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一百一十九章 贾琏休妻?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暂不提贾琮回到镇北公府后之事,且移步荣国府东路院。

    </p>

    贾赦这二三年里远离酒色,修身养性起来,原先买来的那些女人才用了几日就“守了活寡”,自然心有不甘,有时刻意往东路院偏一些的地方走,有的给贾赦戴了顶帽子。

    </p>

    但老实说,贾赦已经二三年没见过她们了,自然也都无妨,兴致好了还打发她们出府自己嫁人,结果有个戒色前几天买来的女子叫青梅,还没碰过呢就冷落了,心底不甘之下,就勾了贾琏的魂,加上这几年贾琏得了四品的缺儿,身份地位端了起来,王熙凤还是照旧那样不把他当人看,自然心底有股火气,索性一天到晚也不回正经住所,就钻在青梅姨娘屋里呆着。

    </p>

    可若只他自己在那里呆着也就罢了,偏还每夜都不回来,这就让王熙凤疑心大起,约莫四五天之后就从下人口中得知此事,平儿刻意瞒着也没瞒过。

    </p>

    荣国府的下人就是个漏风的筛子,虽说清洗过一次又杀了一次,但还是喜欢拿主子说嘴,只是避开了贾琮而已。

    </p>

    王熙凤得知后火冒三丈,就设计准备捉贾琏捉个正着。

    </p>

    这一日,贾琏刚从户部回来,就钻进青梅姨娘的屋里,正准备干好事呢,外面就冲进来二三个婆子,见贾琏衣服都脱了,胡乱按着他给他披上,然后王熙凤挂着冷笑走了进来,真是半点面子没给贾琏留。

    </p>

    “呦,琏二爷怎地在这个地儿呢?这不是大老爷姨娘的屋里吗?”先阴阳怪气了一句,就见贾琏木着脸没搭理她,更火了,直接冲上前去就要捉打青梅,可她也只是嘴上厉害,一时半会竟相持不下,贾琏要拉架,还被她抓了一脸,脸上渗出血来,心底恼火,喝道:“还没丢够人?”

    </p>

    “呸,要丢人也是你丢人,什么东西都敢往屋里划拉?”王熙凤见贾琏也不给她留面子,霸道惯了的她直接当着一众下人的面喝骂贾琏。

    </p>

    贾琏虽说无法练武,可开筋骨还是可以的,这二三年行走在外,身上虽然没有武艺傍身,可还是有些花拳绣腿三招两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时恼火之下,举拳便打,几个婆子慌忙拉住,一群人厮打成一团,王熙凤就要上前抓挠贾琏的脸。

    </p>

    外面一个小丫鬟看见,匆忙去荣庆堂报信,不多时,贾母就来了,身后跟着贾赦。

    </p>

    贾赦知道这是青梅的屋子,可他都没上手,最多算个丫鬟,也算不得姨娘,因此他知道贾琏偷嘴倒是不恼,甚至还有些高兴,贾琮已经单独立府,可世子贾琏连个儿子都没有,这算什么正经事?

    </p>

    结果进来就看见贾琏被厮打,贾赦这才火大了,就算贾琏再不像,他也是正经的爷们,被老婆打这算什么?喝道:“当我死了不成?松手!”

    </p>

    一众婆子都害怕贾赦和他背后的贾琮,连忙松手,满面木然的后退站着,贾琏也害怕他老子,就收了手,独王熙凤疯魔了一样,还要上前打贾琏。

    </p>

    贾赦骂道:“傻了不成?拉住。”又转头对刘四说道:“去镇北公府请琮儿,再叫了珍哥儿来,对了,去王家找王子腾,就说我找他有事。”

    </p>

    刘四得了令,连忙带上一队亲兵,他自己去了镇北公府,又叫两个跑的快的去了宁国府,剩下的人去王家。

    </p>

    王家并非武勋将门,而是靠着联姻吃软饭上位的“四大家族”之一,这些年贾家压根没往王子腾身上投入什么,王子腾自然一降再降,去年是京营游击将军,今年干脆就成了京营四营的灞上营副指挥,门第衰落到几乎无以为继的地步,只比薛家强了一筹,自然也不用多恭敬。

    </p>

    刘四到了镇北公府,先进了前院,见秦温蹲在门槛上抽烟,忙道:“秦大哥,劳烦叫一下三爷,大老爷有事找三爷。”

    </p>

    秦温点了点头,他是认识刘四的,从怀中掏出一根烟扔过去,然后用云印给贾琮传声道:“荣国府的刘四来了,说是赦……世叔有事找你。”说到这,他脸一黑,当年秦镇生他的时候,按理说他是和贾源一辈,可秦镇不依,让他比贾代善低了一辈,说是各论各的,结果现在干脆就低了原本的辈分三辈。

    </p>

    不多时,贾琮回话道:“先问问什么事,寻秋病了,我这边挺忙的,你还是知道内罡一病都是大病。”

    </p>

    等了一会,秦温回话道:“说是荣国府的贾琏在府里那啥了丫鬟,他老婆不乐意了,抓着他要厮打,结果……”

    </p>

    “什么狗屁倒灶的事?算了,还是去一趟,你进来看着点寻秋,我的剑意都镇不住他身上的热气了,这风热也是奇怪。”贾琮无奈,给韩寻秋留下了数百道剑一同强行镇着那股诡异的热气,宽慰了几句后出了门。

    </p>

    见刘四觉措不安,贾琮摇了摇头,叹道:“走吧,我带着你回去。”身形一闪,和刘四一同消失。

    </p>

    一路上,贾琮问了些细节,心知此番跟贾琏没什么关系,老实说,贾琏这样的你让他不偷嘴才怪。

    </p>

    到了荣国府进了东路院,贾琮听见贾琏的怒吼:“拿纸笔来。”

    </p>

    “今天老子休了你,省的以后死了都没个种!成天让老子在你屋里呆着,怎地就没见你给老子生个儿子?我堂堂荣国世子,连个儿子都没有,跟我同辈的早都膝下数人了,还没见我能领出去个谁!我呸,不知羞耻!”说着,里面传来一阵金铁声响,又是贾赦的怒吼传来:

    </p>

    “松手,有话你就说,动刀子干什么?你要捅先捅死我,杀人犯法不知道?你被抓进去打死了荣国的爵还能给哪个?”

    </p>

    贾琮进了那间房,见贾琏气的浑身颤抖,见贾琮进来,平静了下来,贾琮对他还是不错的,他对贾琮说道:“左右这女人我不可能留在房里,大婚到现在十多年了,我膝下连个儿子都没有,在外面好容易找到个妾怀了孕还死了,我现在觉得就是她干的。”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