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东道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镇北堂后,花园旁的一片空地上,早早就有仆从支好了桌子,铺上桌布后,贾琮就进了厨房,就听里面噼里啪啦的响,也不知道贾琮是在做什么,过了半个时辰,就端了一大托盘的家常菜上来,四五道菜分了等量的五份,笑道:“我原不太会做饭,就这些皮毛也只能算是熟能生巧,凑合着吃罢。”说着,韩寻秋又去外面的厨房取了几碗米饭,这一桌倒也算得上是色香味俱全。

    </p>

    “真不知道三哥哥是如何学会的,按理说也不缺条件,怎地偏做的一手好菜?”探春尝了一口,比起韩寻秋做饭稍微有些滋味,虽说在她心底是没有韩寻秋做的好吃……

    </p>

    “原先在荣国府的时候饿多了,一整天也就喝三碗薄粥,一到黑天就头晕眼花眼冒金星,后来练武在外面跑镖,吃点荤腥就把我乐成什么了,再后来,几年前怒目金刚叛了,我一天到晚很少吃饭的日子差不多过了一年,寻秋当时就差跪着请我吃了。”贾琮一脸笑容的提起自己的往事,湘云忽然觉得,自己也不是最惨的。

    </p>

    “所以说饿多了,不怕饿着是真的,可手上不会做饭又得感受那种自己的五脏庙在别人手里的感觉,那算什么,还不如自己学,一来二去的也就会了。”说的轻描淡写,可任谁都知道,“挨饿”这堪称他短暂点人生中最漫长的经历。

    </p>

    “行了,吃饭吧,快凉了。”贾琮拿起筷子,先给黛玉夹了些菜,悬空片刻,又给湘云夹了些。

    </p>

    大家出来的女孩子吃相是极为好看的,娴静而优雅,而贾琮就没什么顾忌了,一双筷子让人感觉他是在和人抢饭吃,但偏偏没有半点粗俗感,只是快到让人看都看不清,还没等胃口小的黛玉吃下小半碗,贾琮都已经吃完了,韩寻秋只比贾琮慢了三四秒,两人几乎同时拿起碗筷,默契的对视一眼,钻进厨房去洗自己的碗。

    </p>

    “看这样,可不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以后也别叫什么三哥哥了,等会设个关二爷牌位,让他俩结义,平日里私下就照着大哥二哥去说。”探春笑道。

    </p>

    “可不敢这样,结义对他就是个梦魇了,没见那金光法师先前跟他好成什么样?他跟三妹夫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现在就已经不错了。”黛玉忙道。

    </p>

    “林姐姐说的虽说对,可又不是每个人都是那样,可惜我并非男儿身,不然定然要凑上去拜个把子。”湘云虽说状态还是不怎么样,但为避免两人担心,还是照旧说笑。

    </p>

    “这却不妨事的,他说过,江湖上女侠多了去了,那天还要让我练武,跟他上景阳冈打虎去……”话没说完,探春和湘云已经笑弯了腰,眼里都渗出泪花来,异口同声道:“那我权当回施耐庵,给你们拟个回目。”

    </p>

    “我看,也不必再拟,只顺着原本走,叫“林教头风雪山神庙……镇北公扬威景阳冈。””探春一拍手,叫道。

    一秒记住

    </p>

    “我也得了个回目,叫“景阳冈双侠共仗剑”,下半句还未拟好,谁帮我一帮。”

    </p>

    “依我看,该叫个镇北堂三人结金兰,他两个拜不得关二爷,我们却拜得。”黛玉打趣道。

    </p>

    “我们却不好拜关二爷了,该拜王母娘娘。”湘云凑了一句。

    </p>

    “那不是混了纲常?好比刘关张结义,结果拜了关二爷?”黛玉想起探春生辰来,笑道。

    </p>

    探春和湘云齐齐笑出声来,探春道:“就是不知林姐姐生辰是哪个节,否则我也得还一句。”

    </p>

    正说着呢,贾琮回来了,只是韩寻秋没来,见探春目光转向自己,笑道:“寻秋去前院跟老秦说事了。”刚说完,韩寻秋就来了,一张脸上罕见的挂着笑。

    </p>

    “寻秋,你撞客了?”贾琮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p>

    “没,在前院看见老秦跟人磨牙,我就想笑。”

    </p>

    “磨了什么牙?跟我说说。”贾琮很感兴趣,饶有兴致道。

    </p>

    “那人说了半天,老秦就一句话:不知道,我看那人的脸,就跟……就跟挂了霜的冬瓜似的,一阵青一阵白。”韩寻秋寻思片刻,用了个并不恰当的比喻。

    </p>

    “寻秋,赶明儿你把我屋里那套书拿去看看,也好学着多些话,我记得这个用辞,你跟我说了七八次了。”

    </p>

    “还是别了,我平时练字就不错。”

    </p>

    “那你写给我看看。”贾琮来了兴致,精神抖擞道。说着,就从堂口内唤来一张纸,又从怀里掏出一根短些的毛笔,拔掉笔塞,递给韩寻秋,又随手把笔塞放在桌上,按了一下,压成一个小碟,从兜里掏出一个墨囊,倒了些墨进去。

    </p>

    “写什么。”

    </p>

    “就写你的名字跟弟妹的,当初给你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是有了婚配的意思,虽说那天晚上你那眼里除了“思念欲狂”也没别的了。”

    </p>

    韩寻秋一笔一划写下来,贾琮凑上去看,跟自己的造诣差不多了,韩寻秋在书法一道极具天赋,若是再给他半年,他就比贾琮本人都强了。

    </p>

    “寻秋,要不你还是读书去吧,你这一笔字就值一个三元及第。”贾琮感慨道。

    </p>

    “你写的字帖明明是我写的,结果你写的比我还好,要是我给你注一道剑进去,你这一笔字就能刺死一个普通人。”

    </p>

    等韩寻秋被贾琮夸赞的低下头去,贾琮这才放过他,不过活跃气氛罢了,他现在不想提别的事,只能用这种方式降低空气中略微有的隔阂感。

    </p>

    “寻秋书法确实已经登堂入室了。”探春凑了一句,她每天和韩寻秋一起练字,结果素来自傲于书法天赋的她反倒比不过韩寻秋了。

    </p>

    “还多亏了弟妹帮我督促他,先前在北城几乎就是我拿剑逼着寻秋练字,寻秋说有那功夫我不如练武,我说你总不能当一辈子文盲……哪怕这样他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练,后来就变了。”

    </p>

    “为什么变了?”黛玉一双明眸看向贾琮。

    </p>

    “因为弟妹喜欢,所以他去练了,每天不练五个时辰不睡觉。”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