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一百二十章 协议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二哥,你认真的?”贾琮扬起眉毛,王熙凤和他的关系简直就是血海深仇,那五百钱的仇他可还记着呢,从小就挨饿挨了五年,几乎全是她造的孽。

    </p>

    “认真的,三弟,你小时候的月钱哪里去了我也知道,那时候我没用,驳不了她的意思,只能从我自己嘴里扣出来些给你,现在也算得上新仇旧帐一起算。”贾琏抬起头,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和贾琮说话。

    </p>

    贾琮沉默,贾琏每个月也就那么点月钱,他的家私不动用的情况下,每月能给贾琮五十钱已经不易了,好歹能让他交叉着吃些垫肚子的,毕竟贾琏又吃又喝又嫖的,自己还都不够用呢,真要是没有他,贾琮也不一定能活到现在。

    </p>

    “你屋里的事我不会管……”贾琮上句一出,贾琏眼里暗淡了些,只是贾琮的下句让他狂喜。

    </p>

    就听贾琮轻声道:“二哥,我只能保证,王子腾连个屁都不敢放,他敢说一句话,我就弹劾,王家那些事经不起查,定然把他王家满门抄斩。”语气坚定,贾琏点点头,道:

    </p>

    “多谢。”

    </p>

    王熙凤闻言,双膝一软,就想给贾琮下跪,贾琮坦然受之,冷笑道:“呸,腌臜东西,当年那五百钱我还记得清清楚楚呢,我问你,你饿过吗?你知道一天三碗稀粥的感觉?”这话说的王熙凤面色惨淡,不敢开口,只是又要磕头。

    </p>

    贾母见状不忍,道:“琮哥儿,她先前瞎了心了,看在我的面儿上,能不能饶了她这一回?”王熙凤毕竟是她最喜欢的孙媳妇,真要轮起来,比贾宝玉的地位稍微少一些,可贾宝玉既然已废,那就只能数王熙凤了。

    </p>

    “老太太,此话莫要再提,二哥的日子是他自己过,知冷知热的是他自己算,真要轮起来,除了东海公,哪个到年纪的承爵人和世子屋里还没有人的?王氏好妒也就算了,还没能给二哥留下一条血脉?这是哪里的道理?”贾琮黑着脸,喝道。

    </p>

    任王熙凤把脑袋磕出血来,贾琮都丝毫不动容,只是冷笑。

    </p>

    这时王子腾从外面被几个婆子迎进来,是亲戚所以进的来二门,王熙凤捉到了救命稻草一般,哭道:“叔……”

    </p>

    “王子腾,你瞎了眼不成?没看见本公在这里?本公乃当朝一等国公,你不行礼?”贾琮冷笑道。

    </p>

    “下官拜见镇北公。”王子腾被骂的连一阵青一阵红,但还是单膝下跪行了军礼,他头上没有爵位,身上武官也只是个从五品的单营副指挥,又是恩封没有战功,别说单膝,就算是双膝,贾琮这个超一品一等国公都受得。

    </p>

    “你王家女欺辱我家二哥,王子腾,你说吧,这事该怎么算,你自己说说,本公倒要看看你有多厚的脸。”

    </p>

    王熙凤面无人色,王子腾若还是正三品的官儿,还能不跪贾琮,可现在王子腾只是从五品,甚至都要行单膝礼,她还能指望哪个?

    </p>

    “下官……下官……”王子腾甚至不是武人,贾琮武宗巅峰剑意全开,便是内罡都能压的喘不过气来,如今全部压在他身上,他甚至都说不出话。

    </p>

    见王子腾成了挂件,王熙凤哭道:“老太太,救我一救……”

    </p>

    贾母叹了一声,坐在贾琏身边,道:“琏儿,你媳妇这些年瞎了心了才跟你闹腾,看在这么多年服侍我的份上,你就饶她一次罢,她再不敢跟你使什么性儿了。”

    </p>

    贾琏铁青着脸,他不是贾琮,贾母对他的限制很大,只是他怒火攻心,顾不得什么,道:“老太太,这话须得她自己来说,否则,谁说我都不信。”他还是选择了妥协。

    </p>

    王熙凤木着脸,这也算是身上有王家血脉的人的标配,任何王家女都擅长这样。

    </p>

    服软比杀了她还难受,她淡淡道:“以后我再不管了。”就没了下文。

    </p>

    贾琏冷笑道:“就这?我还以为多诚恳呢!”

    </p>

    “不管什么?明里不管还是暗里不管?不管多久?总得交代个清楚罢?”贾琏堪称是扬眉吐气,虽说他不算是坏人,可踩高捧低他还是会的。

    </p>

    “你这样,我写个文书,你签了,然后各管各的,以后这文书上的事你若管了,我便休书一封送到王家。”贾琏说着就做,提笔写字,写了约莫一刻钟才写完,贾琮早就在神游天外,用云印和秦温聊天,交谈韩寻秋的病情,两人都是武宗,自然可以聊很久很远。

    </p>

    “寻秋怎么样了?”

    </p>

    “不知道,浑身烫的厉害,嘴里还说胡话,我已经把我爹请来了,他也看不出来,武尊级的煞气都险些镇不住,你那剑意早就被烫干净了。”

    </p>

    贾琮刚要回话,贾琏就写完了,沉声道:“三弟,你做个见证,这张纸上的事,她若是再管,就是休书一封。”

    </p>

    贾琮心里记挂韩寻秋,匆匆应了一声,草率的看了一眼,见上面几百条协议,比如什么不管屋里人,什么不管谁承爵之类的,点了点头,掏出一方拇指大的小印盖了一下以示知道了,道:“如此就先签上,镇北公府还有些事,我先走了。”不给任何人挽留的机会,转头就走。

    </p>

    一路上和秦温交谈,贾琮眉头紧锁。

    </p>

    “寻秋如何了?”

    </p>

    “我爹留了一道煞镇着,险些没挺过去,就说些什么父亲、大哥之类的,看这个模样该是中邪。”

    </p>

    “中邪?”玄乎的事贾琮不是不信,只是韩寻秋中邪,总得有个原因啊。

    </p>

    “你快些回来吧,我已经打发人去请清虚观的张真人了,若是再不成,就只能去武当山请玄真大师的弟子出手了。”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