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三十六章 涨价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贾琮处理完北城官司之事,告诉赵启明先别回北城长府,去他北街那套宅子住着,他有事要在荣国府呆几天,赵启明答应后,几人一起吃了一顿饭,贾琮寻思着勋贵们也快依次回京了,于是又寻了个酒楼安排好五天后的一顿饭,等潘金戈最后回来再另请,贾琮就摸出一套在彼得手上掰下来的玉扳指什么的东西去了荣国府。

    </p>

    他得给贾迎春去还礼,顺道感谢一下那个香囊云云,虽说自己对兄弟姐妹们一团和气没什么兴趣,但是基本的礼仪还是要有的,为了不惹人说嘴招烦,他特意把彼得满身首饰都扒干净了,还从沙皇马车上拿了一大堆。

    </p>

    嗯,也难怪云谐觉得他沉。

    </p>

    手提着一大堆东西,贾琮去了迎春的小院,却没料到又是一帮人在这,他有些纳闷,怎么自己像是踩着点来的一样。

    </p>

    院里有个稍大些的石桌,说是稍大些,若贾琮坐下,只他一人就能占半边,因为贾琮实在太高了些,哪怕是年龄稍大身量较高的贾迎春在他面前也显得很矮。

    </p>

    他如今身上有一等国公的爵位,自然不用给同父异母的姐姐见礼。

    </p>

    “此乃琮之谢礼。”贾琮递过去一个金盒,不得不说彼得就是奢侈,装首饰的盒子竟然是纯金镶玉的。

    </p>

    贾迎春忙道:“太贵重了些,我原不缺饰品盒……”她还以为这个盒子就是谢礼,却未曾想到打开盒子看看。

    </p>

    贾琮扯了扯嘴角,无奈道:“二姐姐可以打开盒子看看,盒子里有一整套玉饰。”

    </p>

    贾迎春照着贾琮的话把盒子打开,见每个部件都色泽温润,看着就是上品,只说太贵重了,不愿受之。

    </p>

    “这太贵了些,怎地也要千两银子罢。”贾迎春连连推辞,贾探春一脸无语,若千两银子便能买到这等品质的玉饰,那真是做春秋大梦了。

    </p>

    “没甚么花费,原是不要钱”贾琮无奈。

    </p>

    “是在北海那里缴获的罢。”林黛玉插了一句,见贾琮异样的看向她,她反倒更异样的看回去,贾琮忙把视线挪开,虽说前世读红楼的时候心存怜悯,但……

    </p>

    小学生你都上,太丧心病狂了.jpg。

    </p>

    “正是,沙皇座驾上还有许多这等物什,只不过到底要给其他人留些好处,只带回了一部分。”贾琮点头。

    </p>

    贾琮连忙告辞,真是太可怕了,从前世到今生,他都不是能跟女人——或者女孩和谐相处的人。

    </p>

    他太直了些,若是想自降身份当个舔狗他倒是还会些,可是他拉不下那个脸去,尽管对爱情那种美好些的东西有些憧憬,但他绝对不会因此改变自己,只会让别人去适应自己,而不会主动适应别人。

    </p>

    “春节之前所有北海系勋贵都将会回来,估摸着在半个月之后潘伯伯也会到京城,到时候就去跟白野算总账。”贾琮这算得上是兴师动众了,到时候带着一大票侯爷伯爷,还有他和潘金戈两个一等国公上门“拜访”,就算是韩潇亲临,也不能阻止他们。

    </p>

    正想着,忽然听一个丫鬟在外面喊他,说是来了外客找三爷。

    </p>

    好奇是什么人来找他的同时,贾琮腰间藏了一把短剑出去,若是没有剑,剑意的威胁到底要差一些。

    </p>

    荣庆堂上,竟是贾政在招待来人。

    </p>

    贾琮见了来人,笑了。

    </p>

    二等西云侯,白野。

    </p>

    白野的模样他听性禅形容过,到了面前自然能认得出来。

    </p>

    “白野,你是来送那十万两银子来的?”贾琮自动找了首座坐下,端起茶杯,见没有茶水,道:“给西云侯倒茶。”不过这个茶,是头冲茶。

    </p>

    白野受辱,面色铁青,强笑道:“镇北公误会了,此来是想和镇北公达成和解……”只字不提十万两银子和他吞掉的三城官司收入。

    </p>

    “少给本公废话,十万两银子加你吃到的三城官司收入,否则,本公亲自上门,打断你那熊儿子的腿。”贾琮很不客气,冷笑道,一身剑意爆发,那白野不过是靠着秘药修炼到九品巅峰,功法又不具备青莲剑那种奇妙的属性,自然是顶不住,登时一身冷汗。

    </p>

    “镇北公可是要与我白家作对?”白野咬着牙,只觉得身上有一块千斤重的大石头一般。

    </p>

    “你白家?那么西云侯是要与本公作对?还是要和北海军团作对?”贾琮直接给了他一个选择题,若是他说和自己作对,那么他面对的就会是荣国一脉,若是他说和北海军团作对,那面对的就是整个北海系,怎么选都是死路一条。

    </p>

    “本公不与你说,七天内本公没见到那二十五万两银子,本公拆了你西云侯府,想必也没人能说什么,来人,送西云侯离开!”贾琮霍然起身,混杂着内罡的剑意凝结成剑,直向白野的喉咙而去。

    </p>

    “不是十万两银子吗,怎地就成了二十五万两?”白野又惊又怒,强顶着贾琮的威压开口喊到。

    </p>

    “你落了本公四次面子,加上三城官司钱,怎地,你觉得本公的面子不值两万五千两银子?还是说你觉得本公是你可以随意折辱的?”贾琮眯缝着眼,冷笑道。

    </p>

    “行了,七日内把三十万两银子送到本公宅子去,否则,我打进你西云侯府,把白山的第三条腿打断!”贾琮干脆拔剑,指着白野道。

    </p>

    “怎地又变了三十万两?贾琮,你……”白野只觉得难以呼吸,但还是心疼银子,虽说这家底他能拿出来,但是也得大出血,还得卖田还亏空……

    </p>

    “你走不走?再不走,就是三十五万两了。”贾琮淡淡说道,眼神讽刺。

    </p>

    “好,我走,贾琮,你等着,有本事你就打进我家,我看你怎么打进我家!”白野没了压迫,一转身,直接就走。

    </p>

    “白野,记住了,你唤了二次本公名讳,三十五万两,七日之内,我看不到这一笔银子,白山的命根子就别要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哪怕告到陛下面前,本公也有理!”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