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六十一章 安慰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紫鹃扶着黛玉端着药回了屋,临走时看了贾琮一眼,让贾琮有些莫名其妙的,等黛玉出去,贾琮浑身剑意再度散发,愁眉苦脸道:“真真是麻死我了,以后再做这等事,我必然先把自己打晕了。”

    </p>

    说着,端着自己的药先喝干了,刚打算修炼,就听外面又是敲门声,心底顿时咯噔一下子,就见紫鹃一脸正色的进来,贾琮看了看四周,没有黛玉,顿时出了一口气,道:“来做什么?可是那样药没了?我这边倒是都备着些……”

    </p>

    话没说完,紫鹃就一身正气的开口,而这开口的内容,险些把贾琮吓个半死。

    </p>

    “三爷,你要对我们姑娘负责。”

    </p>

    “啊?你说啥呢?”贾琮登时一脸懵逼,剑意什么的顿时中断,见贾琮身边没了那股冷气,紫鹃的胆子更大了,又继续说道:

    </p>

    “三爷说甚么笑起来比哭更好看,又擦了我们姑娘的泪,不就是这个意思?怎地现在又不认了?”

    </p>

    贾琮顶着一脸问号,险些没把自己弄晕过去,理了理思绪,也同样正色道:

    </p>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那句话本就是玩笑之言……”

    </p>

    “三爷,你是堂堂的一等国公,宫里太上皇和皇帝面前都有体面的人,想来是见过大世面的。

    </p>

    那请问三爷,你可曾听说过哪家的表哥对表妹说这等话还动人脸的?莫要说是表兄妹,便是亲兄妹,这般大了也该避讳罢?更何况三爷身上有爵位……”

    </p>

    “三爷既然说出口了做出来了,怎地没半点担当可言?”

    </p>

    贾琮理了半天,终于明白她的意思,天可怜见,他只是觉得那句话挺有意思,就顺嘴一说,哪有什么赵贤的事,至于擦泪就更别说了,压根就是冲动,本身也算不得什么逾越,只是现在被人抓了“现行”,以他的“面对女孩子自动情商为0”的效果,反倒完全辩驳不出来了。

    </p>

    见他这副模样,紫鹃又说道:

    </p>

    “三爷是明白人,想来懂我的意思,无论如何,也都没有表兄妹之间这般亲近的……”

    </p>

    “停,打住,你说吧,你要我干嘛,我现在也一头雾水,我刚才若有半点亵渎之意,那就让我天打五雷轰,偏你上来咄咄逼人,我能怎地?你说罢。”贾琮满脸无奈。

    </p>

    “我当着你的面我也不说瞎话,刚才纯粹就是突然一时兴起,说自己的事把我自己倒是说进去了,然后糊里糊涂的就想到赵大人对我说的那话,又糊里糊涂的说出来了,倒是和林妹妹没什么相干。”

    </p>

    见紫鹃还想说话,贾琮只感觉头痛欲裂,未来得及制止,就听紫鹃说道:“三爷不跟我打诳语,我也便不瞒着三爷,林老爷约莫着怕是……我们姑娘以后没个靠得住的怎么行……”

    </p>

    “打住,林姑丈定然没事,我听别人说了病情,刚好这段日子每天泡在药里头,不是大夫也是大夫了,应该是经脉堵塞,我用武把经脉给冲开就可以了……”

    </p>

    “父母护不得人一辈子,我们姑娘身子又弱,三爷既然说了做了,怎地就又不认了?”

    </p>

    见紫鹃还是拿他的言行说事,贾琮沉默了片刻,无奈道:“罢罢罢,真是怕了你了,你快去问问林妹妹到底如何想的吧,别到时候我这头被你撬开了,她那头又不让。”

    </p>

    紫鹃见状,欣喜道:“三爷只要认,那便好说,我们姑娘那头自有我去说。”说着,带着满面欢喜离去。

    </p>

    贾琮沉默了很久,良久,熄了炉火,也不脱了外套,也没去找床,就倚着墙沉沉睡去。

    </p>

    第二天清晨,贾琮身上冷气淡了些许,他自己没发现,但韩五发现了,打量了他半天,直到贾琮笑骂道:“看我做甚,我脸上有花不成?”话一出口,贾琮才发现,我怎么又会笑了。

    </p>

    先前贾琮一笑起来,那就是比哭还难看,他也不知道怎地,就是笑不出来。

    </p>

    也没想太多,只当是自己昨晚说多了心境就敞开了。

    </p>

    船上的库房在三楼,虽说贾琮把很多药都放到自己屋内了,可中午在找一味药的时候他却发现不多了,按照他的性子,拿个药都得自己亲自去,省的有人在药里下毒。

    </p>

    一上三楼,贾琮就听见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他对这种声音并不陌生,只是犹豫了片刻,还是没选择进去看看,这时,房门打开,紫鹃端着个痰盂出来,痰盂里还有些血,贾琮登时变了石雕。

    </p>

    紫鹃用眼睛看着贾琮,什么话也不说,就只看着,贾琮迟疑了一会,叹道:“我去看看罢,这么咳还了得了?”说着,就避开紫鹃的视线,走了进去。

    </p>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紫鹃的眼神,总让他觉得自己做了亏心事一般。

    </p>

    贾琮一进去,黛玉便抬起头,眼神凄凉,贾琮又麻瓜了,想了想,看见角落有把椅子,便搬来坐了下去,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

    </p>

    紫鹃端着空了的痰盂走进来,见状,故意诧异道:“三爷怎地来了。”

    </p>

    贾琮却不好干坐着了,道:“听妹妹咳的厉害,来看看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地方没,煎了小半年的药,几乎所有药材都见过了,也算半个医生……”

    </p>

    黛玉笑道:“没什么,左右不过挨着罢了,从小见了那么多医生,也没什么法子。”笑着,眼角却又有了泪光。

    </p>

    贾琮头痛不已,想了想,道:“我倒是替韩五治过咳喘,只他是男丁,对女眷我却不好有些逾越……”面色迟疑了一下,见紫鹃又在看他,无奈叹道:“罢了,左右年岁不大,算不得逾越。”

    </p>

    贾琮右手蓄满内罡,刻意放的温和了些,他内罡走的也是攻杀一道,但远远没有他的剑意那么霸道,若用剑意,贾琮怕林黛玉得被他刺死……

    </p>

    右手轻轻放在林黛玉后背上,这一碰贾琮就终于见识到什么叫林妹妹身材了,真是除了骨头基本上就只有一层皮肉了。

    </p>

    贾琮自己觉得没什么,但林黛玉面上却浮现出一抹羞红,再想起紫鹃昨晚对她说的话,脸就更红了。

    </p>

    只要贾琮在别人的体内有内罡,自然也是可以内视的,查探了半刻钟,沉吟道:

    </p>

    “这却不好办,妹妹是心脉太弱,肺却得用猛药治……妹妹原先吃的什么药?”

    </p>

    “原先吃的人参养荣丸,昨儿还吃了一剂。”黛玉轻声答道。

    </p>

    “难怪了……那些医生不是武人,内视不得,以为治好了肺就能养心了,却压根没想过妹妹心脉受不得这苦。”贾琮想了想,道:“我听一个御医供奉跟我说话时说起过心脉弱,唔……我留下一道本源内罡,帮妹妹蕴养心脉罢。”

    </p>

    说着,贾琮面色白了些,一道本源内罡护在黛玉心脉处,又道:“先听了那参丸罢,我回头找老供奉问一问,先煎着昨日的那副药,然后我再挑个固本培元的方子,应该就差不多了。”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