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一百零三章 史家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探春归宁完后,韩寻秋带着探春搬回镇北公府,进了另一间堂口,虽未命名,可这就是给韩寻秋建的,平日里贾琮称为“东风堂”。

    </p>

    由于是在一府之中,平日里黛玉得了空就去探春那里坐一坐,说说玩笑之类的,你一句“三嫂”我一句“弟妹”,倒也有几分意味。

    </p>

    这一日,虽说不逢年过节,但仅两人逗趣也无太大意思,便商量着请了湘云和迎春来,惜春年龄太小,不在此列。

    </p>

    请帖送达之后,等了一刻钟,湘云先到,史家双侯这几日得了个十二团营下属指挥的位置,正是忙的时候,家道也算没有中落,至少不需要内宅做针线补充生计了,又都不是什么蠢笨之人,自然对湘云和镇北公府之事半分不理,甚至还主动放湘云出去。

    </p>

    湘云听见探春再说韩寻秋的趣事,笑道:“可见我来的又不巧了,真该晚些来,若知道你们在谈论夫妻之间的琐事,我便就先去找二姐姐了。”

    </p>

    “呸,我云姐夫怎地到现在也没个影?”探春不甘示弱,还了回去。

    </p>

    “我不急,前些儿求了林姐姐,估计林姐夫正帮我寻摸呢。”湘云笑道。

    </p>

    “哪里有这么快……不过你别说,你若真着急,还真寻到了一个。”黛玉思索片刻,狡黠笑道。

    </p>

    湘云见黛玉当真了,又垂下头去,探春似乎品出了二三分味道,问道:“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有这等福气?”

    </p>

    “当朝一等国公那位!”黛玉笑的前仰后合,探春一怔,反应过来后觉得有些不好,但到底是玩笑话,她也没当真。

    </p>

    湘云听了这话,愣了一下,但到底是不服输的性子,见黛玉拿她说嘴,笑道:“那就得看林姐姐愿不愿意了,我自己没什么要紧,左右……”猛然想起贾琮发妻就在眼前,就算都愿意,也只能是妾室,登时以为黛玉是欺侮她,落下泪来。

    一秒记住

    </p>

    黛玉自觉说错了话,赔笑道:“好妹妹,是我的不是,饶过我罢。”

    </p>

    这时迎春进来,见湘云落泪,忙问道:“这是怎么了?”说着,掏出手帕给她擦泪。

    </p>

    “没什么。”湘云强笑道。

    </p>

    黛玉见这般情形,心底懊悔,却也不知如何开口,一时间气氛很僵,刚路过东风堂的韩寻秋见了,忙去告诉贾琮,他修为低微,还远远不到云印传声的地步,最多只是在说私密话的时候使用。

    </p>

    过了四五分钟,贾琮来了,大致猜出了前因后果,但落座照例对湘云道:“这是怎么了?”

    </p>

    湘云低头不语,黛玉忙道:“是我的不是……”在人前总不好和私下里那般说话,若真那般,对名声也是影响。

    </p>

    贾琮听了之后,心底有了数,对湘云道:“原是玩笑之言,当不得真,不至于此,我也不是那等人……”

    </p>

    湘云听了,又以为是他和黛玉合起伙来欺负她,却不好再落泪,强笑道:“无事……我家中还有些事务,我先回了。”

    </p>

    老实说,无论从哪个方面看,武勋同辈里贾琮都是最好的那个,十二岁生擒沙皇授封国公之位,光是这一点,那些整日四书五经或者满口胡言乱语的武勋子弟就都成了草鸡了,她倒也想过贾琮,只是从北海回来之后贾琮就和忠顺王一脉斗了起来,让保龄侯这样的武勋将门纷纷退避,等到忠顺王倒了,结果贾琮就出事了,基本上能进他家门的管家压根就没有。

    </p>

    保龄侯在贾琮去扬州时还在犹豫着是不是该表示一下联姻的意思,却不料贾琮回来第一天就定下了婚事,纵然万分不甘,以两位送银子的水分侯爷,也不敢跟一等国公叫板。

    </p>

    见她离去,黛玉面色懊悔,贾琮忙道:“不碍事的,一时气急罢了,等过一会我去史家说说也就好了,以后该怎样还是怎样。”

