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一百零八章 白绫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贾琮这般说,绕是已经想过几次那时,黛玉依旧不免脸皮滚烫,心跳的厉害,但在贾琮并不太会的甜言蜜语锤炼之下,她早对这种话习以为常,只片刻便恢复如常,道:“还是要说一声,再者,云丫头是个骨子里清高的,平时说话是有些疯,可若真让她当个妾室,她心底怕是得怄死,一等国公本该是有个平妻的位置,除了没有结发,倒也和我差不多……”

    </p>

    贾琮也没矫情,再推辞那就是真看不起黛玉了,已经说过无数次的话再说,反倒不成,只是到底不愿意委屈了黛玉,道:“也只是口头说一声,若过二三年史鼐史鼎还是那个想法再说,若不是,我还是得找个可靠的就当补偿。”

    </p>

    “我知道你的意思,可你这般让她怎么想?你别看她嘴上疯,实际上心底有成算,你若当真晾了二三年再打发出去,她原本只是一时气急,这回可能真寻短见了。”

    </p>

    “也罢了,玉儿,我不太会说话,你若真觉得委屈便跟我说,我就定然不会有这等事了,谁若算计我我便弹劾他,任他们说去吧。”

    </p>

    “哪里来的那么多委屈?倘若你明儿带回来十个八个的,我整日委屈还做不做事了?我知你的心,可你也该想想我的心,我自己是无妨的,你忘了哪个也不可能忘了我,可累的你在外面风雪载途明枪暗箭的,我是不愿的。”黛玉抬起清澈明朗的眸子,看向贾琮。

    </p>

    “再说,小时候云丫头就和我亲厚些,也算得上是相知了,她不是那等不知好歹的人,只是她两个叔父的意思不能违抗,否则她定然不会对你这样的有妇之夫产生半点不该有的意思。”

    </p>

    贾琮点了点头,道:“如此,我便和史鼐去说罢,只是再怎样也都要等到过二三年以后,这点我不会改。”

    </p>

    “呸,你还当人家上赶着要给你?不过恰逢其会了,你能答应,估计保龄侯就已经乐得宿醉三日了。”黛玉见贾琮眉眼间有些疲惫之色,取乐他一句,权作让他开心些了。

    </p>

    又说了二三句之后,贾琮和黛玉先去了一趟东风堂,贾琮找到韩寻秋,黛玉去了堂内找探春。

    </p>

    “寻秋,在府库里找些华而不实的东西跟我去史家。”贾琮刚给韩寻秋安排了个任务,就见秦温脸色铁青的走进来,云印都忘了用,沉声道:“保龄侯府来人了,说是史家大小姐被你轻薄了去,第二天你就翻脸不认人,万念俱灰,已经寻了白绫上吊,得亏救下来的快……”

    </p>

    贾琮闻言,惊怒之余也只剩下了平静和些许怜悯,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史家这哥俩还真是作死。”叹了一声,虽说对湘云还是没有那等想法,可心底到底是多了几分怜悯。

    </p>

    “现在史鼐打发人来质问你,朝你要个说法,无非就是想让你给她个名分罢了。”秦温黑着一张脸,贾琮是他的主家,也算是兄弟,若真出事了,他也就跟着毁了,自然对史家没有什么好感官。

    </p>

    “让他回去告诉史鼐,今日本公在户部有些事务,明日就将登门拜访。”贾琮思索片刻,现在去是不行的,史鼐史鼎两兄弟虽说不至于是武勋之耻,但肯定是令人不齿的那种,一次两次还好,前几天刚去了一次,今天又去,容易惹人不满,以为贾琮也堕落了,秦温得了令,就前往外院回复。

    </p>

    东风堂内。

    </p>

    黛玉对探春正色道:“你若觉得我是那等好妒的人却是想岔了,她有她的苦处,我能理解,是身不由己也怨不得她,直接跟我说就好,若真把你三哥哥的身子气毁了,我定然不饶你,你是没看见,他那时候浑身的气儿就跟去扬州之前一样,可把我吓坏了。”想起贾琮身上的冷气,她依然心有余悸,贾琮若是变回之前那样去,她呆着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p>

    “这等事……我如何开得了口。”探春低着头叹道:“她知道三哥哥和你之间的恩爱,没敢跟你直接说,说你素来容易多想一些,怕你觉得她是逼你点头,于是跟我说,说的时候满眼都是泪,我怕她真的受不得了拿了白绫吊死……”黛玉自己也知道自己平日里总喜欢多想些个,一时间也有些惭愧。

    </p>

    正说着,就见贾琮进来,虽说带着笑,可后面的韩寻秋却是不懂得收心思,满面阴沉,探春忙道:“这是怎地了?”

    </p>

    贾琮刚想给韩寻秋传声,韩寻秋就低头道:“史家大小姐寻了白绫上吊……”黛玉只感觉心底绞痛,湘云和她素来亲厚,就算如今出了这档子事,可也怨不得她,忙道:“她如何了?”探春也满目担忧,示意韩寻秋说出来。

    </p>

    “救下来的快,没死,但估计是保龄侯的计策,就是逼着哥点头。”韩寻秋小声把真实情况说出来,在老婆和兄弟面前,他选择了老婆,用云印传声给贾琮道:“哥,我不会违了我妻的意思,抱歉……”

    </p>

    黛玉忙对贾琮道:“你先去史家一趟罢,或者把她接过来和我说说话也是好的,总不能一直冷看着。”她不知道史家双侯说是贾琮轻薄了湘云,又想着到底是亲叔父,还能真杀了她不成?一时间还以为湘云是真的感觉活着没了意思,怜悯的同时还多了几分叹息。

    </p>

    贾琮叹道:“这就是史鼐的毒辣之处,直接用明晃晃的阳谋,说我轻薄了她,虽说这样下来,纵使以后真成了也没了情分,可总要比原先强太多了,我今日若是去了,他转眼就会在京里四处传播此事,若是不去,他就会在京里传播我无情,轻薄了人家还翻脸不认人……”

    </p>

    黛玉忙道:“这般计策听着难听,可和她没什么相干,你若真的不去,她万一真的寻了短见,我也于心不安的。”

    </p>

    贾琮听了这话,只得提上韩寻秋找到的一些奢华东西,虽说没什么用,可也有些价值,自忖自己亲自上门是真的影响太大,让韩寻秋和秦温替他上门,说是接来湘云和黛玉探春说说话,内里则让秦温转达贾琮的态度。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