有一根比自己还大的大丁丁,瞬间感觉头脑清醒了许多:“不不不!萝莉自然是好的!”

    “死萝莉控!你果然还是对我有非分之想!”情急之下可可一脚踢了过来。

    挨上少女的一脚当然是不痛不痒,可是那裙底风光却能让人鼻血流下三升有余的,吓得辛沙赶紧背对着可可,再次被踹了个狗吃屎。

    爬起来后,辛沙干脆正对着门口,来一个眼不见心不乱:“可是大小姐,您是少女诶。”

    背对着可可的辛沙并没看到对方那面如死灰的表情,及死气沉沉的喃喃自语:“原来、原来我已经过了保质期了啊……”

    觉得继续待在这里难免出事,辛沙赶紧理了下思路:“咳咳,你想了解的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昨晚呢,在整理你父母房间的时候,我们无意中发现了几枚tt,小夜没上过学也没出过家门,所以不知道那是什么,我就解释说那是一种轻气球,单纯的小夜就把玩了起来。今天回来的时候呢,我发现她在用嘴巴吹,我抢下来吧,她就哭,我只好顺着她的意任由她吹喽,不过是在用洗涤灵清洗过后的tt。结果一个疏忽留在了洗菜池中一个,不幸被你看到,成功被误会了,接下来的是你都知道了,我就不再多嘴重复一次了。”

    小夜津津有味的听着:“嗯~还蛮有意思的,看在你讲出一个这么有趣的故事,就勉为其难原谅你了吧。”

    本以为这种听上去很像是胡扯的故事会令可可生疑,然后会多费一些口舌呢,没想到对方就这么轻而易举的饶过自己了:“谢谢大小姐,大小姐晚安。”

    “慢着,我让你走了吗?坐下。”

    辛沙无奈的重新面朝房门坐在了地上:“还有其他事吗?”

    听出人家有点儿不耐烦了,可可也不再任性了:“有一件事我不是很懂,你为什么不肯跟我面对面呢?”

    “因为那样会看到你的裙底,让我丧失理智。”实话实说吧,懒得打马虎眼了。

    嘛~就算少女也是拥有着独特魅力的吧,“最后请教你一个问题,作为一个资深萝莉控,你对萝莉的认知是怎样的?”

    “重审一遍,我不是萝莉控,严格来说,算是个妹控吧,对萝莉的认知也不多,大概就停留在轻音体嫩易推倒这种程度吧。”辛沙的自知属性发作了,理所当然的承认了自己是个妹控。

    可这话听到可可耳里就变了味儿:“为什么敷衍我?我就想和你简简单单的聊聊天就这么难吗?你就这么急着陪你妹妹吗?”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并没有要敷衍你的意思,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对你所说的,都是发自内心的真心话。”

    “好吧好吧,打搅到你和小夜共处的时光了,对不起。”很显然,可可这是闹别扭了。

    思考了一阵,辛沙还是觉得没有哄可可的义务,虽然共住一个屋檐下,但该有的距离还是要保持的,君子之交淡如水,相敬如宾才好在日后分别时不伤心难过,辛沙的心再也无法为此留下一丝空隙了。

    “晚安好梦。”道了句晚安,辛沙便起身离开了。

    可可抓起一只流氓兔玩偶,粉拳一下下的着落在其身上:“死萝莉控!道貌岸然!假正经!不知好歹!莫名其妙!为所欲为!为所欲为!为所欲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