    </p>

    又聊了一会,众人散去。

    </p>

    镇北堂内,黛玉对贾琮道:“这怎么办,我看着她是真的恼了,我本没有坏心……”

    </p>

    “我知道,不过一句玩笑罢了,只是下次这种玩笑还是少开为好,我不是那种色中饿鬼,这辈子就守着你够了,哪里还有空去应付她人,再者,就算你我愿意,她也是不愿的。”

    </p>

    贾琮也很头痛,这等事他说也了不算,还得过问史家双侯的意思,不然就算是为了黛玉的名声着想,他也得表示一二,毕竟这等话已经可以算是败坏女子闺誉了,虽说他对湘云没什么想法,黛玉也不是使坏,可终归是要给个说法。

    </p>

    “等会我提些礼物去致歉罢。”

    </p>

    说干就干,贾琮招来韩寻秋,让他和自己去府库挑选些东西,黛玉死活要跟着一同去,贾琮想了想,也就应下了。

    </p>

    虽说史家是文臣出身,可老保龄侯是当年在韩潇手下的儒将,所以史家是正经的武勋,于是贾琮拿上几件华贵些的兵器,又拎了些习武所用的药丸之类,叫秦温驾车,两人驶向保龄侯府。

    </p>

    史湘云父母早逝,史家双侯又在军伍之中,幸亏今日威武营恰逢休沐,史鼐不在但史鼎在,史家两座侯府挨着,甚至大门都共用一个,中间也没墙,虽说显得有些小气,可确实方便。

    </p>

    得知贾琮前来,史鼎亲自出迎,由于身上有官身,刚要称镇北公,贾琮便笑道:“本是至亲世交,哪里来这么多虚礼,按老太太例称呼就可。”

    </p>

    史鼎心底欣喜,又见贾琮提了礼物,尤其是其中有一些药丸可供习武,忙把贾琮迎进正堂,令人端茶招待,又叫丫鬟把黛玉送到后宅找湘云,犹豫片刻,问道:“镇……琮哥儿此来可有要事?”

    </p>

    “嗯……内子今日在家中说了些话,不小心惊扰了云妹妹,琮特来向两位世叔致歉,既然鼐世叔不在,劳烦世叔帮忙转告。”贾琮说完了正经话,就想和史鼎闲聊些军制问题,不料史鼎看出了些什么,问道:“不至于……是甚么话?”

    </p>

    贾琮只是不断推辞,史鼎也不勉强,借口要如厕,让贾琮先留片刻,怎地也要吃了饭再走,贾琮今日理亏,只得留片刻。

    </p>

    史鼎出了正堂,忙打发个丫鬟去问史湘云,等丫鬟回来汇报之后再摸回正堂,脸上的喜色几乎按捺不住。

    </p>

    史家的门第在四大家族中排行第二,可原因也只是因为贾家现在太强,王家薛家又没落的不成样子,尤其是当王夫人去世,和贾家的联系只剩下一层王熙凤之后,王家就更不行了,薛家就不要提了,薛家家主早逝,薛蟠又是个傻子……

    </p>

    因此,史家这个第二其实水的很,真要算起来,两家银子侯府在一起能顶着一家正经伯府就不错了,但若是能和贾家第三府再度结亲,哪怕是平妻甚至妾,都是一个不小的助力。

    </p>

    反正老保龄侯长子史大郎早逝,史鼎甚至连他那便宜大哥的面都没见过几次,他自然不在乎湘云的想法。

    </p>

    但此事并非他一人说了算,还是要问史鼐,于是客套了几句,露出些许知道此事的说法后,也不拦贾琮,就放他和黛玉离去,等贾琮离开,忙打发人去请史鼐回家。

    </p>

    也不知史家双侯密议了些什么,只知道第二天湘云就去了荣国府长住,偶尔还去镇北公府和黛玉说话。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