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无能力者岂该抱怨 第1章 爱子情深

时间:2017-12-24作者:心杀墨贝尔

    ?在某未知的平行世界中,人类由于生态环境的恶劣影响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超过9成以上的人类的性染色体都产生了异变,并获得了相应的超自然能力,简称超能力!

    很诡异是吧?明明是自作孽不可活的破坏了生态环境,却焉知非福的获得了超凡的进化,可这就是设定……

    经过了一定时间的探究与适应,现在社会上已经普遍接受了各色的超能力。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超能力也分三六九等,比较实用的超能力自然受到了多数人的爱戴。比如拥有激光眼的自然看不上360度视野,拥有不死体的当然看不上金刚不坏之身。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难免会存在一部分人嚣张跋扈、目空一切的氛围,可想而知,一个非超能力者要存活在这样的世界上,到底有多么困难。

    一个平平无奇的家庭里,一家四口人谈不上其乐融融、但也还算和睦的吃着晚饭。

    “来!儿子!多吃点红烧肉,以后到了学校里就很少能尝到老妈的手艺了。”一个看上去格外年轻、很难想象会是两个十几岁孩子妈妈的女人满脸笑容的往一个平平无奇、只闷头吃饭的少年的碗里夹菜。

    “嗯。”少年只嗯了一声,便默不作声了,显得有点儿冷漠。

    一旁一看就担任着一家之主的中年男人咳嗽了两声,以掩尴尬:“咳咳~沙儿这次确实很争光,单凭笔试成绩就考上了zz大学。可是,哪……哪个,以咱们家目前的经济状况,恐怕……”

    被唤作沙儿的少年咽下了口中的饭,笑了笑:“爸,不碍事的,作为一个无能力者,就算受到高等教育也于事无补的,我会辍学去学门手艺,然后打工补贴家用。”

    中年男人很欣慰:“嗯~看到沙儿长大懂事了,我就放心了。”

    “嘭!”孩子他妈不乐意了,一气之下把碗摔在座子上:“辛正海!不许你对我宝贝儿子上学的事这么敷衍!沙儿好不容易考上的大学,岂能说不上就不上?!就算砸锅卖铁我梅馨月也要供儿子去上学!”

    少年,也就是辛沙不好再沉默以对了:“没事儿的,就算去zz大学上学,也改变不了我是一个无能力者的事实,咸鱼翻身后依然是咸鱼,我早看开了。”

    梅馨月突然就哭了出来:“呜呜,不行!我儿子才不会是咸鱼呢!我儿子不可以是咸……咸……呜哇哇……”

    辛正海向大儿子传递了个眼神:呐~你惹哭的,你负责安慰。

    辛沙也很无奈啊,他做了过去,拍了拍梅馨月的背:“你别哭啊,乖,别哭了。”

    “唔~我乖,我不哭。呜呜……除非、除非你答应我去上大学……”梅馨月把眼泪鼻涕基本上都抹到了辛沙身上。

    顾不上身上的衣服,反正也该换洗了,辛沙像哄小孩子一样哄着梅馨月:“好,好,我答应你,经济情况允许的话我会去上学的,别哭了哈。”

    辛沙耍了个小聪明,设立了个前提:经济情况允许的情况下,而这个前提很难实现,因为zz大学的学费众所周知的贵,凭自家的经济状况是付不起学费的。

    可惜,虽然梅馨月表现得像个小孩子,但她可是当之无愧的三十多岁的人,儿子耍的小心眼儿她如何看不出来,她泪眼朦胧的说:“那、那好,一会儿老妈就出去筹备学费。”

    辛沙一脸的无语,可又不好对长辈不敬:“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啊?一个女人大晚上出门多不安全啊!还是等明天再说吧。”

    虽然是拖延之策,但辛沙说的不无道理,当今社会多的是凭借超能力作案,后来还逍遥法外的人,治安可谓相当的差。

    “呜呜~沙儿根本就是在骗我,你根本没想去上大学……”

    辛沙表情复杂:“鬼才不想去啊,我是不想你为难才……”

    望着儿子紧锁的眉头,梅馨月的心里美滋滋的:原来儿子心里是有我的。

    梅馨月下定了决心,走过去亲了辛沙的面颊一口:“等我回来,不会耽误你明天前往zz市用钱的。”

    从头到尾都没发出一点儿声音的家中第四口人,听到这句话后终于有了反应,强烈的反应!

    “嗖嗖!”

    数把飞刀从其娇小的体内射向四面八方,差点儿就射到了在场的人,辛沙和梅馨月倒是见怪不怪,似乎早已习惯了。

    可辛正海就无法保持淡定了,他急切的安慰道:“小夜,冷静,保持冷静,你哥哥他不会离开你的,就算他要去上学也会带着你的,你冷静一下。”

    听到辛正海的话,那娇小的少女才恢复了平静,唯留场上几把锋利的飞刀示意她刚刚情绪失控了。

    梅小夜,也就是所谓的超能力者了,可惜的是,她并不能很好的操控她的超能力,甚至会在情绪失常的情况下危及家人。

    刚要出门的梅馨月也只好回过头叮嘱辛沙:“对了,小夜这妮子从小也就只跟你亲近,老妈希望你能带她去zz市,照顾好她。”

    看来辍学的事是想都别想了,实际上辛沙是真的不希望去上大学,在小县城高中的时候,超能力课堂上他都已经够自卑的了,去到了藏龙卧虎的大城市,不知道自己这个无能力者要自卑到何种地步了。

    但人总是矛盾的,潜意识里,辛沙又何尝不想出去见识一下大世面,否则永远窝在小县城找一份苦力活干一辈子多么令人悲哀啊。

    至于照顾梅小夜这件事,就算没有梅馨月的委托,辛沙也是会照做的,正如辛沙是梅小夜唯一的玩伴,梅小夜也是辛沙唯一的玩伴。

    听到了辛沙信誓旦旦的答应了自己的请求,梅馨月笑魇如花的出了家门。

    望着家门口那并不宽阔,但却令人格外温暖的背影,辛沙控制不住自己,喊出了声:“妈!谢谢!”

    梅馨月没有回头,但她的眼睛里热泪盈眶:10年了!自己终于得到了认可,听到了儿子的一句“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