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能力者岂该抱怨 第2章 不辞而别

时间:2017-12-24作者:心杀墨贝尔

    ?梅馨月一夜未归,第二天一早黑着两个眼圈捧着个信封回家了。

    将信封递给了正在吃早餐的辛沙后,她连洗漱都没做就要去睡觉:“哎呀,糟了糟了!要变丑了……”

    辛沙不动声色的掂了掂信封,估量着里边大概有两万块,虽然从来没经手过这么多钱,但是一张百元大钞重1.1克的尝试他还是知道的,剩下的就是感应咯。

    辛正海正色的对儿子道:“钱?”

    辛沙剥了个鸡蛋,并把蛋黄取出,蛋白喂给了妹妹,“嗯,很多,两万块。”

    由于父亲辛正海的腿疾和梅小夜情绪失控下导致超能力暴走的情况,辛沙家的亲戚都很少跟他们家来往,一家的重担都落在了这个继母梅馨月身上,而梅馨月一个妇道人家在小县城里自然拿不到太高的工资,除了医务费和辛沙上学的费用,维持生活就很勉强了。如今平白无故多出两万块钱,叫辛正海和辛沙如何不费解呢?

    对于这个便宜老妈和便宜妹妹,辛沙并没有太多的排斥感,反而因为她们没有因为自己是一个非能力者而看不起自己而产生强烈的认同感,只是由于对亲生母亲的敬意,才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如今梅馨月掏心掏肺的善待自己,再用冷屁股去贴热脸就太不孝了。

    从梅馨月和梅小夜额间的六芒星可以看出,她俩是当之无愧的超能力者。不知怎么搞的,性染色体变异=额间生成六芒星=身负超能力就像是1+1=2一样被视为铁律存在于世。

    而一大一小两个超能力者就这么突然闯进自己的生活,成为了自己的家人,在辛沙眼里,她们自然是充满了神秘色彩,但他从不过问,因为一家人嘛,如果知道了真相是对自己好的话,老妈一定会告诉他的。

    直到现在,辛沙仍是这个想法,他只需要知道老妈千辛万苦的寻来了两万块钱,不求知晓那是怎么来的:“哎,别想了,吃饭吃饭,下次再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吃一顿饭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辛正海听罢放下手中的碗筷:“哎?你打算这么快就走?!”

    辛沙为难道:“呐~明天学校就接受新生报道了,怎么算早呢?更何况我还得把小夜安顿下来。”

    辛正海挠了挠头:“就算你这么说,我还是觉得你等你妈睡醒了再说。”

    “得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妈,送我和小夜的时候肯定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了,到时候往我身上一抹啊,你让我怎么出门啊?好了,吃饱了,我要和小夜收拾东西走人了。”

    说罢,不再理会辛正海,辛沙便拉着梅小夜回房间收拾东西了。说是收拾东西,实际上也没啥好收拾的,无外乎少的仅两三件之多的衣服鞋子,两套薄被和日常的洗漱用品。

    收拾好后,辛沙背着个硕大的旅行包,右手拉着个箱包,左手牵着小夜走了出来。

    临行前,由于辛正海不方便的腿,也没法送他们:“喂!臭小子,你真的打算不辞而别吗?你妈知道了不知道会多伤心呢!”

    辛沙暂时松开了牵着小夜的手,向着身后摆了摆:“不会的!你告诉她,我爱她胜过爱你,哈哈~让她好好的,别太劳累了,过年我会带小夜一块儿回来的。”

    目睹着辛沙离去的背影,辛正海眼里的笑骂之意变成了担忧之情:“沙儿,老爸无能,给不了你好的身世家世,希望你到了外边儿别强拼硬闯,你开开心心的度过一生才是老爸想看到的。”

    并不是不想让儿子出人头地,天底下哪有父母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是时间和经验告诉了辛正海,一个无能力者要闯出一片天是多么的可笑,回顾往事,那是流再多的泪也止不住的心酸。

    不过很显然辛正海是白担心了,辛沙虽然刚成年,但是身为单亲贫苦家庭出身的无能力者,他从小到大不知受到了多少讥讽,他早已习惯了默默无闻、荣辱不惊,他的心里年龄比之他爹也不遑多让。

    这次他去zz大学可不是为了去继续当一个三好学生,学习并改变不了一个无能力者的命运,与其再这样浪费光阴,不如去zz市找一份工作补贴家用,这样山高皇帝远,梅馨月也管不了他。

    领着梅小夜来到火车站,辛沙忍痛花了一百块买了两张车票,随后就在候车大厅内等车。

    出于多种因素的考虑,辛沙和小夜没有去坐大厅中央的座位,而是站在一个人迹罕至的角落里,有效的避免了梅小夜人类密集恐惧症的发作,还防范了某些利用超能力盗窃的小偷。

    虽然通常情况下便衣警察都能够凭借超能波动仪追寻到小偷和失窃物品,但没谁会希望自己遭遇这么一桩事。

    更甚,辛沙经常在电视机里看到关于有人报复社会,在机场、火车站等人烟密集的地方开启超能力大开杀戒的报道,更不敢与他人待在一起了。如果恐怖袭击真的发生的话,其他人尚且能够靠着超能力自保,可他呢?还要保护妹妹,迟早死翘翘。

    科技发展到现在,火车这种东西差不多都要淘汰了,所以乘客人数相对来说比之从前要少了很多,但仍然能塞满半辆火车。在候车大厅等候尚且还好,但如果上车了要怎么办?如果小夜超能力暴走,一定会伤到人被抓走的啊!

    “呐~小夜,待会儿上车后你看到很多人也不要害怕好吗?有哥哥在呢,他们伤害不了你的。”辛沙叮嘱道,也只有寄希望于小夜懂事了。

    梅小夜点了点小脑袋:“嗯。”

    对于梅小夜害怕陌生人的症状,辛沙也觉得很费解,要知道,自己也是从小挨刀子走过来的,现在身上还有很多疤呢。辛沙猜测多半和小夜小时候的经历有关,在她和老妈来自己家前,一定有什么不可思议的经历。

    可是,早就决定好了的,不去过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