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五十八章 流放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上书房内。

    </p>

    当今正在处理政务,时不时和韩潇说说话。

    </p>

    这时,门外突然撞进来一个小黄门,慌张道:“陛下不好了,陛下……”

    </p>

    “什么事?毛毛躁躁的,哪里像个在宫里的样子。”当今皱了皱眉头,还没开口,韩潇就斥责道。

    </p>

    “有事慢慢说,不要急。”当今挥了挥手,示意小黄门说下去。

    </p>

    “陛下,镇北公被忠顺王遣十位武宗刺杀……”小黄门的话刚出口,就见身旁一阵罡风刮过,是韩潇,哪里还有平常故作老迈的样子,在他面前喝道:“赵贤呢?他的皇城司都是死人?”

    </p>

    “韩老,没必要为难他,让他继续说。”当今呼了一口气,淡淡道。

    </p>

    赵贤刚进来,就听见韩潇喷了他一句,心底无语,但到底还记得什么是正事,行了一礼后道:“陛下,镇北公无事,只是伤势重了些,经过查证,是金光法师性禅将镇北公骗到西城巷内,动用了七位少林寺僧人和三位武当山道人,武当山的一位道人已经自首,把所有事都说出来了……还有八架来自十二团营的手弩……”

    </p>

    听到最后一句,当今真的忍不住了,气极反笑道:“真是朕的好臣子,叫蔡坤给我一个说法,他这个十二团营指挥使是怎么当的?下面的兵都看不住?要是不给朕一个合理解释,那这个指挥使他也别干了。”

    </p>

    “还有,皇城司的人立马抄了金光寺,所有财产充公,让赵启明下去,跟一个反贼当兄弟这么些年,身为堂堂的北城长竟然还不知道?”

    </p>

    “马上下令,带着武当山道人的口供,去抄了忠顺郡王府,废为庶人,再派人抄了魏深墨他们那几家,朕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他们,他们就是这么回报朕的?一等国公都敢杀,好啊,果真是没把朕放在眼里……”

    一秒记住

    </p>

    “告诉楚魄,他不是喜欢魏晋遗风吗,那就让他去北海,去跟罗刹鬼搞魏晋遗风!他要是敢带一两银子过去,朕就把他扒光了扔到东瀛,东瀛人更喜欢魏晋遗风。”

    </p>

    说到最后,当今已经隐隐有些失控之意了,所幸韩潇在,皱了皱眉,道:“陛下,不可失仪。”

    </p>

    当今点了点头,又道:“至于武当山和少林寺……让玄真和戒骄给朕一个说法,要是不给,朕派大军去要说法。”

    </p>

    “镇北公于国有功,此番受伤,朕深感心痛,赏镇北公御制绸缎二十匹,黑辽百年老参两对,派供奉院太医为镇北公医治。”

    </p>

    皇城司马上行动起来,多达数万人的系统全力运作所爆发出的速度让人心惊胆战,仅在得到指令的一刻钟内,便派遣数十位内罡查封了金光寺,又由赵贤亲自带队,前往忠顺郡王府。

    </p>

    忠顺郡王府,楚魄强装自然,道:“本王并未有过这等言行,好教赵大人知道,此乃武当山道人刻意污蔑。”

    </p>

    “这话,还请留到北海和罗刹鬼说去吧,来人,拿下。”赵贤直接无视了这等厚颜无耻之语,令人拿了楚魄,自己带着更多的人往里走去。

    </p>

    “大胆,赵贤,你在和谁说话,我乃太上皇亲子,大楚国皇室血脉……”话没说完,他就被掰了下颚,顺道用布条封了嘴。

    </p>

    赵贤走进去,一众人在后宅里打的鸡飞狗跳,偶尔有几个武人出现,也都被很快拿下,赵贤径直往书房走去,他知道贾琮的习惯,这回按理说是自己疏忽了,紧急有相关事务召回了在贾琮身边的最后一位武宗,否则也不至于这样。

    </p>

    “来人,拿了这书柜和这一柜书,再找一找字画什么的,对了,这套文房四宝不错,也一并包了,给镇北公送去。”赵贤见这书房也是黄花梨的书柜,甚至都有些好奇忠顺王一脉是不是有什么癖好,个个都这么喜欢黄花梨。

    </p>

    “对了,派人去传话,告诉去魏深墨那几家的人,书柜和书籍都留下,字画也都打包好了,文房四宝品相上佳者留下,到时候统一给镇北公送去。”赵贤吩咐完之后,喃喃自语道:

    </p>

    “也不知道镇北公什么毛病,竟这么喜欢书,他一个武人,要这么多书有啥用……”

    </p>

    “先前不是还说不想当韩相的吗。”

    </p>

    等抄完了各府,杀光了忠顺王府的后宅,拿住了所有各府的女眷,唯独魏深墨跑了,这让赵贤满腔怒火,但现在不是计较魏深墨的时候,他带着七八个武宗当搬运工,带着五个黄花梨书架和足足得有数百斤的各类书籍字画,又拿了一麻袋的文房四宝,亲自到了北街贾琮的宅子。

    </p>

    “镇北公?镇北公?”赵贤叫了几声,贾琮没回他,这让他心急如焚,刚要破门而入,就见红肿着眼的贾琮走出来,面色冰冷,眼里毫无人气,道:“赵大人,何事。”

    </p>

    “啊?哦,这是抄了忠顺郡王府等各府得的书柜、书本、字画等东西,这不是你喜欢这些吗,就给你送来了。”赵贤虽然感觉贾琮很不对劲,但他一个粗人,哪里懂得安抚人心什么的东西,只得干笑着说出来意。

    </p>

    “谢过赵大人。”贾琮艰难的扯出一个微笑来,看的赵贤更心惊胆战了,忙道:

    </p>

    “那个……镇北公,你要紧不要紧?”

    </p>

    “多谢赵大人关怀,我已经无事了。”

    </p>

    “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镇北公既然没事,那我等就去和陛下复命了,镇北公要不要一起去?”

    </p>

    “不必了,本公虽说无事,可伤还是有些牵扯,一时半会走不动。”贾琮婉拒了赵贤,从怀中掏出几个护身符,道:

    </p>

    “一点敬意,不成礼物……”

    </p>

    “那我等在此谢过镇北公了。”赵贤没有推辞,见贾琮没有留他们,心底嘀咕几声奇怪,也就走了。

    </p>

    贾琮清冷的双眼注视着他们离去,面色淡淡,仿佛一个冰坨子,散发着彻骨的冷意,把别人冻死,也冷了自己。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