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三十八章 打上门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好容易送走了贾探春等人,还付出了好几副自己写的“好字”,都已经快入夜了,这么折腾来折腾去的,倒是把修炼给耽误了,虽说他修不修都差不多,但不修确实是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p>

    去了一趟贾赦房里说些事,无非是关于怎么拿到二房所掌控的更多的产业之类的。

    </p>

    第二天天刚亮,贾探春就到了贾琮这儿,手里还像模像样的提着一些礼物,道:“三哥哥,这便当是束脩了。”

    </p>

    “这是做什么?”贾琮奇道,虽说知道束脩是啥,但是他还真没搞懂贾探春要和他学什么。

    </p>

    总不能跟自己学拿剑砍人吧?

    </p>

    看了眼贾探春的小身板,他觉得不太可能。

    </p>

    “自是向三哥哥学书法。”贾探春正色道,面容“神圣”

    </p>

    “书法我自己都是半吊子,如何教的会你。”贾琮摇头拒绝,他没说假话,虽说他写的在别人眼里看着是新字体,但他自己知道,自己不过描了个形而已,神韵纯粹是拿剑意硬往里灌,要论真本事,也就一二分罢了。

    </p>

    但贾探春只当他是在谦虚,道:“昨日回去之后钻研了半日三哥哥所书,虽然没有品出神韵,却得了几分外在……”说罢,见贾琮桌上有纸笔,自来熟的走过去,提笔开写。

    </p>

    贾琮实在不好说些什么,虽说他身上有公爵,但那是外面的事,内宅的堂妹跟他学些什么他不愿意,总不能拿镇北公来压人吧?

    </p>

    那传出去虽说没什么太大的压力,但也不好听。

    一秒记住

    </p>

    贾琮只得看着她书写,心说赶紧把这主儿打发走了,要是贾迎春来了他兴许还会“教”可是贾探春是二房人,除非王夫人和贾政都“双双去世”,否则他不可能亲近任何一个二房人,哪怕是女眷。

    </p>

    这一看,就看出问题来了,虽说确实有几分相似,也确实如探春所说:没什么神韵,但整体上更加偏向传统的褚书,没有那股“夹风带雪”的感觉。

    </p>

    “笔画太重了些,虽说确实该是有股金戈铁马的味道,但太重不宜,以锋为主,以锐为辅……”贾琮见探春一双眼看向他,心底无奈,只得勉强说道。

    </p>

    贾探春又写了一二遍,依旧不得要领,只稍微在撇捺上有些锐利,贾琮干脆说道:“三妹妹,褚书便不错,我看你的褚书造诣已经足够了,不必改写其他字体。”

    </p>

    “先前觉得褚书甚好,见了三哥哥所书,便觉得甚是无趣。”贾探春答道。

    </p>

    贾琮心说褚遂良又不是武人,后世重书者也大多没有武人,我九品巅峰的剑意放温润了注进去给你看,哪怕是贩夫走卒都觉得比没有加持的褚书好看,更何况你这等对书法有了解的。

    </p>

    “这书法原是跟我所练功法有些相通,我若收了上面的剑……嗯,神韵,你看着也就一般。”贾琮委婉道,他能这么说话,已经是尽了自己八辈子的努力了,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有说这么软的话的时候。

    </p>

    贾探春登时有些失望,她知道武功不可轻传的道理,尤其是她一个闺阁女子,也不必学什么武,只不甘心道:“若是勤加苦练,也许能自得神韵……”

    </p>

    贾琮摇了摇头,道:“我练了约莫五六年才勉强得之外表,若得神韵,得需找到那字帖的原本,只那字帖前些年东路院走水,没抢出来。”这完全就是屁话了,东路院是走过水,但他哪里有字帖。

    </p>

    贾探春遗憾了几句,见贾琮不愿多留她,只得告辞。

    </p>

    “啊,下次我定然不再写什么字了,突破武宗也得快些,总不能一直靠敲竹杠去赚钱!”贾琮挠了半天脑袋,懊悔道。

    </p>

    一旦突破武宗,身心清明,可以回忆些过去的事,自己的“大楚国工业革命”也该提上日程了,虽说没学过蒸汽机制作什么的,但《初中物理》《高中物理》是读过的。

    </p>

    又算了算时日,今日牛继宗、柳芳等人该当进京了,过四五天潘金戈也当进京,饭食自己得准备好,然后再去西云侯府要银子。

    </p>

    嗯,三十五万两银子,要是再冒犯自己还得再加。

    </p>

    他手里有七八家酒楼,是先前北城官司处理时赵启明送他的,其中就有他最爱吃的那家肘子,虽说贾琮不记得什么高大上的东西,家常菜还是会几道的,所以这几家酒楼的生意也算红火,同在北城序列,又在一片地区,贾琮寻思着干脆买下中间隔着的那些建筑什么的,然后开一家大的,不过这是日后之事,暂且不急。

    </p>

    ———————

    </p>

    一大片传旨的公公在勋贵们入城之后,将圣旨统一发到众多府上,李庆明封了三等国公,诸葛叶封了一等侯,牛继宗封了二等侯,柳芳、刘炳烨、韩通得了一等伯,其余北海系多了三个三等侯,十六七个一等伯、二等伯,而这些北海系自此一役,也都变成了荣国一脉,因为若是没有贾琮,这一战的功劳没有那么大,沙皇逃了就只能判定为一场击溃战,可沙皇被生擒,就是实打实的歼灭战,歼灭战的赏功才大,否则完全不足以晋升。

    </p>

    当然,现在用荣国一脉已经不太适当了,应该用“贾家一脉”,因为贾琮封了一等国公,所以贾家变了三座国公府,虽说还未起的镇北公府没什么底蕴,可这不是在积攒吗?

    </p>

    倘若有朝一日贾琮到了韩潇那个年纪,若是能再多立功,虽然不足以封王,可若集中些,再封一个一等国公也不是不可能。

    </p>

    贾琮封王只有两个可能:

    </p>

    第一,他把沙俄灭了,那样封的就是二字亲王,因为皇家除了仁王一脉以外,压根没有一字亲王的存在。

    </p>

    第二,他把东瀛占领了,那样封的会是郡王。

    </p>

    若是这两样一起干了,没准他就能封一字亲王……

    </p>

    当然,两大灭国之功后,他百分百就会当闲人了,没准还得去考科举,以示自己没有领兵的心。

    </p>

    邀请了李庆明等人吃饭,贾琮便出了门先张罗起来。

    </p>

    不多时,二十多位勋贵齐聚一堂,最底的也是二等伯的爵位,修为要么六品巅峰,要么内罡,这股力量一旦聚集起来,京城内除了皇家,无人可拦,甚至连皇家支脉也打得。

    </p>

    “诸位大兄,琮有一事相求。”贾琮没喝多少酒,他用剑意逼出了残存的一些酒气。

    </p>

    喝的醉醺醺的勋贵们一起吆喝道:“有事便说,赴汤蹈火还是闯刀山火海没二话!”

    </p>

    贾琮见状,诡秘的笑了起来,用剑意逼出他们的酒气,但保留了他们的醉态,道:“西云侯白野欠了我三十五万两银子,至今未还。”

    </p>

    “所以,琮想请诸位大兄替琮做主,上门要债。”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