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六十四章 有我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贾琮进了甄家的堂号里,虽说暂时不知道这叫什么名,但贾琮看了看,感觉比荣庆堂荣禧堂都豪华几万倍,东府的宁安堂也成了草鸡了。

    </p>

    见黛玉面色自然,只是略微有些拘谨,贾琮松了一口气,对坐在首座上的奉圣夫人孙氏行了一礼,道:“琮见过奉圣夫人。”

    </p>

    “都是世交,不用多礼……”孙氏笑道,贾琮抬起头来,孙氏见了他的脸,笑意又浓了几分,道:“真真是跟代善一个样子。”

    </p>

    贾琮不好多说什么,这毕竟是外家,若是贾家,他还能四处张望两下,但来这儿是做客……

    </p>

    “荣国太夫人可还安好?”孙氏已经混浊的眼睛看着贾琮,笑着问道。

    </p>

    “祖母身体安好,每日和家中姊妹说笑,倒也自在。”贾琮面色如常,这种级别的提问,在任何人眼里都只是过家家级别。

    </p>

    “嗯,她倒是有福气,老保龄侯还活着的时候,我见过她一次,那时候还是个机灵的小丫头子……”孙氏的辈分高的可怕,太上皇御笔亲赐:“吾家老人”可还在甄家书房内挂着,哪怕是贾代善见了,也要行晚辈礼,真能和她相提并论的,目前也就只有韩潇。

    </p>

    又说了几句话,无外乎是些家长里短的事,贾琮一一应答,场面到也算是和蔼。

    </p>

    就见甄宝玉面色苍白的走进来,但一时间没人理他,刚才已经有丫鬟把外面的事传达来了此处,连奉圣夫人都没说什么,更别说其他女眷了。

    </p>

    但他还不死心,位置隐隐靠近林黛玉,贾琮见了,直接悄然爆发全身剑意,做了一把利剑,悬在甄宝玉的面门,这屋里没有武人,自然没人看得出来,但甄宝玉本人却知道,只感觉身旁都是剑,看着谁都像剑的形状。

    </p>

    贾琮又客气了几句,就想带着林黛玉告辞,孙氏不依,说道:“怎地也要留了饭再走,哪儿有远来的客人不留饭的。”

    </p>

    稀里糊涂吃完了饭,贾琮还笑眯眯的拽着甄宝玉到了男客一桌,否则这孙子就跑去女眷那里坐了。

    </p>

    吃完饭又唠叨了一两句,贾琮和林黛玉在甄应嘉和甄文的相送下出了甄家,贾琮翻身上马,掀开车帘,笑道:“可还习惯?若觉得哪里不好,我便回去把他家大门砸了,左右去清山池跪几个时辰。”

    </p>

    黛玉忙道:“再也没有这样的道理,那我成什么了……”嘴上是这么个说法,脸上的笑意都快成实体了,贾琮笑道:“原不值当什么,我在那个孙子体内留了一道剑意,就当是赏他的了。”

    </p>

    “我自己若是被他骂了两句也就骂了,偏他还想打你的主意,这比杀了我还难受些。”贾琮的《甜言蜜语修炼经》似乎已经大成了。

    </p>

    又说了几句今日之事,黛玉迟疑道:“贾家老宅那头还去不去了?你和他们都是同宗,不好不去罢。”

    </p>

    “我去做什么?论血脉早就出了五服,论宗族,京城贾家还能跟我说上些宗族,荣宁二府跟他们也算得上,可我早就单立了宗了,理他们做甚。”贾琮没当回事,补了一句:“再者,林姑丈那头……到底不好再拖了,诶,先别哭,你听我说。”

    </p>

    “林姑丈的病该是肺疾,这个病好治,听人报病情的时候,我心里就有了些数,离京之前我连夜去问了老供奉,我帮忙冲开经脉差不多就没事了……”

    </p>

    ———————

    </p>

    江南大雪,好看归好看,却也拖累了行程,贾琮立于船头,风雪不沾身,只差一步就能修出剑魂的他已经差不多有了大规模拨动风雪、雨点之类的能力。

    </p>

    贾琮说不上来周遭的景象到底是什么样,以他前世写作文不及格的水平来说,只能说是好看。

    </p>

    风又紧了几分,呜呜的呼号着,贾琮见状,也不想在磨练这新得的本事了,就先回到房内,估摸着时辰差不多了,起火煎药。

    </p>

    等药煎好了,贾琮捧起白瓷碗接了药,自己的他还没煎,端着药到了三楼,象征性的敲了敲门进去,见黛玉正伏在案上写字,贾琮登时生出一种别人学习时给人送饭的荒唐感。

    </p>

    紫鹃倒是不在,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见他来了,也不起身,主要是贾琮太闷了,不问他或者没发生事,他很少主动挑起话头。

    </p>

    贾琮这次却主动开口,道:“还有几个时辰就到扬州了,妹妹见了林姑丈尽量别哭,姑丈身子不太好,需要静心修养,若……若再这么一激,我怕我可能……来……来不及。”贾琮眼里闪过浓重的迟疑,还是选择说了实话,老实说,林如海的病他没什么把握,回报的人说的含糊,万一是中毒或者其他的什么奇病,他可能束手无策。

    </p>

    黛玉面上的恬静荡然无存,垂下头,无声的流起泪来,贾琮见状,主动把林黛玉拥入怀中,轻声宽慰道:“无事,有我。”

    </p>

    不说也罢,一说,林黛玉反倒哭的更厉害了,贾琮见状颇有些心疼,不得不换种说法:

    </p>

    “真的没事,只要妹妹见了林姑丈不出悲声,我便有十成十的把握治好他,就算有些意外,打不了我请了苏老将军和云大人跟我打上武当山去,见了玄真老道让他出手,天下神医这般多,定然能治好姑丈。”

    </p>

    “我在这世上只有父亲一个至亲了……他若有个好歹……”黛玉哽咽着说道。

    </p>

    “谁说的,这不是还有我么,但凡哪个让你受了半点屈,就算是皇帝我也得跟他掰扯掰扯,等到了扬州,问过姑丈后,我便回去修镇北公府……”

    </p>

    “怎地又说到镇北公府去了?”黛玉抬起头,眼角依然含泪,但已经没哭了。

    </p>

    “啊?哈哈哈哈……这不是……不是行六礼没有个府邸不像话吗。”贾琮换了个委婉些的说辞,但黛玉何等聪慧,几乎一瞬就想通了其中关节,登时羞道:“谁和你行六礼……”倒是把心底的悲凉冲淡了。

    </p>

    话还没说完,贾琮就坐直了,因为身后紫鹃已经进来了,他实在是害怕紫鹃的眼神,总让人感觉自己做了亏心事。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