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一百零九章 微光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湘云在秦温驾的马车上,顶着满面泪痕,面色惨白,头发凌乱,脖子上隐隐可见血印,一双眼里没有半分神采,早就没了平日里的大气,不安的揪着衣角,摸了摸怀里藏着的一小块铁片,就想掏出来,心底下了决定,却想起两位叔父对她说的话来,又落下泪来,连死都死不成……

    </p>

    红肿着一双眼下了马车,今日她穿着的是男装,并非平日里喜欢的士子服,而是布衣稍微带了些戎装气氛,因此才能藏的住铁片,就连这穿着也是史鼎提议的,说是要给贾琮看个新鲜,少年人万一真要是控不得了,那就更好了。

    </p>

    低着头到了东风堂,见黛玉和探春坐在石桌两旁,位置虽说还有空余,可对上黛玉那双带着疼惜的眼,她却还以为黛玉是在恨她,心如刀绞,脑子里一片浆糊,禁不住双膝发软,就想掏铁片,可才掏出来一小块,秦温就用煞气隔空夺了过来,贾琮今天是真的和马腾云有要紧事要说,因此暂时不在,只能他当个保镖了,只是他到底不合适在此,给韩寻秋使了个眼色,身形消失。

    </p>

    黛玉被她吓得亡魂大冒,一时间顾不得许多,忙把她拉到身边坐定,学着贾琮安慰自己时的动作,顺着她的背给她顺气,柔声道:“何至于此?这事又怨不得你,都是保龄侯和忠靖侯的不是,我又不是那等是非不明的人,怎会怨你半分?”

    </p>

    探春见她脖子上有血印,也被吓得不轻,虽说都是嫁人的女儿家了,可到底年青,哪里见过这等阵仗?原以为史家双侯只是嘴上说说,在怎样也是亲侄女,怎能逼着她上吊?不曾想真的是这等情形,心底疼惜,忙给黛玉使眼色。

    </p>

    湘云忍了半天,终于大哭起来,哽咽道:“好姐姐,我若有那等想法,便叫我被五雷轰顶刀斧加身死了去,先前也曾寻思过,可自从姐夫和你挑明之后,我就再没了那等念想。”

    </p>

    “我知道,我都知道,你万万不能再想不开了,若真感觉堵得慌,就跟我说。”黛玉性格纯善,不愿见到她这等情态,忙轻声宽慰。

    </p>

    湘云心底羞愤和惭愧混杂,还有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悲哀,哭道:“我若真行了那等狐媚子手段,不用别人逼着,我自己就寻了绳子吊死了,那只是二叔想要让姐夫点头扯的谎……”

    </p>

    “我知道,不说他不是这样的人,就说你也不会做出这等下作的事来。”黛玉只觉得她可怜,先前淡淡的一点不受用也都没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轻声重复那几句话。

    </p>

    探春见湘云稍微平静了些,又兼她头发凌乱,满面泪痕,忙道:“我去房里寻身衣服给云姐姐换上。”

    </p>

    湘云摇头,哽咽道:“若三叔父知道了,定然要使人打骂我,原先上我假装寻死我不依,就让嬷嬷抽了我一巴掌……又站在门口骂了半个时辰,我……我只能允了,就让人挂好拎着我上去……过……过了四五分钟,真到感觉眼前都是黑的时候才放我下来……躺了半个时辰,又给我灌了一碗药汤就让我来这……”说着,又哭起来,好好的姑娘家,愣是被史鼐史鼐险些逼疯了。

    一秒记住

    </p>

    黛玉听了这话,却不敢落泪,生怕湘云受了惊再多想,忙哄道:“过去了……都过去了,再没有谁对你那样了,谁若是敢,定然不饶他。”

    </p>

    湘云即使这般,神智也依旧清明,摇头道:“我便是再不通也不能再求什么了,若真再逼我做那些下作事,我便真的寻了绳子吊死,反正活着也没了意思……”

    </p>

    “你莫要如此做想,这世上的东西多了去了,还有多少没见过呢,若死了岂不是永远也见不到了?它们若是没了你去看一眼,也都不高兴。”这是贾琮对她说的话,现如今用在湘云身上,也算恰逢其会。

    </p>

    “我活着不过徒劳给人添不痛快罢了,从小就这样,二叔母、三叔母见了嫌我,丫鬟婆子也都啐我说我疯疯癫癫的,一点主子样都没有,现如今叔父让我假死,我干脆真的死了算,下辈子也不托生在这等表面富贵的家里了,当个乡野村夫就不错……”纵然再大气的人,被亲叔父逼着用上吊去抢从小就亲厚的姐妹的丈夫,还是要去做小求个妾的位分,别说是大气,就算是心底能装一片海的人都做不到忍耐。

    </p>

    “下辈子是下辈子,总要这辈子过完了再说,干脆不回史家去了,在这儿呆着就不错,省的到时候他们遭了报应被抄了家,你还要挨挂落。”

    </p>

    湘云不再出声了,昏昏沉沉的倚着黛玉,她又比黛玉丰润些,黛玉只得让探春和她一同几乎是半搬着湘云走到东风堂里的隔间,放到床上盖好被子,见她紧皱着眉头,嘴里说着些不如早死的胡话,黛玉简直难以置信这是平日里的湘云,抬起头用求助的眼神看向探春,可探春也不知如何去说,小声犹豫道:“这该如何是好,早就心存死志,劝也劝不回来,她素来心眼实,若真是寻了个空找了绳子……”

    </p>

    黛玉手附上湘云的额头,只觉得如火炭一样滚烫,忙对探春道:“该是患了风热,什么病症我也不知,看着像是心力交瘁……药房里有几张常用的房子,你让韩寻秋打发人捡风热的那张和安神的那张煎了送来。”

    </p>

    “我让他自己去吧,旁人万一看错了,可就是大患了。”两人忙成一团,黛玉突然想到了些什么似的,又道:“我屋里该是有一丸他给我的药,说是调理身子用的,我平日里没感觉不适就没吃,我去拿了来,兴许有用。”

    </p>

    不多时,一个丫鬟就捧着两碗药进来,黛玉随后拿着一个锦盒打开,从里面捏出药丸来,张开湘云的嘴喂下。

    </p>

    过了一刻钟,湘云醒转,两眼迷茫道:“我不是刚进了阎王殿……”

    </p>

    “呸,说什么胡话,你若进了阎王殿,你这等命硬的人,阎王定然怕你,不收你的魂。”黛玉喜道。

    </p>

    湘云见到黛玉,又要落泪往自己身上揽不是,黛玉忙宽慰道:“莫要再提那些事了,再提我就真怪你了,原本就和你没多大干系的事,非要说出那么多道理来。”

    </p>

    一缕微光照在惨白的脸上,显得有些暖意。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