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八十二章 琐事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贾琮领着黛玉和林如海还有紫鹃进了北城小院,虽说只有两间好些的房,可贾琮并不需要,自己的给黛玉和紫鹃,另一间客房给林如海,他自己在先前打赌喝酒输了的那个耳房里住就可以了。

    </p>

    这几月赵启明偶尔还会来客房里歇脚,他现在给户部跑镖,倒也自在,偶尔来北城就到客房里歇歇,加上又不是什么太过粗俗的人,虽说客房乱了些,倒也算整洁。

    </p>

    贾琮自己的房间可就不一样了,素来清淡的他几个月没在这房里呆,就成了蜘蛛网的天下,刚打开门看了一眼,他就赶紧对黛玉说道:“屋里乱了些,我先收拾一番,你再进来。”

    </p>

    “哪里有我闲着让你收拾的道理,还是我来罢,你到底是男丁,我怎好让你干这些事。”黛玉轻声说道。

    </p>

    “不行,你要是做这些,我不说心疼,怄也得怄死了,我还能动弹呢,又没……”黛玉冰凉的手捂住了贾琮的嘴,嗔道:“你若再说这些,我就真恼了,说好了咱们都好好的,怎地又说这些话。”

    </p>

    “好,但我怎样也不可能让你干这些的,你身子本就弱,我舍不得让你做这些杂务。”贾琮笑了笑,满眼宠溺,双手轻轻的捧住黛玉的脸,道:“你先去和岳丈说些话,等我收拾好了再给你煎药。”

    </p>

    黛玉听话的点了点头,看着贾琮进了屋,站在外面看了片刻,这才离去。

    </p>

    约莫三五分钟,贾琮清扫完毕,整个屋子焕然一新,倒是比贾琮住在这里的时候更整洁很多,贾琮见黛玉正和林如海说话,从马车上拿了药炉下来,捡起一块木炭,起火煎药。

    </p>

    等药好了之后,贾琮捧着惯用的白瓷碗,端给黛玉,也不顾林如海就在眼前,揽住她的肩,端起碗就要喂……

    </p>

    林如海看的面色抽搐,我还在这呢,你就这样,合适吗?

    </p>

    黛玉却不好意思起来,羞道:“父亲还在呢,你怎……”

    </p>

    “岳丈在也无妨啊,你是我妻,大楚国法律哪一条不允许丈夫这般对待妻子了。”黛玉面色通红,一双眼烟雾缭绕,轻声道:“还未成亲呢,怎好这般说。”

    </p>

    “那便不等年节过了,只要你愿意,明日订亲,后日成亲,我明天就拎着礼物去韩相府上。”贾琮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背,柔声说道。

    </p>

    “六礼本义什么的你不必担心,礼部没人敢跟我说不,就算真有胆子大的,我便提了亲兵打上门去……”贾琮一边看着黛玉喝药,一边笑着对她说。

    </p>

    林如海轻咳了一声,以示他还在这呢,贾琮面露恍然,在黛玉耳边说道:“先去另一间屋里罢,岳丈似乎看不得你我这般亲近。”

    </p>

    见黛玉点头,贾琮笑着扶住黛玉,倒不是他不想用抱的,而是因为上次抱过一次,黛玉就死活不肯,说是太羞人了,贾琮自然应允。

    </p>

    “岳丈,我先送玉儿回房,明早见。”贾琮笑着对林如海告了个别,就牵着黛玉的手出了门。

    </p>

    林如海仰头看天,见床铺尽头有一瓶用瓷瓶装的酒,打开瓶塞。

    </p>

    “吨吨吨。”他想贾敏了。

    </p>

    紫鹃被贾琮打发去荣国府找些黛玉的东西,有秦温护着,他并不用担心出什么事。

    </p>

    房内,黛玉靠在贾琮怀里,满面晕红,声音细不可闻:“怎好在父亲面前那般作态。”

    </p>

    “岳丈在不在我都是这般,只要你喜欢,你想怎样我便怎样。”贾琮呵呵的笑着,传输普通内罡为黛玉蕴养身体。

    </p>

    黛玉的脸更红了,也不说话,只是靠在贾琮怀里,被他身上散发的暖意浸泡其中,也不动弹,沉沉睡去。

    </p>

    贾琮见状,轻柔的把她放到榻上,从柜子里找了冬被为她盖上,看了片刻后,踱步出去,也不回屋,而是上了房顶,他若想,理论上来说他在一个月内不用睡眠。

    </p>

    此时将近新年,外面有些人家还没睡,显得有些吵闹,贾琮剑意散发,阻挡住外面嘈杂的声浪,见下面紫鹃回来,贾琮没有理会,而是饶有兴致的看月色。

    </p>

    天空中下起了雪,些许的雪粒夹杂着寒风想落在贾琮的衣裳上,但被贾琮全部荡开,身旁没有酒,只背了剑,否则倒是像个江湖客的模样,随手招来一顶闲置在院里的斗笠,他如今也能勉强做到这点了,盖在头上,也不管风雪愈紧,只是坐在屋顶上,不知道做些什么。

    </p>

    第二天天还未亮,贾琮连衣服都没湿,装作从房中出来,免得黛玉担心,进了屋,见紫鹃出来,知道黛玉未醒,就坐在正堂的一把椅上,随便抓了本书看。

    </p>

    看了一会,知道差不多到时辰了,照旧煎药,又进了隔间的厨房,也是一样起火熬粥,又往里放了些糖。

    </p>

    有时候贾琮也很好奇,是什么把刚过来的那个不知天高地厚以为自己天下无双的贾三郎变成了如今这个淡漠稳重的自己,又把自己变成了如今的“暖男”。

    </p>

    他自己也不知道答案,回头看了一眼刚出来的黛玉,他想,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眼前的黛玉,只是他不会揭开,要用一生去滋润这个答案。

    </p>

    “玉儿,喝药罢,那里有粥,我去给你端了来。”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