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五十二章 报复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且不提云谐拿到银票之后和贾琮对半分赃,只说第二天,当今紧急召开大朝,正好卡着何泰准备组织人弹劾秦岚的时间,让忠顺王一脉无意之间吃了个哑巴亏。

    </p>

    可何泰却显得胸有成竹,虽然他已经是被当今厌弃的官员,但是他一点也不慌张,既然是忠顺王的死党,那么根据特性来说,一般忠顺王死党的智商都不怎么样……何泰甚至还和一些腐儒交谈,试图在士林内扬名,甚至还修书一封,去了山东孔家,虽说当代衍圣公没有搭理他,但是他的名已经被南方几家士大夫家族宣扬出去了——不畏强权犯颜直谏的何泰何大人!

    </p>

    见当今面色阴沉,何泰不惊反喜,昂首出列道:“陛下,臣……”

    </p>

    “朕有事要说。”当今淡漠的无视了他。

    </p>

    “二等舞阳侯秦岚伤了紫薇舍人之后薛蟠,皇城司在追究时,发现舞阳侯府密室,其中有一件龙袍……”

    </p>

    这是何泰早就掌握的消息,他立马接话:“臣弹劾……”

    </p>

    “皇城司问出了秦岚的口供,但言辞粗俗,经过润色之后整理了一下,戴权,念。”当今又一次无视了何泰。

    </p>

    “臣秦岚请陛下安,臣……”具体内容贾琮是听不懂半点,只觉得脑子上有一万只苍蝇在转悠,但他是见过伪造的秦岚口供原本的,所以懂得大致意思,无非就是说自己猪油蒙了心了,被忠顺王裹挟云云,然后就是请罪,还请饶过自己一家老小什么的。

    </p>

    “秦岚幡然悔悟,朕深感之,赦秦岚九族死罪,流放北海。”

    </p>

    “忠顺,你说说,那件龙袍怎么回事。”当今到底没有直接用全套的强行演戏而扳倒忠顺王,而允许忠顺王自辩,否则难以服众。

    </p>

    “臣弟想见见秦岚。”忠顺王轻声说道,脸色跟吃了那啥一样难受。

    </p>

    “秦岚昨夜深感罪孽,已于皇城司狱内自杀。”当今嘴角勾起一丝笑容,说道。

    </p>

    朝堂顿时震动,何泰立马站出来,说道:“陛下,臣弹劾皇城司中车府令赵贤纵容罪犯自杀,疏忽值守。”不愧是忠顺第一犬,见到了人可以喷就当场喷上去。

    </p>

    “准,赵贤罚俸三月。”当今到底不好不做出什么处置,舆论毕竟把握在这帮人手里,何泰的面色好看了些,不甘道:“陛下,按大楚国律……”

    </p>

    “秦岚就算不自杀,今早朕也要赐毒酒。”这一句话,直接就把何泰接下来的长篇大论憋了回去,让他不敢再说。

    </p>

    “忠顺,你想好了吗?”当今又看向忠顺王,忠顺王立马跪地,道:“臣弟从未指使过秦岚做任何事情,若有指使,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这招秦岚就用过,如今忠顺再用,却是不符现状了。

    </p>

    “哦?朕记得,秦岚也发过不得好死的誓,结果畏罪自杀了,难不成,忠顺你觉得这是好死法?”当今冷笑道,忠顺王被这么一怼,却也面不改色,道:

    </p>

    “自作孽不可活,秦岚自己做下的孽,合该有他自己来受,不过是污蔑到臣弟身上,臣弟自然敢发誓。”

    </p>

    “这般,朕却不好不处置你啊,否则难以服众,虽说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可秦岚的口供,却是货真价实的东西。”当今退了一步,这也是早就准备好的剧本,他的目的从来就不是一次扳倒忠顺,那样引起的反弹太大,以他的威望暂且还压不住。

    </p>

    “臣弟惶恐,请陛下降罪。”忠顺王心底暗喜,看来逃过了死劫,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p>

    “如此,忠顺亲王楚魄意图谋反,但朕念手足之情,降为忠顺郡王,收回忠顺亲王府,将先礼仁郡王所遗郡王府赐给忠顺郡王。”当今做了决定,楚魄还要领旨谢恩,看的贾琮心底抽搐,面上却要做出一副理当如此的表情,险些笑出声,不过幸好没笑……

    </p>

    召集一次大朝,自然不可能就是为了忠顺王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马腾云出列道:“陛下,北城户部所售玻璃使国库一日入三万两……”当今动容。

    </p>

    这三万两自然是没有扣贾琮所分润的银子,若扣了,也有足足两万一千两,这还只是北城一地,明日四城百姓估计就会蜂拥而至,到了那时,收入肯定会更多。

    </p>

    想通了其中关节,又想了想国库不缺钱的日子,当今大悦,道:“爱卿辛劳……”这可是头一回夸奖马腾云,以前为了国库没钱,没少跟马腾云发火,马腾云当场狂喜。

    </p>

    这都是政绩!

    </p>

    ——————

    </p>

    忠顺郡王府。

    </p>

    楚魄心里气的想要吐血。

    </p>

    魏深墨提点了他几句,他顿时就明白了,这不是自己逃过一劫,只是因为要弄掉自己,所付出的代价太高了,当今打算温水煮青蛙慢慢弄掉自己,而不是直接一锅端。

    </p>

    “此事,都是镇北公贾琮的手笔。”魏深墨轻声说道,语气坚定:“不除掉他,我们就会被一直按在这里,永远都不能翻身,他昨天领人抄了白野加,今天就是秦岚,再过几天,恐怕就要抄到王爷您府上了。”

    </p>

    “只是……贾琮才十二,就已经是武宗了,不能收买吗?”楚魄还是有些犹豫。

    </p>

    “也不是不行,只是需要有份量的人去……”羊颇插话。

    </p>

    “还收买什么,他杀了老白害死了老秦,明天杀的就是你老羊,后天就砍到我头上来了,再往后,怕是都敢跟着那头害了王爷!”魏深墨马上怒气升腾,指责道。

    </p>

    “杀了他不妥,他是国朝一等国公,只有四位的贵爵,倘若杀了他,整个武勋一脉都会反弹,更何况,他是贾家的后人,贾代善是武尊,谁知道有没有什么后手?”

    </p>

    “贾代善已经死了二十多年了!就算有后手,也在荣国太夫人手里,贾琮不过是庶子,要有给孙辈留下的东西,也该是给那块带玉的了……”李顺犹豫了一下,选择支持魏深墨。

    </p>

    “就算是如此……”

    </p>

    “行了!”楚魄喝道。

    </p>

    “本王自有决断,你们去吧。”楚魄握着手里的佛珠,偶然间,转动了一颗。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