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一百零一章 春秋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四月三日,韩寻秋下聘。

    </p>

    武勋来了数十,北海一脉有紧急事务,没能来到,韩寻秋表示理解。

    </p>

    他坐在枣红色的高头大马上,头垂的很低。

    </p>

    “寻秋,你这不行,头抬高点,别人还以为你才是要嫁过去呢。”贾琮笑骂道。

    </p>

    韩寻秋磨磨蹭蹭的,始终不肯抬起头来。

    </p>

    “你想想,你这个模样,让她跟着你受委屈挨说嘴,合适吗?”杀招一出,韩寻秋立马抬起头来,“目光炯炯”。

    </p>

    贾琮险些笑出声来,不过还是维持着板着脸的形象,道:“这才对,头抬高点,别板着脸,开心点……”

    </p>

    等好容易弄完了韩寻秋的仪容仪表问题,看看时间也快到了,贾琮笑着抬起一担礼,道:“寻秋,走罢!”

    </p>

    韩寻秋闻言,忙驾马而去,一众来了的武勋随后跟上。

    </p>

    今日只是下聘,倒是没请动韩潇和马腾云,两人都是事务繁多之人,确实也不好总是劳动。

    </p>

    只是来了的这帮武勋,就已经赶上平时一等侯的排场了,虽说多是因为贾琮要求而来,可也有给韩寻秋卖个面子的意思,毕竟韩寻秋也才十四,跟着一位国公,前途肯定是有的。

    一秒记住

    </p>

    “寻秋,你这是隔一天就是吉日,后儿你就大婚了,开不开心。”贾琮的速度在短途比寻常的马要快些,加上上京城不可能任由马儿奔跑,这匹马只是快走,一时间倒是还不及贾琮快。

    </p>

    “开心。”韩寻秋虽说抬起了头,面部迎上了久违的阳光,可他还是不太会说话。

    </p>

    贾琮没再多说,只闷头赶路。

    </p>

    荣国府近在眼前,由于贾政和王夫人都已去世,贾宝玉又整天窝在屋里不动弹,贾琮又在人群里,贾赦不能以父迎子,所以是贾琏出来接人。

    </p>

    客套了几句,多是贾琮早就教给韩寻秋的说辞,放下礼物,众人离去。

    </p>

    四月四日,探春添妆。

    </p>

    刚新婚不久的黛玉给她添了四五套首饰,都是贾琮老早叫人准备好的,贾母添了一套,王熙凤添了二三件,迎春、惜春、湘云各添了些针线,薛家母女各添了一件。

    </p>

    四月五日,韩寻秋迎亲。

    </p>

    贾政早逝,自然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礼仪,加上韩寻秋之父早逝,他这东遥男一脉他也是祖宗辈的人物,韩家压根也没什么香火之类的,就更没必要行那么多礼了。

    </p>

    洞房内,韩寻秋刚刚出去招待宾客,贾琮在他身上早就留了一道剑,省的他醉的不省人事。

    </p>

    “三妹妹,你脸怎地红了,莫不是这衣裳太红,衬的脸也红了?”黛玉笑着把她大婚当时探春打趣她的话还了回去,又补道:“是我的不是,叫错了,现在我该是跟着你三哥哥叫弟妹了。”说着,一通“弟妹”把探春说的早没了那股爽利劲儿,只是捏着帕子不语。

    </p>

    “三妹妹怎地又不说话了?可见是想三妹夫想的紧,快快打发人去前面请了来。”湘云凑趣道

    </p>

    “呸,又在我这作怪,整日说想我们这个想那个,怎地没见你领个云妹夫回来?”探春回过神来,气笑道。

    </p>

    “那就得劳动林姐姐求到林姐夫跟前了,下回再有东遥男这等好事莫要先想着别人,也给我钓一个金龟婿。”湘云的胆气可比探春大多了。

    </p>

    “这等事我却作不得主,东遥男是那天去荣国府送信,见了弟妹一眼就看上了,回家之后跟你三哥哥说非她不娶,你若有能耐,也让别人一眼就看上你,到时候我让他上门给你把那男的捉来。”黛玉笑着拍了一下湘云。

    </p>

    湘云垂下头去,没说什么。

    </p>

    黛玉只以为她怕羞,笑道:“你也有今天不成,平日里都是你打趣我们,今日可算让我还回来一次。”

    </p>

    “正是此理,今日万万不能放过她。”探春忙凑了一句,就苦思冥想该如何说些有真材实料的话来。

    </p>

    见湘云还是低头不语,黛玉心性良善,就饶了她一遭。

    </p>

    就见外面来了个丫鬟禀报,说是新郎已经要来了,一众女客忙退避,和贾琮那等有血脉至亲的不同,韩寻秋却是没有甚么太大的关系。

    </p>

    探春见韩寻秋进来,满面红晕,见韩寻秋沉默不语,自己却也不知如何开口。

    </p>

    这间房是在北城的一套大宅,门口临时挂了东遥男府的牌匾,韩寻秋这几日一直都在打扮这座房子。

    </p>

    见旁边的红木书柜上有一本《春秋》,韩寻秋心底一颤,虽说少年也是面皮薄,可跟着贾琮,自然不可能不敢说话,他站起身,双手颤抖着捧起那本《春秋》来,望了探春一眼,心底不知怎地涌出来一股勇气,咬着牙,几乎是半昏厥的走到床边,按贾琮“传授毕生心血”的揽住探春,将《春秋》放在她面前,却又成了哑巴。

    </p>

    探春何等才思敏捷,见到那本书便明白了韩寻秋的意思,见他成了哑巴,探春开口道:“我知道你的意思……”

    </p>

    韩寻秋反倒比她更像女儿家,脸比探春还红,若放上去一个鸡蛋,定然能熟了。

    </p>

    探春见他这副模样,反倒不紧张了,笑出声来,拿起放在一边的红盖头,反倒放在了韩寻秋的头上,自己再度揭开。

    </p>

    见韩寻秋还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探春也不逼他,笑道:“那你何时想好了你再来罢。”本是一句玩笑之言,也未多想。

    </p>

    却不料韩寻秋是个实心眼,站起身就想走,眼里好不容易多出来的生机又没了,背影满是落寞,探春这才反应过来,慌忙拦住他,道:“我不过顺口一说……”

    </p>

    韩寻秋低着头,虽说今日大喜,不能出悲声,可声音还是有些哽咽,他倒比探春更像姑娘家,道:“我……我太笨了,三哥也说我该改,我……对不起。”稀里糊涂的道了一句歉。

    </p>

    探春明白他想说什么,无非是“不该耽误你”之类的,气道:“你若是真这般做想,那我真是该把这双眼挖了去!”

    </p>

    “我……我……”韩寻秋没见过这等阵仗,就想开门跑掉,贾琮真是白教他三天了。

    </p>

    “站住!”探春喝道,顾不得什么礼仪了,扯着韩寻秋回到床边,道:“三书六礼都下了,天地高堂拜完了、发也结了,你现在想走?从正月十七你上门提亲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现在想跑?晚了!”一时气结,竟拿出了对付贾环时的霸气,倒真是把韩寻秋唬住了。

    </p>

    正在门外听墙根的贾琮知道,这俩人这辈子都分不开了。

    </p>

    “寻秋,你可得好好谢谢我!”他在心底想到。

    </p>

    ——————

    </p>

    韩寻秋:我被吓到了,没有推荐票起不来。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