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九十二章 小订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下午。

    </p>

    今日是早就占好的上上之日,此时更是将近良辰。

    </p>

    北城靠近些的酒楼早在前二三年被贾琮合并了,现在倒是有几分后世五星级酒店的味道,今日酒楼不开门,只言是被贵人包场。

    </p>

    此时酒楼门前车水马龙,百余勋贵齐至,虽说只是订亲,不好劳烦身在北海的原先北海一脉,但先荣国一脉可是已经齐到,甚至马腾云和梅紊化也都找了个空来了,论身份地位,这群人没一个是在三品以下,最次的韩寻秋都是三等男的勋贵爵位。

    </p>

    酒楼分上下二层,权当是前宅后院了,由于发帖发的早,三春和湘云也来的早些,楼下还静着的时候就已经到了,此时楼下车水马龙,几人坐在窗边掀起帘子看着,湘云笑道:“三妹妹看,那是不是东遥男?”

    </p>

    黛玉早就告诉四人不必拘礼,二楼也确实只有她们几个正经主子,此时说笑倒也无妨。

    </p>

    探春脸不红心不跳,只眼睛顺着湘云指的地方看了一眼,就见贾琮带着韩寻秋在和一个老人说话。

    </p>

    那老人正是云谐,虽说苏信因为离得太远没来,可云谐也懂得些征北棍,贾琮把想求征北棍一事一说,云谐就应了下来,说是等得空了不光是粗浅版的征北棍,连他云家的《传云功》都要一并给韩寻秋。

    </p>

    这《传云功》并非主要功法,云谐是以苍龙劲入的武尊,传云功只是用来交流的一项特殊功法,只要内罡足够,便可一直传递,最高可达百里,当然,对方能不能听见还是个事,因为对方身上必须要有云印,且云印必须是传音者本人亲自施展……

    </p>

    贾琮带着韩寻秋谢过后,见外面再无人来了,将云谐迎进去,就到了酒楼里面,举杯开席,贾琮现在是不喝酒的,所以以茶代酒,反正他护住酒杯也没人看得出来他喝的是啥。

    </p>

    “谢过诸位赏脸。”贾琮一饮而尽,心说喝一肚子凉茶也不是事,于是含笑道:“我这些年未曾饮酒,今日一杯已是破例了,还请诸位饶我一回。”

    一秒记住

    </p>

    “琮兄弟,你就去楼上罢,我们都是粗人,倒是无妨失礼不失礼的。”李庆明哈哈大笑,喊道。

    </p>

    “正是此理,韩相,来走一个?”牛继宗也跟着起哄。

    </p>

    韩潇转头看向牛继宗,笑道:“你确定?当年清公在的时候也没喝过我,虽说我现在年纪大些,可你还能迈过清公?”

    </p>

    今日兴致不错,韩潇也乐得饮酒,平日里在家中有他夫人管着,虽说是武宗巅峰,可也不忍心总是骗老婆,那他就不叫文国公了……

    </p>

    “自然不敢超越先祖,只是今日可不止是我一个人。”牛继宗笑道,众人同时起身,道:“韩相可否赏脸?”

    </p>

    “来!当年老夫爵位较次,被源公他们拉着灌,今日我定然要让你们尝尝这等滋味,那个谁,琏哥儿是吧,恩侯也不怎么饮酒,就该你了。”韩潇在外面武勋面前的形象就是这般,在文官面前才不言苟笑,但马腾云和梅紊化是务实的官员,平日里也都能饮酒……

    </p>

    一时间倒是满口吉祥话,都说是给贾琮庆祝而饮,可真喝起来谁也不饶谁,隐隐之间有了拼酒的意思。

    </p>

    贾琮这次倒是没带韩寻秋,再带他有些不合适了,上了二楼,见黛玉恰好回过头来,坐在她的旁边,揽过她道:“觉得还行罢,楼下他们喝的厉害,我素来是不饮酒的……”

    </p>

    见探春眼里有些担忧之色,哑然失笑,道:“寻秋无事,我在他身上留了一道剑,正好能为他逼出酒气和醉意,脑子也好使。”

    </p>

    探春听了这话,嘴硬道:“三哥哥惯会打趣人,谁担心他了……”

    </p>

    贾琮笑了笑,继续说道:“等六月我差不多就该去和老太太说此事了,寻秋性子弱,话少,还得你多担待点,平日里多跟他说些话,也是好的……”

    </p>

    见探春脸红成了柿子,贾琮如何不知道此事已成,低头对黛玉道:“玉儿说的倒是没错,可不就是多了个三妹夫。”

    </p>

    黛玉眉眼间满是高兴,道:“到时候也得办的大些。”

    </p>

    探春气道:“林姐姐还是好好想想你的婚事怎么办罢,我有什么要紧。”

    </p>

    黛玉抿嘴笑道:“这事我却是不管,都听你三哥哥的。”

    </p>

    探春登时目瞪口呆,不知如何去说。

    </p>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我早就安排好了,倒是寻秋的事我得好好想想,他是我兄弟,到时候我去给他吹号打鼓就行,抬轿就得再找人了……”

    </p>

    看着贾琮一本正经的说这等事,贾探春如何招架得住,垂下头去。

    </p>

    贾琮见状,也不再说笑,只是对黛玉道:“想吃些什么?厨子做的我倒不放心,要不还是我去罢?”

    </p>

    “这等日子你是万万不能去的,若你去了,不说别的,光是她们就能笑死我。”黛玉忙阻止正要起身的贾琮,整个人却都借此被贾琮拥进怀中,看的四人面色抽搐。

    </p>

    黛玉满面红晕,头都埋进贾琮怀里,声若蚊蝇:“快放开,还有人在呢……”

    </p>

    “我和我自己的妻子亲热,她们管的着吗,不怕,这等时候她们笑你,等她们成亲你再笑她们就成,尤其是三妹妹,可就真是近在眼前了,到时候定然好好乐她一乐。”贾琮笑道。

    </p>

    听了这话,只教人觉得探春都已经订亲,马上就完婚了,探春气道:“三书六礼都没做,老太太都尚未同意,再者年岁还小……”能不小吗,探春今年纵然古人早婚,可韩寻秋未破内罡,如何能出元阳?征北棍和碎山拳都是至刚的功法,若早早行房,怕是一辈子都没法武宗……

    </p>

    “没事,左右不过把名分先定下来,肯定是得当几年和尚,寻秋要真是色迷心窍的那等人,我早就把他打出去了,哪里有这等好事等着他。”贾琮忙摆手道。

    </p>

    “别说是他,就算我也得当二三年和尚,不然我自己倒是无妨,玉儿若是有事,我可得怄死。”

    </p>

    等到楼下醉了一大片,贾琮一人赏了一道剑意驱酒,等他们散了,又叫韩寻秋送三春和史湘云回荣国府,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p>

    “寻秋,加油!”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