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九十三章 寻秋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北城小院。

    </p>

    贾琮拥着黛玉坐在石凳上,月光如水。

    </p>

    “三妹妹的事到底不好再拖了,看她那个样,可见是真的看上了。”黛玉开口道。

    </p>

    “确实不好再拖,寻秋现在整日整日的坐在房顶上想,这也不是个事。”贾琮也很头痛,这小子还真是个情种。

    </p>

    “那要不明日就去?四月他两个差不多就能完婚了,我看三丫头那个模样,都快魔怔了。”

    </p>

    “依你,我明日带着寻秋去和老太太说话,叔父叔母都没了,此事总要老太太做主。”贾琮想了想,补充道:“当然,就算老太太不同意,我也能直接定下来,虽说只是堂兄妹,可我身上的爵不是白拿。”

    </p>

    黛玉没有再说话,躺在贾琮怀里,不多时便睡着了。

    </p>

    第二天早晨。

    </p>

    黛玉从屋里出来,见门上挂着字条,是贾琮的笔迹,靠近一看,笑了。

    </p>

    “我带着寻秋去荣国府了,厨房有粥,药已经放在桌上了,你让紫鹃给你端来就好了。”

    </p>

    荣国府大门前。

    一秒记住

    </p>

    门子见了贾琮,就要进去禀报,贾琮笑着阻止,这门子哪里见过贾琮笑,一时间亡魂大冒,加上贾琮穿着大红正装,还以为是有鬼,就想逃窜。

    </p>

    “今日本公前来并非旁事,还请禀报老太太。”贾琮不说何事,荣国府的下人太多了,都说一次哪里说的过来,还不如直接去问贾母。

    </p>

    门子慌忙去报,不多时,贾琏就出来了,这几日户部事务不多,年节刚过,用不着他这个半闲人。

    </p>

    “此乃三书,六礼可得过几天再说。”贾琏正为这话摸不着头脑时,贾琮耳语说道:“我这兄弟现在是三等男,听闻三妹妹贤良温淑……”

    </p>

    贾琏恍然,感情是当长辈提亲来的,面色古怪,道:“三等男……”

    </p>

    “莫要这样论,寻秋今年才十三,跟着我以后至少是个侯的爵,升爵的位置大着呢。”贾琮忙把贾琏后面的话憋了回去,道:“此事还是要老太太做主,还请二哥带路。”

    </p>

    贾琏没有多说,带着贾琮和韩寻秋去了荣庆堂,虽说贾琮认识路,可到底算是提亲……

    </p>

    见贾琮带了个挑着担子的人进来,贾母也是摸不着头脑,还以为要给她送礼,坐在一旁的探春却腾的一下红了脸。

    </p>

    “老太太,琮此番前来只有一事望老太太应允。”贾琮到底放缓了语气,这是韩寻秋的终身大事,耽误不得。

    </p>

    “什么事。”贾母也不想把关系闹得太僵,一时间竟然有几分和蔼气息。

    </p>

    “这位是三等东遥男韩寻秋,听闻三妹妹贤良温淑,请琮上门求亲。”

    </p>

    贾母在探春身上的接受能力显然很强,沉吟片刻,犹豫道:“可有生辰庚帖?”这是头一次贾琮这么好说话,她还是不想落了贾琮的面子,再者韩寻秋论模样也还行,看着年龄也不大,又看了一眼探春,心知怕是拦阻不得,也乐得顺水推舟做人情。

    </p>

    “在这儿。”贾琮递过去一张帖子,“此乃清虚观张真人亲自所批,说是好命。”

    </p>

    贾母草草看了一眼,道:“还是得问三丫头如何做想。”说着,看向探春。

    </p>

    探春的脸早就成了烧红的苹果,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贾母也不奇怪,道:“我看着这东遥男也算是不错……”言外之意,她这边应下了。

    </p>

    贾琮忙把又一对大雁拿出来,又顺着从礼部拐来的一套说辞念了半天,由于是突然袭击,有些东西还没办,荣国府是贾族实际上的灵魂,到底不好跟镇北一支那样草率的行礼,末了,贾琮补了一句,道:“若没有出入,那四月份差不多就该办事了,一应东西都由我来出,镇北一支还不缺这些。”

    </p>

    设在四月份,其实主要是因为贾琮和黛玉的婚事放在三月多,再没有家将在主家先前的理由。

    </p>

    贾母沉默半刻,道:“不好全由你出,合该由荣国出了三丫头这边的,你出了东遥男那边的就好。”

    </p>

    “老太太想得周到,该当如此。”贾琮为了韩寻秋的婚事真是打破底线,头一次的恭维起贾母来,贾母脸色好看了许多,又把贾琮招近,小声道:“这东遥男什么情况,家里长辈万一是跟三丫头她姨娘一样不通的……”

    </p>

    “老太太放宽心,寻秋之父早逝,除了他,家里所有男丁都战殁了,寻秋他娘改嫁了,所以头上是没有长辈的。”贾琮也在头痛,都忘了赵姨娘这一茬了。

    </p>

    “她姨娘那里有我去说,左右你看着这东遥男不错,我看着也行,赵氏不敢说什么。”贾母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身段放低一回。

    </p>

    “嗯,老太太若无他事,我先回北城了,我还有些急事,户部那头有些问题要我去说,也好让寻秋和三妹妹说些话。”贾琮随意找了个理由脱身,留下韩寻秋一个人不知所措。

    </p>

    贾母给王熙凤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带着其他人下去,自己也跟着走了,只留下探春和韩寻秋。

    </p>

    韩寻秋在谈情说爱的最初阶段贯彻了贾琮的优良传统,一言不发,还是探春主动些,虽说脸红的快滴血,但依旧强撑着说道:“你坐罢。”等韩寻秋坐下也就没了后续,都垂着头不知道说什么,倒是真有几分夫妻相。

    </p>

    韩寻秋双眼呆滞,尽管说他坐在房顶上想了几天应该怎么说话,可到了面前也就成了哑巴,连怎么做都没了章法,哪里还能再想其他?

    </p>

    “你平日里都做些什么?”还是探春主动开口,韩寻秋太木了,木到当年的贾琮都没有他木。

    </p>

    “有时候练武,有时候写写字读读书什么的,若有事就跟着出门。”

    </p>

    韩寻秋呆板的一问一答。

    </p>

    许久,他才敢抬起头看探春一眼,探春恰好也抬头看他。

    </p>

    韩寻秋发誓,他这辈子没受到过这么大的冲击,就好像自己走在雪地里,突然身上多了个暖贴一样。

    </p>

    过了片刻,韩寻秋从荣庆堂出来,手里搬着纸笔,跟着探春回了她的院子,再出来时,眼里满是生机。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