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四十五章 弹劾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三日后,贾代善遗骸到了京城,是用大冰镇尸运来的,尽管说没这个必要。

    </p>

    武尊尸身不腐不臭,别说是冬天了,就算是夏天在太阳底下晒半年,都不会有半点损坏。

    </p>

    这场葬礼可要比贾政的葬礼大多了,除了已经投靠忠顺王的舞阳侯府等勋贵,几乎所有武勋倾巢出动,太上皇、当今更是亲临贾代善葬礼,虽说只是挖出当年的衣冠冢,再埋入贾代善的尸身,条件并不允许大操大办,但花费也将近十万两银子,几乎把荣国府掏空了,如今王夫人去世,贾代善尸身回归,贾琮又是国公,王夫人这些年倒腾到王家的三十万两银子,被王子腾亲自送了回来,这才让贾府恢复了往日的富贵气象。

    </p>

    又过了几日,贾琮这几日一直都把自己闷在屋里,买了些谁也不知道做什么的东西。

    </p>

    到了春节,也是贾琮的生儿,虽说因为赶上了这等节日,贾琮不好大操大办,但到底是请来赵启明、性禅、潘金戈、李庆明等约莫数十人聚了一聚。

    </p>

    第二天,贾琮从北城小院的床上爬起来,揉了揉脑袋,将酒气逼出来后,寻了斗牛公服来穿上,又束上紫金冠,准备去参加开年大朝。

    </p>

    本朝的开年大朝倒是没有放在春节本天或十五过后,而是放在春节过后的第二天,不会耽误正事的同时,到底也多了些人情味。

    </p>

    金銮殿上,贾琮看了看武勋的站位,李庆明爵位没他高,潘金戈是长辈,所以他站在了次首第二的位置,回头一看,贾赦排在第几百位。

    </p>

    诸葛叶则是想了想,犹豫了片刻,还是选择站在了叶孤星的身后。

    </p>

    牛继宗则是站在二等侯的首位,看起来有人不服。

    </p>

    百官站定之后,突然,有二三十个御史出列,手里拿着奏折跪在地上,道:“臣弹劾镇北公贾琮,嚣张跋扈,目无尊长,肆意折辱荣国太夫人与其已逝叔父叔母。”

    一秒记住

    </p>

    这二三十个御史,瞬间就把整个朝会点燃,几乎半个御史院的御史同时出列,甚至总管御史院的御史大夫何泰都出列道:“臣弹劾镇北公贾琮,嚣张跋扈,目无尊长。”

    </p>

    甚至二等舞阳侯秦岚、二等忠武侯羊颇等忠顺一脉勋贵也都出列弹劾贾琮!

    </p>

    “何泰,你有证据吗?”当今阴沉着脸,他知道,这就是忠顺王一脉的反弹,偏偏忠顺王自己不出面,而是派遣手下人以公事为名出面,他顿时陷入两难地界。

    </p>

    “回陛下,臣有荣国府奴仆等十人作证……”何泰刚说完,贾琮就冷笑道:“何大人怕是忘了,本公早已出府算了另宗,已经搬出荣国府半年有余,莫非何大人是有回到过去之能,穿过半年的时间到了荣国府,再以武尊之能飘在空中见到的本公吗?”

    </p>

    “前些日子,镇北公回了一趟荣国府,本官听说,就是在那时,镇北公对荣国太夫人并不恭敬,恶言相加。”何泰也在冷笑。

    </p>

    “哦?本公那时刚刚突破武宗,修为正是要稳固的时候,来不及多说什么,祖母慈祥,未曾多说什么,本公第二天修为巩固之后就去了荣国府致歉,祖母也未曾多说什么,敢问何大人,可是有仙神之能,能够穿越万里见到本公不成?”

    </p>

    何泰被这么一怼,面不改色道:“那荣国伯夫人邢氏病已半年有余,本官怎地听说镇北公根本没去探望过?陛下,臣弹劾镇北公贾琮不孝!”竟是直接撇开原本的弹劾内容不谈。

    </p>

    贾琮垂头不语,何泰刚刚志得意满的准备请当今治罪贾琮,贾琮眼里竟落下泪来,道:“何大人有所不知,实乃母亲病重,不忍令本公侍疾时染病,陛下,臣替母请罪,还请陛下治罪!”

    </p>

    当今见状,面色铁青,转向何泰道:“何泰,你还有什么话,一并说了,别再拖延。”

    </p>

    何泰反倒更加昂首挺胸,道:“臣尝闻镇北公折辱已逝贾存周并其妻王……”还未说完,贾琮竟已抬起头来,满目猩红,吼道:“何泰,你告诉本公,你又是从哪里听到的,本公今日就去给你找人证,看看本公可曾折辱叔父叔母。”

    </p>

    “陛下,臣观镇北公面色急迫,也许是想杀人灭口,从而保住自己……”何泰话音刚落,贾琮竟已冲上来,一拳打在何泰的脸上,何泰惨叫一声倒地,但面色兴奋道:“陛下,臣弹劾镇北公贾琮殴打朝廷命官……”

    </p>

    当今见何泰惨状,简直浑身舒爽,道:“镇北公住手,来人,拿祭酒来,罚镇北公三杯,下不为例。”竟然……有些赏赐的味道。

    </p>

    忠顺王一脉是忠顺王一脉,但不是傻子,谁也不敢直接触当今的霉头。

    </p>

    贾琮又打了一拳,把何泰的下颚“恰好打掉”,让他无法说话之后,接过宫人端来的三杯祭酒,道了声谢后一杯一杯的喝干,贾琮跪地,满目泪水,甚至隐隐可见血丝,哭道:“陛下,臣叔父叔母已逝,竟仍被何泰拿出来,作为攻击臣的物什,何泰狼子野心,分明是想做秦桧第二,至于他背后的高宗是哪个,臣便不好说了。”

    </p>

    言下之意,竟是把自己比做了岳武穆……

    </p>

    但此时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只见贾琮把何泰的嘴巴掰回原位,哭喊道:“陛下,臣弹劾御史大夫何泰狼子野心,意图谋反,臣听闻何泰常与舞阳侯秦岚等人秘密商议大不逆之事……”

    </p>

    何泰闻言面色大变,喊道:“你可有人证?”

    </p>

    “陛下,看见了吗,何泰心虚了……”贾琮这招就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又喊到:“臣有武阳侯府奴仆作证。”

    </p>

    “区区奴仆,几两银子便能收买,怎可为证?”一个御史刚说完,心底猛地一激灵,贾琮接过这个话头,吼道:“既然尔等说奴仆不可为证,怎地还拿我荣国府的奴仆说嘴?陛下,臣弹劾御史大夫何泰、舞阳侯秦岚等人欺君大不敬之罪!”心里给说话的御史点了一万个赞,这个助攻给的太及时了。

    </p>

    “何大人看上去有些累了,戴权,打发人送何大人回去。”谁都知道,何泰完了。

    </p>

    “舞阳侯,你可还有话说?”当今又看向秦岚,但秦岚也是鸡贼,道:“陛下,臣若与何大人做了大不敬之事,臣甘愿领死。”当今也不好发作他什么,朝会继续进行。

    </p>

    等马腾云说完了年收入之后,当今抬头看天花板,心里一阵抽搐。

    </p>

    太少了。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