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一百四十八章 子歌听百年,从未生厌

时间:2020-08-16作者:一只小苏信

    今日贾琮恰好得了空,能带着家人出来走走,也好换一换脑子,这几日都是在处理水溶事件的后续,就算有空也是在内宅呆着,好不容易出来散散心,自然是有些规模浩大的。

    </p>

    他自己驾车,韩寻秋在马上坐着,秦温要留守镇北公府没来,黛玉、湘云、探春坐在马车里,附近有七八个皇城司的武宗暗中跟随,都是花了钱雇来的,平日里也都在镇北公府附近。

    </p>

    墨子歌到底是客,跟着他们来也不自在,就自己和墨鹏出去了,也不知道去了哪儿,为了感谢她当时为董海事件作证,贾琮也雇了一个皇城司武宗跟着她。

    </p>

    “你们想去哪儿?”贾琮回头问道,西城街上的行人很少,贾琮又在贵道,压根也就没几个人,自然不必担心被人听去什么。

    </p>

    黛玉道:“四处都转转罢,平时也难得出来一趟。”

    </p>

    湘云和探春也都附和,贾琮便驾着车漫无目的的四处逛。

    </p>

    等走过西城门进了南城,见前方车水马龙,贾琮剑意探查而去,似乎是国子监又在搞什么论战,于是问道:

    </p>

    “前面国子监好像在做什么论战,看上去挺热闹的,要不去看看?”

    </p>

    黛玉还是头一次听说此事,饶有兴致道:“论战?倒是有些稷下遗风的味道。”

    </p>

    “先秦时候稷下论战确实是场面浩大,国子监论战确实有些那种意思,可看起来有些无趣。”贾琮回道,这是他从秦温嘴里听说的。

    </p>

    “主要是当时稷下论战时,多有人拂袖而去,破口大骂,看起来和逛菜市差不多,现在国子监论战个个彬彬有礼,看着没意思。”

    一秒记住https://

    </p>

    “你当人人都是孟夫子?都会说“饶舌之人,也述先王之道?””黛玉轻笑道。

    </p>

    “这是什么典故?我没看见过,又被自家老婆比下去了。”

    </p>

    “是孟轲和许行在齐国稷下论战,孟轲论不过,就直接破口大骂。”湘云笑着说道。

    </p>

    “得,还是得读书,太久没啃书了,有些淡忘了。”

    </p>

    “既然有稷下遗风,那便去罢,既然路过了,左右也得看两眼,若是不好看走了就是。”探春建议道。

    </p>

    “正是此理。”

    </p>

    等到了国子监门口,贾琮看着论战台上那唱着长调的人有些眼熟,细细看了片刻,认出来是在献俘大典上见过的白百年,又看见人群中一架马车有些熟悉,就点了点韩寻秋,低声问道:“那马车是哪里的,怎地看着有些眼熟。”

    </p>

    韩寻秋看了一眼,道:“是墨家小姐的马车。”贾琮点了点头,对马车内道:

    </p>

    “若真想看就先进酒楼,对个儿的酒楼正好是我的,我在每间酒楼都给自己留了一间。”

    </p>

    贾琮的酒楼普遍设了一条走廊,是专门给自己留的上楼路径,甚至门都是有一张小的,平日里倘若有武勋带着他发的信物来此,这门倒是能开,可武勋多是不喜欢出门逛街的,也就基本没开过。

    </p>

    等到了包厢内,眼尖的湘云一眼就看见墨子歌的马车,道:“子歌姐怎地在这儿?”

    </p>

    “兴许是路过,觉得场上有趣罢。”贾琮没在意。

    </p>

    就见场上白百年拱手一礼,道:“国子监,白百年。”

    </p>

    “太学,水浩。”他对面的那人是第二代北静王水江的庶孙,算是北静王旁系里比较出众的了,平日里也和北静王府关系紧密。

    </p>

    “今日,水某前来国子监,本是为请教国子监监正问题,听闻白兄对北海之事颇为了解,一时技痒,故而在此处向白兄约战。”

    </p>

    “某已经答应了,有话便说罢,某还要读书。”白百年显得胸有成竹。

    </p>

    “如此,水某只有三问,若白兄能令水某心服口服,水某当褪去儒衫,永不科举。”这等毒誓,让底下的人一片哗然,白百年点头,道:

    </p>

    “某若输了,也一样。”

    </p>

    见两人用前途做赌注,探春惊道:“这两人莫不是血海深仇?用科举之路做赌注?”

