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能力者岂该抱怨 第18章 可可被玷污了

时间:2017-12-29作者:心杀墨贝尔

    ?“你在这玩吧,哥哥要去做饭了,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可不能让东家饿了肚子。”

    小夜点了点小脑袋,表示理解。

    然后辛沙重新回到了厨房,开启了他的造饭之旅,可惜可可家使用的是智能厨房,不然他就可以好好的展示一下从梅馨月那偷师来的厨艺,之所以是偷师,完全是因为梅馨月不舍得让宝贝儿子下厨房。

    虽说展示不了自己高超的厨艺,但是油盐酱醋等佐料的剂量和烹饪时长,乃至火温都是一门不小的学问,若想做出令人回味无穷的料理,那份认真的心意是必不可少的。

    辛沙用心到有人拿钥匙开了门并走进来都没注意到,这是很难得的,因为辛沙只有在家才会卸下所有的防备,他是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了,哪怕只有短短几个月……

    幸好来者是并没有什么敌意的史可可,她掏出钥匙开开门后,一下子就闻到了空气中飘散着的香味,轻轻的抽动着小鼻子,循着气味找到了厨房。

    可可站在厨房门口并没有打搅辛沙,只是静静的注视着这个专心致志的寄宿人,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家里多个人未尝不是件好事。

    仅仅一瞬间而已……

    因为下一刻,她就被眼前的景象气炸了:

    厨房的洗菜池里醒目的躺着一枚使用过的套套儿,那乳白色夹杂着泡沫的液体正缓缓的向外留出,它被撑的很大,不见一丝褶皱,里面白花花的液体也很多……

    虽然才15岁上高一,但现如今性教育的普及早已提前到了初中,就算不通过其他途径,可可也不至于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更何况她也是过一些有色色内容的言情小说的。

    “啊啊啊!”

    突如其来的尖叫声吓了辛沙一跳,害得他关火的手一抖被烫了下,不过他皮糙肉厚的早已习惯了这微不足道的疼痛。回过头,看到了站在厨房门口尖叫着的可可,辛沙一头雾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了?”

    “啊啊啊!”可可不理会辛沙,继续大声尖叫着。

    辛沙倒是不怕她的噪音攻击,而是怕她这样叫下去会拉伤声带致使嗓子哑了,于是就随手拿起一根黄瓜塞进了她的嘴里,趁可可吱吱呜呜拿出嘴中的黄瓜时,辛沙循着她的目光寻找到了事故的源头。

    看到那不断往外涌着白色泡沫液体的套套儿,辛沙嘴角抽搐着,可可会尖叫,那就意味着她将事情往那方面上想了。往坏的方面上想,就是自己和小夜兄妹乱伦;往好的方面上想,就是自己是个变态,拥有在厨房做饭时打飞机的不良嗜好……

    我天!这居然是好的方面……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请听我解释。”

    此话一出口辛沙就后悔了,因为这根本就是个flag呀,不出所料的话,可可一定会大喊着‘我不听我不听!’之类的了。

    “啊啊啊!我不听不听!耳朵要怀孕了!”果不其然,flag之力真是名不虚传,可可还真的按照剧本来演了。

    接下来的剧本就还是男主角软磨硬泡,苦苦哀求女主角给予他一次机会,他一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女主角打心里还是爱着男主的,所以哭着拥抱他选择了原谅……

    可那是爱情喜剧的套路啊,现在辛沙与可可一不沾亲二不带故,最关键的是这真的是一个误会啊!

    想起姜姨和史叔交给自己的任务,也是自身能够寄宿于此的最重要条件——照顾可可,那么教育一下不好好听人说话的少女也算照顾的吧?算的吧?

    辛沙一改平时那处处忍让的态度,一把抓起那只套套儿,将其中的乳白色泡沫液体倒进了可可尖叫着的嘴里。

    “咳咳!呕~呕!啊啊啊!我被玷污了!呜呜~嫁不出去了!爸爸妈妈!你们的女儿被你们引入室内的狼这样那样了!快来救我啊!呜呜……”

    甫一被灌,可可就被呛到了,咳出来了一大堆,可更多的是被吞进了肚子里。本该因致使对方吃进有害的洗涤灵而感到愧疚的辛沙,反而由于可可眼角挂着泪珠、嘴角残留着白色泡沫的娇弱模样而在内心产生了悸动。

    努力甩了甩头,将那些不切实际的龌龊想法赶出脑海,辛沙扯了扯可可的脸蛋儿:“笨蛋,你难道尝不出洗涤灵的味道来吗?”

    还没来得及等到可可回话,李奶奶便因为听到可可喊救命而从房间里冲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乖孙女哭泣着跪坐在厨房门口、嘴角还残留着某种作案痕迹。罪魁祸首则一脸坏笑的扯着她孙女的嘴,看样子是在检验作案成果……

    “你这个天杀的畜生!恩将仇报的混蛋!快将我孙女儿放了!要不然老婆子我就报警了!”误以为孙女儿被人玷污了,李奶奶冲动的抄起拐杖就像辛沙砸了过来。

    辛沙苦笑着,硬抗下了老人家的几次砸击,原因有二:一、如果躲开的话很难保证老人家不会闪到腰弄伤自己;二、自己让人家的孙女吃洗涤灵还惹哭了她,理应挨下这几棍。现在只希望小夜不要被声音所吸引,打开房门看到这一幕,要不然百分百会情绪失控超能力暴走的。

    “啪!”拐杖砸到了辛沙的眼角,造成了一道伤口,鲜红的血液滴滴流淌了下来。

    事情发展的很快,直到看见醒目的鲜血,可可才反应过来,嘴里的洗涤灵味她也察觉到了,意识到这很可能是一个误会,她拦住了要继续挄打辛沙的李奶奶:“不要打了,奶奶,这是个误会。”

    李奶奶全当可可是可怜辛沙见了血才出口求情的,气急败坏道:“这种畜生你还要帮他说话?!误会?那好!你告诉我要是个误会你为什么呼救?”

    可可吱唔了半天也找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哎呀,这不是闹着玩呢嘛,奶奶你就不要管了。”

    李奶奶用怀疑的目光扫视着辛沙,感觉对方也不像是那种人,就点了点头离开了。

    可可擦了擦眼泪,瞪视着辛沙:“这事儿不算完!吃过晚饭到我房间给我个解释。”

    撂下一句话,可可也离开了厨房,回客厅看电视去了,只留辛沙兹身一人苦笑着:受伤的也有我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