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一百零六章 翻译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贾琮此刻站在礼部为使者们安排的旅店外,这里是北城,贾琮的“地盘”。

    </p>

    他苦思冥想,觉得还是做些什么为好,总不能真的在家里呆着,那样当今很可能对他有意见,自己这快活的日子也就没法过了。

    </p>

    礼部一个八品小官在他身旁,战战兢兢。

    </p>

    “告诉东瀛使者,我要见他。”贾琮脸上看不出喜怒来,小官忙进去叫东瀛使者。

    </p>

    不多时,小官就带着一个两眼淤青的秃头中年人走出来,此时在贾琮刻意的引导下,已经有许多百姓聚在这里了。

    </p>

    “你跟陛下说了什么。”贾琮淡淡问道,剑意激荡,身后隐隐浮现一朵青莲,那是青莲剑的剑魂雏形。

    </p>

    中年人面色如常,撑起一抹微笑,道:“敢问阁下是哪位,我是东瀛来使岛津次郎,只和大楚国说得上话的人交谈。”

    </p>

    “大楚国一等镇北公,贾琮,不知道这个身份,够不够?”贾琮冷笑一声,铺天盖地的剑意压了过去,岛津次郎脸色终于有些变化了,强撑着道:“不过是向大楚国皇帝陛下解释一下海寇之事……顺便给大楚国一个惊喜。”不知怎地就把真话说了出来,还刻意说的模糊了一些。

    </p>

    “什么惊喜?”贾琮瞥了他一眼。

    </p>

    “好叫镇北公得知,我东瀛幕府将军山本久光欲求娶大楚国公主……”岛津次郎抬起头,声音有些小,他用的是楚话,但还有些东瀛口音。

    </p>

    “劳烦来使翻译一下,本公听不懂。”贾琮冷笑。

    一秒记住

    </p>

    岛津次郎一愣,用东瀛话说了一次。

    </p>

    “劳烦来使翻译一下,什么叫惊喜,本公怎么听不懂呢。”贾琮的手放在了背后的剑上。

    </p>

    “惊喜就是,幕府将军山本久光欲求娶大楚国公主……”

    </p>

    “翻译一下,什么叫惊喜。”

    </p>

    “镇北公欲欺辱东瀛?”岛津次郎面色难看,声音稍微大了些。

    </p>

    “本公让你翻译,什么叫惊喜,翻译出来给我听,什么,叫惊喜!”贾琮猛然上前,就见前方出现一个东瀛武士,不过二品武宗,贾琮一剑斩杀,把剑横在了岛津次郎的脖子上。

    </p>

    “本公让你翻译翻译,什么叫惊喜。”贾琮面色淡然。

    </p>

    “刚才我已经说了。”

    </p>

    “那么你是聋子吗?本公让你翻译出来,什么叫惊喜。”

    </p>

    “惊喜就是幕府将军欲求娶大楚国公主!”岛津次郎忍无可忍,吼道。

    </p>

    “既然你不会翻译,那本公就替你翻译。”

    </p>

    “我大楚国立国一百零四年,无前明弃地之举,无前宋岁币之耻,更无前朝和亲之事,如今东瀛意图和亲,就是在侮辱大楚国国威,我大楚不割地、不和亲、不赔款,扫清蒙古、女真,推翻横征暴敛,北御沙俄南征交趾,西讨准噶尔东伐东瀛,区区幕府将军如同蝼蚁,上表称臣已经是你东瀛的荣幸,还妄图与我大楚国攀亲戚?”贾琮此言一出,外围有几个机灵的皇城司一听,心说这是好机会,喝道:“诸位父老,东瀛人狼子野心,欺辱大楚,不能忍!冲进去杀了东瀛狗!”

    </p>

    “杀了东瀛狗!”百姓被这么煽动了一下,加上有皇城司的人已经冲了进去,立马冲进使馆,贾琮顺势把岛津次郎往外一丢,身形消失。

    </p>

    等到半个时辰后,人潮散去,岛津次郎已经浑身是血,人事不知,百姓下手还是有轻重的,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但是打个半死,没人可以说什么。

    </p>

    上书房内,当今听到奏报之后,心情激动,尤其是那段“不割地不和亲不赔款”让他心情大悦,哈哈大笑道:“戴权,赏镇北公一道金牌,金牌所在如朕亲临,并传旨:镇北公,国之干城。”

    </p>

    “是。”戴权忙取了一道金牌,当今盖上刻印,然后戴权就准备亲自送到镇北公府去。

    </p>

    “等等,从库中取出一把天子剑,一并赐给镇北公。”当今现在很高兴,觉得贾琮就是一等一的好臣子。

    </p>

    会打仗、会赚钱、还善解人意,一心为大楚国出力,除了太年轻封赏都不尽兴以外,其他都是上好。

    </p>

    戴权领旨,面色羡慕。

    </p>

    当今还未曾赏赐过天子剑,金牌也只是董海手里有一道,而如今贾琮集齐了太上皇和当今的各自一道金牌,比董海都强。

    </p>

    戴权用一个大红托盘托着天子剑和金牌,带着一众宫人来到镇北公府。

    </p>

    贾琮得知后亲自出迎,笑着和戴权客套了二三句,戴权便进入正题道:“陛下口谕:镇北公,国之干城,赐天子剑并御赐金牌,金牌所在,如朕亲临。”

    </p>

    “镇北公,恭喜。”戴权含笑把托盘递给贾琮,贾琮忙双手接过,向皇城所在的地方下拜道:“陛下待臣之厚,微薄之躯难以报之。”说完起身,对秦温道:“请戴公公喝茶。”秦温从怀中掏出一个红封,戴权眯着眼思索几个呼吸之后,笑道:“镇北公这钱我可不能要,陛下的规矩严。”

    </p>

    他爱财,但是什么钱能要什么钱不能要他还是知道的,要了圣恩隆重的贾琮的钱,恐怕整个人都不好了。

    </p>

    “戴公公务必收下。”贾琮又让,戴权再度推辞几次后,就含笑告辞。

    </p>

    “啧,镇北公倒真是心性纯正。”拿着小一些的红封,他感慨道。

    </p>

    上书房内。

    </p>

    韩潇听了贾琮的行为,心底也是一阵激动,道:“陛下,镇北公所作所为,让臣想起了臣年轻时……”说着,有些老泪纵横,当今忙劝道:“韩卿如今也不老,正是壮年,朕还指望韩卿再干二十年……”也是一阵狂喜,韩潇这般作态只在太上皇面前有过,现在对他这般,就是表明站在自己这边了,也就是太上皇要全面放权。

    </p>

    一想到这里,他就浑身舒畅,沉吟片刻对身旁回来的戴权道:“朕记得,贾家有一女在宫中?”

    </p>

    “正是,是已逝贾政和王氏之女,现如今在皇后娘娘那里当女官。”

    </p>

    “嗯……罢了,等几天再说,总不好让贾琮一直被封赏,反倒丢了纯性。”

    </p>

    “陛下英明。”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