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七十二章 药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贾琮躺在床上,面色惨白,韩五正坐在一把椅子上守着药炉,右手给药炉扇风,左手给贾琮把脉,生怕贾琮脉象突然中断一样。

    </p>

    见黛玉进来,韩五忙站起身,仓促的低着头行了半跪的军礼之后,道:“拜见……拜见主母。”

    </p>

    这话他自己听着没什么,甚至还有些得意自己的机灵,黛玉心底大羞,可贾琮就在面前,生死不知,她如何能露在面上,淡淡的应了一声,紫鹃见状,忙对韩五说道:“你先去做事罢,姑娘来看看三爷。”

    </p>

    韩五点了点头,低着头出去,险些撞到林如海,但韩五也是个闷葫芦,只是把头埋的更低了。

    </p>

    等韩五出去后,黛玉在椅子上坐下,拿起蒲扇,却不知道怎么扇,试着扇了两下,险些把自己呛着,紫鹃忙要来抢扇子,嘴里说道:“姑娘,我来罢,你没干过这事……”

    </p>

    黛玉摇了摇头,满目的泪到底没能忍住,哽咽道:“先前都是他给我煎,如今他成了这个样子,我若不管,我还不如死了算……”

    </p>

    “我原先只是有些咳喘,他便上了心的每天都送来一碗药,虽说苦,可喝着却觉着甜……”拿出手帕擦了泪,见炉里的药也好了,她便想去拿,可紫鹃哪里肯让她干这个,先拿抹布放到把上面,见旁边放着贾琮惯用的粗瓷碗,忙把药倒进去。

    </p>

    这是贾琮交给韩五的重伤方子,以备不时之需,要比他平日里的修炼用药苦太多了,更别说比起贾琮刻意放缓了苦味的黛玉用药,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区别。

    </p>

    黛玉被这苦味一激,虽说无事,可心底却不好受,从紫鹃手里硬生生抢过碗来,紫鹃只得把贾琮扶起来,再使了个眼色给林如海。

    </p>

    林如海见了这等情况,百感交集,咳嗽了一声,道:“玉儿,若琮哥儿还醒着,定然不愿让你做这些事的……”

    </p>

    “他不愿,我也是要做的,我只恨自己没用,不能替了他。”黛玉喃喃答道,林如海险些没把拐杖砸了。

    </p>

    真就养了几年的白菜一夜之间被猪拱了呗。

    </p>

    见黛玉隐隐之间有些魔怔,林如海想了想,道:“我请南大人来诊治一二,他是武尊,定然能说出琮哥儿到底是什么状况,玉儿你先进隔间里听着罢。”见黛玉点头,林如海这才出去请南平。

    </p>

    南平却没进来,只在外面对林如海说道:“镇北公是透支了太多的本源,他的功法特殊,可以几乎无限制的依靠药物补充身体,可这也只是几乎无限制,若是支用太多,哪怕是神仙都难补,像镇北公这种,就是支用了太多,伤了寿命……”

    </p>

    见林如海面色不自然,他猛然想起韩五说什么主母来着,心底明悟,忙补充道:“不过镇北公乃是四品巅峰武宗,论寿元却是长的很,再者,他这个年岁,用不了两年就能突破武尊,突破了武尊只要有药,就能延寿……”

    </p>

    言外之意,贾琮一时脱力昏了过去,但绝对不到要不行了这种地步。

    </p>

    林如海心里有了底,拱手谢过南平,就转身进了屋,但黛玉还坐在椅子上,没有挪,只是怔怔的看着贾琮被紫鹃扶着灌药,林如海头痛道:“琮哥儿没事,不过是一时脱力晕了过去罢了,别的都无碍……你回房休息罢,我叫他的亲兵来看着。”

    </p>

    “爹爹先回去吧,我在这守着他,不见他大安我若回去了,总觉得心里不舒服。”

    </p>

    “他说过,韩五跟他都是一个性子,万一有些什么事,他不一定能顾得过来,他身边连个仆役都没有,若没个人看顾着怎么能行。”

    </p>

    哪怕是林如海在贾敏逝去后立下誓言再不续弦,可身边也少不了几个姨娘照看着,虽说大多都被白莲教杀的身陨了,可丫鬟总还是少不了的,像贾琮这样的身份,不说身边几十丫鬟仆从跟着,也得有几个贴身的人,可贾琮一概没有,除了一个韩五,他麾下就再也见不着别人了。

    </p>

    这让不知道其中缘由的林如海十分感动,以为贾琮是为了林黛玉的缘故,他自认做不到这点,哪怕是贾敏在世时,他虽说没有姨娘,可丫鬟自然少不了……

    </p>

    想到此处,林如海干脆就应下了,道:“这里倒不太好,内宅里我记得有间静些的地方,等明儿搬到那里去罢,也好将养身体,你来往也方便些。”

    </p>

    黛玉轻声应下,林如海没有多留,他也算是病号,只是这个炉里现在还在煎另一副药,他只得让前院儿的药炉给他煎了自己的药。

    </p>

    “我其实有些好奇,他是因为什么学会的煎药,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国公了,在荣庆堂上喊打喊杀的,好不威风。”

    </p>

    “前几日老太太说让他送我回家,当时我没抱什么希望,他连老太太都敢顶着干,我原本想,我算的了什么,可他应下了,那时候我都不敢相信。”

    </p>

    “到了船上,我才发现,他不是喜欢喊打喊杀,只是把他背上的剑当成了自己的盾,他也不是有意疏远任何人,只是不善于把话说出来。”

    </p>

    见黛玉这般说,紫鹃轻笑道:“姑娘真真是爱煞了三爷,怎地嘴里就没三爷半句不好。”

    </p>

    黛玉脸一红,一双眼中仿佛有烟雾缭绕,轻轻的点了点头,没说什么,但脸上的一抹绯红色出卖了她。

    </p>

    “除了性子孤拐些,他确实没什么不好的地方,我总不能随意找个理由就说他的不是。”

    </p>

    “平日里话虽说少了些,可说出来的总是那样暖人,也真是怪了……”

    </p>

    见黛玉有意无意的处处都在说贾琮的好,紫鹃笑道:“那就得求林老爷快些跟大老爷说好了,让三爷来提亲,姑娘就算是如愿以偿了,一等国夫人,险些把老太太都比下去了。”

    </p>

    但贾琮正伤着,黛玉没心情和紫鹃继续说话,就见贾琮眉头猛然皱紧,仿佛是在忍痛一般,黛玉忙抓住贾琮的手,用眼神示意紫鹃给贾琮灌药。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