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一百三十章 爬灰(1)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宁国府。

    </p>

    贾珍正坐在宁安堂上喝酒,见四周的人低着头不敢看他,虽说习以为常,可也一阵得意。

    </p>

    贾敬喜欢吃药炼丹,甚至人都在城外不管事,他在宁国府作威作福称王称霸,也算是土皇帝了,又兼有贾族族长在身,也就贾琮和贾赦能不给他面子,可贾琮素来不跟他来往,贾赦又懒得反驳他省的麻烦,他就有些飘飘然了,整日打这个骂那个,好不威风。

    </p>

    虽说只世袭了三等将军爵,可宁国府是国公的底子,加上仗着贾族三座国公府的腰子,在外面他能接触到的人物也都很给他面子,但前几年为了贾族的光景,他还是有些收敛的,最近他却忍不住了,先把父母双亡跟着他过活的贾蔷贴了烧饼,又险些对自己亲儿子贾蓉下手……双向插头何其可怕。

    </p>

    本来盘算着和贾蓉贾蔷来个“大被同眠”的,可看见秦可卿他就直接把两人轰了出去,那一双眼直接就把贪花好色的他吸引过去了,却不曾想秦可卿如此上道,主动给他送些酒食之类的,还捏了捏他的手,登时让他感觉血脉喷张,于是这才有了“爬灰”的名头。

    </p>

    只是他似乎从未思考过,这“爬灰”是哪里来的名头,那天可只有他和秦可卿。

    </p>

    今天秦可卿却没来这里,让他非常不爽,把贾蓉轰出去之后,就叫一个丫鬟去找秦可卿,可丫鬟回来说秦可卿病了,他登时心急如焚,忙去天香楼内看秦可卿。

    </p>

    却不曾想,贾珍一进门就嗅到一股异香,迷迷瞪瞪之间就看见秦可卿站在面前,轻声细语的对他说些什么,他登时把持不住,满眼痴迷。

    </p>

    成就好事之后,第二天传来消息,秦可卿在天香楼用白绫吊死。

    </p>

    ———————

    </p>

    上书房内。

    </p>

    当今正翻阅着奏报,突然戴权进来,小声道:“大宗正来了,说是要见您。”

    </p>

    当今皱了皱眉,道:“楚海来见朕做甚?他不在家寻摸女人不在家收银子,何时有这等闲情雅致了。”语气中包含不满和嘲讽,戴权不敢多说,小心翼翼的看着当今。

    </p>

    伴君如伴虎,虽说当今心情温和,可一旦脾气上来了那股劲儿直追太祖高皇帝,当初还是太子的时候,他就曾暴打了楚海一顿……

    </p>

    “让他进来,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当今没好气道。

    </p>

    楚海进来,面色阴沉,被酒色掏空了的脸上阴云密布,这让当今有些吃惊,这厮一直都是笑容满面的和气脸,平日里哪里见到过这种情况?上一次这样的脸色还是蒙古求和亲,那时候他还是皇子。

    </p>

    “陛下,臣特来吊丧大楚江山。”楚海进来,二话不说先双膝跪下磕头,这时当今才发现,他穿着的是白色孝服,登时怒吼道:

    </p>

    “楚海,你疯了不成?父皇还没死呢,朕还没死呢!”

    </p>

    “陛下,臣吊丧的非陛下,非太上皇,乃我大楚国楚姓皇族。”楚海眼神悲伤,哽咽道。

    </p>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说完了赶紧给朕滚!朕看见你这张肾脉虚弱的脸就头疼!”当今气急,喝道。

    </p>

    楚海却不着急,一边行丧礼一边从怀中掏出一堆纸钱,刚要扬,当今终于忍不住了,亲自上手把他按在地上,喝道:“你说不说?”

    </p>

    “陛下可还记得建庶人?”楚海开口。建庶人就是义忠亲王,当年只差一步就到了太子之位,只是龙袍都备好了,结果被发现,不了了之废成庶人。

    </p>

    当今又是一阵气急,喝道:“当然记得,你也想给他当臣子?那朕现在就送你去地底下陪他?”

    </p>

    楚海不练武,脸都被压的变形,但依旧板着一张司马脸,哭道:“那陛下可知建庶人有一女?”

    </p>

    “不就是宁国府的长房孙媳!贾代化当年打的注意朕能不知道?看在贾演的份上没跟他计较罢了!”当今缓缓松开手,狐疑道。

    </p>

    “那陛下可知建庶人之女,昨日在家中被三等将军贾珍凌辱后上吊?且此事贾珍并未遮掩,宁国府人尽皆知?”楚海哭着说道。

    </p>

    当今登时急火攻心,虽说建庶人已经被废为庶人,可他的血脉依旧是宗室血脉,流落在外刚要接回,可被秦家抱走了,但当年贾代化让秦家抱走了就已经是给贾演面子了,如今宗室女被凌辱而死,这就是天大的丑闻。

    </p>

    “陛下可知此事会让人如何看待我大楚国楚姓皇族宗室?”还没等当今回话,他就自问自答道:“他们会说,皇族宗室人人欺辱,卖女求荣……”

    </p>

    楚海不断的诉说之下,当今终于忍不住了,只是还保存了些许神智,冷静道:“她自己知不知道她的身份是建庶人之女?还有,当真死了不成?”

    </p>

    “第一点从未听说过,宗室也未曾告诉她,若贾珍知道,也一定会告诉她,毕竟贾珍的脑子……第二点陛下过几日便知,听闻贾珍痴迷此女,定会做一场大葬……”

    </p>

    “好,那便过几日再说,你先下去吧,你若有一句话是谎话,朕定然要打你二十大板。”当今没好气的喝退楚海,他还是不喜欢楚海这种奇葩的进谏方式,朕是那种油盐不进的人吗,就这种硬核的方式进谏,真是神经病,不知道的还以为朕昏庸无道呢。

    </p>

    宁国府现在已经乱成一团,贾珍吐血昏了过去,贾蓉虽说心底愤恨,可始终没敢反抗些什么,他和秦可卿之间并未有什么夫妻恩义,只不过是当年贾代化定下的事,谁都不好违背罢了,可越想越气,也昏了过去。

    </p>

    尤氏卧病,贾珍昏迷,贾蓉昏迷,一时间偌大一个宁国府没人管事,赖升也不敢擅自决定,忙打发人去荣国府请示贾母,贾母如何有成算?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说,只说让人去找贾赦,贾赦这几天正在读书,直接就把去的人轰了出来,又想去镇北公府找贾琮,贾琮闭门不见,甚至还用上了自己生病这种陈旧的套路。

    </p>

    王熙凤却有了成算,毛遂自荐到东府去管事,一时间也恢复了当年在荣国府的风光。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