    </p>

    “虽说为官之路不止科举一条,还有察举、吏选,可确实是太过了些。”贾琮也有些惊讶。

    </p>

    就见台下白百年继续道:“还请问罢,某赶时间。”语气轻松,显然很不把水浩放在眼里。

    </p>

    “好。”水浩点头,他也很自信,开口道:

    </p>

    “第一问,白兄……”

    </p>

    前两问被白百年轻松答对,都是些常识性问题,随便问个北海老卒都可以答对,就听水浩突然问道:

    </p>

    “白兄可知沙俄具体兵力情况?”

    </p>

    “沙俄兵力,大楚国无人知之。”

    </p>

    “那白兄可知倘若沙俄举国之力前来退敌之法?”

    </p>

    “五年前沙俄折损四十万兵,二十余年前沙俄折损六十万兵,已损百万之数,沙俄本土离北海遥远,如何能再度举兵?”

    </p>

    “倘若真举兵了呢?了无防备,如何退敌?”这等问题,在正经的武勋看来就一个字,打,反正打一次是打,打两次也是打,为守住北海,打一百次都行。

    </p>

    可书生不能这么说,白百年思索片刻,道:“某也欲问水兄一个问题。”不等水浩答应,白百年便朗声说道:

    </p>

    “不知水兄打算如何让沙俄大军逃避北海斥候的侦查,一夜之间带着粮草凭空穿越至北海腹地?”

    </p>

    “不知水兄打算如何让北海军团大军无法回报,便被沙俄军团荡的灰飞烟灭?”

    </p>

    “既然水兄不可,那何出此言?莫非觉得沙俄人比大楚国人高一头?某偏不信了,同样一颗头颅,要论,也当是我大楚国之头更贵,易云:王用出征,有嘉折首,获其匪丑,无咎,沙俄蛮夷也,安敢犯我大楚天威?”

    </p>

    “先荣国公一战杀尽沙俄六十万大军,未留俘虏,镇北公生擒沙皇于北海,斩首四位沙俄国公,老北静王也杀过沙俄北海总督,水兄莫不是欲做数典忘祖之人?”

    </p>

    “某虽身世不显,可某兄亦战于北海,虽死不悔,某深知大楚国人之忠之烈,水兄莫非不知?”

    </p>

    白百年很生涩的用了诡辩,直接通过嘴炮的方式去压水浩,但偏偏围观者就吃这套,国子监监正周凌峰虽说感觉胜之不武,可也没说什么。

    </p>

    水浩深吸了一口气,鞠躬大礼,褪去儒衫,一言不发离去。

    </p>

    墨子歌看着白百年“大发神威”折服对手,眼里不知为何满是喜悦,对墨鹏道:“鹏老,还请帮我请来此人,于对面酒楼见一见。”说着,一个小厮就拉车离去。

    </p>

    墨鹏一脸纠结,他是过来人,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也硬着头皮拦住从论战台下来的白百年,笑着说道:“我家主人请白生一叙。”

    </p>

    白百年愣了一下,凡是他的论战,墨子歌都会来看,因此他认得墨鹏,思索片刻道:“还请老伯带路。”

    </p>

    酒楼包厢,见墨子歌从偏门进了酒楼,隔壁传来一阵响动,随后白百年从正门进来,隔壁传来开门声,贾琮和黛玉对视一眼,他们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湘云却不太明白,奇道:“怎地了?怎么用这种眼神互相看着?”

    </p>

    “没什么。”贾琮佯装无事,剑意悄悄探查而去,对于白百年他是挺有好感的。

    </p>

    白百年不过十七八岁,未及弱冠,平日里也未曾见过几个女子,显得有些拘束,但还是大气道:

    </p>

    “多谢墨姑娘每日为某捧场。”

    </p>

    墨子歌轻笑一声,道:“并非我每日恰好为你捧场,而是每日都在开坛的时候,就在等你了,若不是你,便走了。”

    </p>

    白百年强撑着风骨道:“无论如何都是该谢的,只是只听某的,却未免感觉无趣,久而久之定然生厌。”

    </p>

    “倘若每日听你的论战,听你的高歌,便是听上一百年,也是不厌的。”

    </p>

    不知道又说了些什么,只知道以后,在国子监的论战台上再也没见过白百年,听说是去了东海从军。

    </p>

    ps:“墨子歌”是我朋友的性转角色,而白百年是前文“真白居士”和“我师百年”的缝合,有兴趣的朋友可以b站搜索“波澜哥三国恋”的第二个视频,那会是一个崭新的世界(狗头)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