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能力者岂该抱怨 第7章 闹别扭的女孩儿

时间:2017-12-24作者:心杀墨贝尔

    ?“好了好了,杂事尚且不提,关于寄住事项的问题饭后再谈,咱们先吃饭。”毕竟刚见面,相互还不了解,女主人实在不想太突兀的让人家全部交代了。

    “好好,你们先坐下来,我去叫可可和妈。”憨厚的大叔分别跑到两个房间敲了敲门,“开饭了!”

    “等会儿等会儿!杀完……不,是做完这道题我就出来。”一道清脆嘹亮的少女音响起。

    而另一间房中的人则要干脆的多,直接打开了房门捧着手机走了出来:“哎呀,海涛你也不早点儿叫我,这牌刚发完,你就敲门了。”

    大叔无语道:“你可以先玩完这一盘嘛,又没催你。”

    老婆婆拿手敲了敲大叔的脑袋:“都是你害的我没心情玩了,对了,这两位就是要寄住在这里的人吗?小伙子,先帮奶奶玩一局,奶奶去洗个手。”

    接过婆婆扔过来的手机,不小心触到屏了,手机发出声响:“叫地主!”

    辛沙低头看了看手机屏幕:我去!欢乐斗地主,牌还这么差!怪不得这位奶奶没心情玩了……

    “不抢!”

    “不抢!”

    辛沙:我去!底牌还砸手里了!3556889910jjqqka这幅牌,无论底牌配什么都必输无疑吧?!

    “不加倍!”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不加倍的。

    “超级加倍!”

    “超级加倍!”

    底牌:456同花顺,倍数*6。

    辛沙先手打了个飞机。

    “炸弹!”

    辛沙:咦?4个10?!我去!天地癞子场!2和7是癞子……

    “嗡!恭喜玩家打出87612000倍的倍率!”

    一口气输掉老人家250万欢乐豆,可能要留下坏印象了,最要紧的就是她可别有心脏病。

    洗过手并擦干后,老婆婆接过辛沙递过来的手机,看了屏幕后拍了拍辛沙的肩膀:“小伙子,慈善工作做的不错嘛。”

    辛沙起身红着脸说道:“对不起,婆婆,输了。”

    “诶~客气什么?称呼我李奶奶就好了,那种烂牌任赌神在世也不可能赢的,坐下坐下。”

    果然,面对老人家还是要摆低姿态,越解释越错。

    “吱呀~”那个被大叔称为可可的女孩子的房门也打开了,是一个清秀活泼的小妹妹,约莫15岁,跟小夜差不多大,她伸了个懒腰:“啊~!总算写完了,我洗个手就过来。”

    阿姨将饭菜都端到了桌上,给辛沙和小夜介绍起了自己的女儿:“呐~这就是我们那不成气候的女儿了,撒谎说在房间里做作业,实际上就是在玩游戏,家里来客人了都不知道早早出来打个招呼。”

    辛沙笑了笑没回话,人家评价自家女儿他不好插嘴,否则就逾越本分了,搞不好就是大小都得罪的下场。

    “哟~居然往家里招了个男人寄住,老爸老妈你们也太看不起本美少女绝色芳华的魅力了吧?你们就不怕这家伙趁你们出差不在家化身为狼,把你家可爱的女儿这样、那样了吗?”小姑娘说话趾高气昂的,小马尾辫也跟着一甩一甩的,真的怪可爱的。

    她妈拽了拽她的辫子:“不得无礼!还不叫人?!”

    可可吐了吐舌头:“我连认识都不认识,怎么叫?”

    大叔也才刚反应过来:“对了,还没请教你们兄妹二人的名字呢。”

    辛沙站了起来自报姓名:“辛沙,辛苦的辛,风沙的杀。”随后指了指小夜:“梅小夜,梅花的梅,大小的小,黑夜的夜。”

    阿姨听出了问题所在:“我记得你在电话里说会带着妹妹寄住,可她姓梅,而你姓辛。”

    辛沙:糟了!又一个失分点!如果她认为自己欺骗她,自己和小夜实际上是情侣的话,那就……肯定会以为我们会乱搞,带坏她女儿的!

    辛沙再次掏了掏自己百宝囊般的口袋,抽出两张身份证,展示给众人看:“看吧,我们的籍贯是一致的,我和小夜真的是兄妹,只是……不好解释,请见谅。”

    总不能直白的给他们说,我是我爹妈生的,她是她爹妈生的吧?

    “哎呀,瞧我这记性,说好的寄住事项饭后再谈的,先吃饭吃饭,可可?”

    小妮子哭着脸对着辛沙点了点头:“辛叔叔好!”然后转过头对着小夜点了点头:“小夜妹妹好!”

    大叔拍了女儿的脑袋一下:“你读书读傻了吧?怎么论的辈分?人家兄妹俩,你一个叫叔叔,一个叫妹妹?”

    可可捂着脑袋:“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干啥?”

    阿姨无奈的向辛沙解释道:“这丫头平时不这样的,今天不知道吃错啥药了,你们别介意啊。”

    阿姨向自己解释了,这意味着寄住的事很可能成了。但是这个叫可可的女孩儿是在干嘛?单纯的在无能力者同类面前大秀表现欲?还是要通过小手段来把自己气走?

    “没关系的,我们各论各的,可能我这个人面相比较老,在我们哪儿也各种被同龄人叫大叔的。”

    辛沙虽然相貌平平,但当然不会看上去老到成为同龄人叔叔辈儿的人,在老家被这样称呼完全是被人故意羞辱,意为清洁工大叔、门卫大叔,说是辛沙以后必然成为这类人。

    现场的真大叔哈哈大笑道:“哈哈,那也好,大家各论各的,以后叫我史叔叔就好了。”

    “叫我姜姨吧。”

    尽管没说是哪个shi,哪个jiang,但根据发音和百家姓谱,辛沙能够分析出是史和姜。

    “史叔和姜姨好!”辛沙打过招呼后就坐下了,客气要掌握个度,过了就显得见外做作了。

    小夜则低着头坐在那一声不吭,辛沙只好向史叔和姜姨做了个为难的脸色,由于姜姨跟小夜接触过,明白辛沙的为难之处,便点了点头以示理解。

    史叔抗议道:“别管我叫史叔,听着像史书似的。”

    “史叔叔好!”

    这一句不是辛沙喊的,自然也不是小夜喊的,罪魁祸首是……

    史可可。

    “可可,你今天好跳啊,是不是皮又痒痒了?”史叔玩笑般威胁道。

    “你打吧,当着外人的面,还是个正值精力旺盛的男生面前,把女儿的裙子掀起来打她的屁股。”

    “你10岁以后,我何时打过你的屁股?”

    女儿正在无理取闹,姜姨怎能看不出,一直默许是想试探下客人的态度,现在看来远超想象,一个毫不在乎、一个无动于衷,那就是时候该让女儿消停会儿了:“史可可,你够了哈,爸爸妈妈明天就走了,你偏偏在今天闹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