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答

时间:2020-08-16作者:一只小苏信

    湘云和探春还未进屋,听见脚步声的黛玉就赶紧让贾琮松开她,她还是不习惯在别人面前和贾琮亲近。

    </p>

    贾琮道:“我先跟着老秦去看看,也省的他到时候哑巴了说些乱七八糟的,我还没教他怎么真心待人呢,他的真心估计特别简单,就是把人娶回来就完事了,以后都没有。”

    </p>

    “那你当初的真心是什么?”黛玉看着贾琮笑道。

    </p>

    “我当初啊?我当初也就这点,后来梦想成真了,我就觉得,其实也没别的了,真心吗,就是希望你过的好。”

    </p>

    湘云没有说话,她不想去自己揭开那层覆盖着的薄纱,贾琮对她好是对她好,可绝对不会迈过黛玉去,不光她这样觉得,贾琮也这么做的,当然,只是不迈过去,平日里的东西还都是一样。

    </p>

    廉价的爱不是爱,而只是生理机能的反应,若贾琮真的对她迈过黛玉去,她反倒会不安,会觉得贾琮是那种滥情的人,现在就很好,不是吗?

    </p>

    似是看出了湘云心中所想,黛玉把她拉到自己身边,手搭在她的肩上,看向贾琮道:“你去看看罢,秦温跟你还有韩寻秋估摸都是一样,他要是说些乱七八糟的,那就不好了。”

    </p>

    贾琮点头道:“听你的。”心底感慨自己已经被湘云比下去了。

    </p>

    等贾琮离去,黛玉对湘云道:“还想那些做甚,徒劳给自己找不痛快罢了,当初在回扬州的船上,他也跟我疏远着呢,他就是这样的人,不太会说话,就算嘴上话多,实际上心底还是那么回事,平日里口花花也就罢了,真要是让他说什么坦白心意的,那都是后说。”

    </p>

    “说的是,寻秋不也是那副样子?大婚那天晚上,要不是我拽着,他都跑了。”探春笑道。

    </p>

    湘云听探春这么说,本来就没多少什么自怜之类的想法,笑道:“好妹妹,莫不是……”挤了挤眼,探春本来还在奇怪,见她指了指衣服,脸立马红了,湘云又凑上前去,在她耳边道:“他没宽衣罢?”

    </p>

    探春咬牙道:“别得意,和安六年你的好多着呢。”

    </p>

    “那也是四年后了,怕什么?反正和安七年也有你的好儿。”湘云不在乎道,黛玉也抿嘴笑道:“到时候你别急着乐我们,好好想想到时候你怎么办。”

    </p>

    “接着说刚才的,他宽衣没有?”湘云见话题有些偏离,连忙道。

    </p>

    “没有,跟个木头人似的躺了一晚上,跟他说话就答应,不跟他说话,他就不说。”探春红着脸说道。

    </p>

    “怕不是看呆了。”黛玉轻笑。

    </p>

    “三妹妹如此漂亮,若是我我也看呆了。”湘云颇有些开车的潜质,笑道。

    </p>

    女孩子私下说话的时候,难免有些话会越过礼仪去,也不会有人在意。

    </p>

    说着,湘云看了一眼黛玉,道:“林姐姐平时睡觉不怎么宽衣,不然我也成呆头鹅了。”

    </p>

    “呸,你以为谁都是你?”黛玉脸也红了,湘云有宽衣的习惯,而且睡觉还不太老实……

    </p>

    大楚国并没有裹胸裹足之类的东西,太祖高皇帝曾对当时逼着女儿裹足的开国将领道:

    </p>

    “打了半辈子仗,就是为了在老婆孩子面前耍威风?妈的那么小的脚,走路都走不利索,要来做什么?你要再搞这些有的没的,老子亲手抽你二百大板!”从此,自前明开始的这种害人东西,就彻底没了,太祖高皇帝更是宣告天下百姓,女子裹胸裹足有罪,罪魁流放或斩。

    </p>

    湘云得意笑道:“若睡觉还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那站着睡不就得了?还躺下做甚。”

    </p>

    黛玉和探春有些难以招架这种程度的话题了,尤其是探春,大婚晚上主动宽衣的事让湘云笑了几月了,都快笑了一年。

    </p>

    湘云趁机说道:“还是说三妹妹……他反应是什么?除了呆了,当真没有别的了?”

    </p>

    探春强撑着不答,湘云就上来贴着她耳边不断念叨,探春忍不住了,低声道:“手忙脚乱的往后退,还想跳起来就跑……”

    </p>

    湘云听了一耳朵这等话,心满意足的站起身,说是要去躺会,探春想起府库还有些东西要归置一二,便先走了,黛玉则是和探春一起去了。

    </p>

    另一边,秦温领着平儿看完了地儿,又说了些注意的事务,道:“就是这些了,园子里的事不是你管,你不必知道。”说话还是显得很生硬,压根也没人教过他这些东西,所以并没有什么客气的意思。

    </p>

    平儿却早看出来了秦温的心思,羞涩之余还有些不敢置信,秦温是正儿八经自己得的从三品的武官,比贾琏那个正四品的恩封要好许多,贾琏对待王熙凤如何她看在眼里,心底感觉不对劲之下,也有些对贾琏疏远。

    </p>

    如今王熙凤倒了,以她的身份,没能跟王熙凤走,心底都做好被发卖教坊司的后果了,打定主意定然不能苟活,可现如今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还是有些不敢接受。

    </p>

    秦温也跟贾琮和韩寻秋差不多,一道这种时候往往成了麻瓜。

    </p>

    贾琮见状连忙给他传声道:“真心待人,真心待人!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就好了。”

    </p>

    秦温一张老脸有些见红,刚要开口,平儿便拿过话头道:“万不可如此,你跟着国公爷,至少有个伯的位置打底,我哪里配得上……”

    </p>

    “那便不做那伯。”秦温开口。

    </p>

    平儿沉默,许久,抬起头道:“果真决定了?”

    </p>

    “决定了。”

    </p>

    “不反悔?”

    </p>

    “不反悔。”

    </p>

    “那便随你罢。”

    </p>

    ————————

    </p>

    ps:我认为见一个爱一个的爱已经不是爱了,而是一种近乎集邮的癖好,倘若现在贾琮的屋里薛宝钗晴雯什么一大堆乱七八糟的,那反倒是一种悲哀,爱多了,终究会变质的。

    </p>

    好比一位皇帝,有后宫佳丽三千,纵然是虚数,几十位妃子少不了吧?他一天晚上一个?睡得过来吗?腰子不痛吗?当人类只剩下身体本能的时候,和野兽是没有区别的,我们拥有灵智,才会拥有除了为了繁衍以外的东西。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