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三十五章 你欠我十万两银子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贾琮此时就站在西云侯府门口,身穿一袭月白色长衫,头发只是简单的扎起来,没戴束发冠,显得有股浪荡江湖之意,背上背着荣国剑,身边是性禅和赵启明,满身剑意丝毫不收敛的扎在风里。

    </p>

    “白山,我劝你快些出来,我不是甚么好脾气。”贾琮语气冷漠。

    </p>

    没动静。

    </p>

    贾琮三人转头离去,不过临走之前贾琮说了一句话:“记住,你西云侯府欠我五万两银子。”

    </p>

    西云侯府内,白野闭目养神。

    </p>

    白山焦急道:“父亲,咱们就任凭他欺辱我西云侯府?”

    </p>

    “你懂个屁,我要是出去了,我都得给他先见礼,他现在是一等国公,我一个二等侯,能拿他怎样?”白野张口骂道。

    </p>

    “那他若是去了金光寺……”

    </p>

    “他去了金光寺,那么就是江湖事,各凭本事靠拳头说话,白轩在内罡中很少有敌手,纵然他们三位内罡,也讨不了好,更何况,我还雇佣了两个江湖内罡,虽说都是七品,但只拖住他们几个倒是够了,不敢伤性命,也得打出去,让他颜面扫地是不行,但能告诉他我西云侯府不是好惹的就行了。”

    </p>

    白野并不知道贾琮是九品巅峰修为,他也不知道,这一次行动是联合了南城和东城的三位内罡,也就是说,他的美梦注定报销了。

    </p>

    “王城长,那白轩练得是什么武功。”贾琮问东城长王瑾。

    一秒记住

    </p>

    “他是走的攻杀一道的棍法,以力量见长,一棍之威哪怕同为九品,我也扛不住。”王瑾面色难看,绕是谁被一棍打出来,心情都不会舒畅。

    </p>

    “老王,我看是你不行,我兄弟武宗都打得,区区白轩算得了什么?你就看好了吧,准让你大开眼界,引以为神!”赵启明哈哈大笑,嘚瑟道。

    </p>

    “贾兄弟,老赵说的果真?”南城长李云威疑惑道,他素来知道赵启明喜欢吹牛。

    </p>

    “若是走守御的一品内家武宗我能杀,防御再高也只是多扛一会,但走攻杀的力量器修我却难杀,只论力量我要比那种器修稍微弱些。”贾琮解释了一句,青莲子的剑法在回京又砸了些银子后,他已经隐隐触摸到后天剑意了,再有个十万两就差不多了。

    </p>

    贾琮自信若现在再和那二品武宗对上,他杀不了对方,但打起来绝对不会受伤。

    </p>

    这就是功法强大的好处,平常剑修在贾琮面前,只有俯首称臣的份儿。

    </p>

    一行六人到了金光寺门口。

    </p>

    门口有三个人站着,居中的那位估计就是白轩,贾琮剑意扫荡而去,一股煞气顿时顶了过来。

    </p>

    “修棍法还修煞气……”贾琮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只得拔剑。

    </p>

    白轩见贾琮一行六位内罡,更有一位九品巅峰,知道打不过,想要夺路而逃,可他快,贾琮比他更快!

    </p>

    眼前一花,白轩就见贾琮站在他的面前,手中的重剑一扫,他忙举棍去挡,却不料贾琮剑锋一转,两人缠斗起来。

    </p>

    “你学的是征北棍?”贾琮登时无语,这路数,是苏老爷子的徒子徒孙啊。

    </p>

    白轩一言不发,贾琮无聊的撇了撇嘴,一剑横扫过去,铛的一声,白轩的棍登时断裂,还未反应过来,贾琮的另一把细剑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了。

    </p>

    “第七棍该用横扫,不是劈。”甚至贾琮还点评了一下白轩的棍法,在北海时苏信与武尊交手,贾琮从中观摩到了些许征北棍的棍法路数。

    </p>

    白轩依旧一言不发,见两位江湖内罡都被拿住了,痛苦的闭上眼睛。

    </p>

    白野也是九品巅峰,但连白轩也打不过,更不可能打过贾琮了,对于这等人来说,白家就是主家,主家的意志就是自己意志,甚至他还在祈祷白家不要管他。

    </p>

    “把他们仨绑起来,我拆了他的关节,封了他的经脉,去西云侯府。”贾琮吆喝道。

    </p>

    一行九人再度原路折返,只是有三个人是被恶趣味的绑成螃蟹模样。

    </p>

    西云侯府门口,贾琮叫门道:“我说白山,你再不出来,我就把你这家将砍死,顺道把他的尸体砍碎了扔进乱葬岗。”虽然知道这样没用,但恶心一下里面的人也是好的。

    </p>

    白野猛地睁开双目,亲自翻到一间耳房的房顶上,见白轩垂着头被绑了起来,大为震惊。

    </p>

    但他很“明智”没有选择出去,白轩都打不过的人,他就更打不过了,太后家族是太后家族,但面对四世四公一伯的贾家,他也虚的很,毕竟当今,可不是太后的亲子,虽说太上皇还在,可太上皇早晚有驾崩的一天。

    </p>

    贾琮见白家没人出来,也不生气,敢来堵白家的门他是有底气的,不光是因为金光寺之事,而是因为他有功劳傍身,就算打杀了白轩,也只是罚酒三杯下不为例,甚至只要他不杀了白野或白山,他压根不会有事。

    </p>

    一个国公,哪里封的住那等功劳?

    </p>

    他跋扈一些,是很多人都想看到的,倘若他有武力有功劳,还有心机和城府,那样他只能做下一个韩潇,但他才不想读那些乱七八糟的经史子集、四书五经之流,对他来说,只要不是文盲,一切都好商量。

    </p>

    “大兄弟,你看见了吧,这就是你的好主家,瞅瞅,连个奴才都不愿意放出来看看你,你还给他卖什么命,跟我走得了。”闲来无事,贾琮干脆席地而坐,对白轩用挑衅的口气说道。

    </p>

    “绝无可能。”白轩说话了,只是心底埋下了一颗种子。

    </p>

    “哟,还真会说话,我还以为是个哑巴呢,你说说你给他卖命他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说,我给双倍还不行?”贾琮奇道,面目惊讶,在白轩眼里就是可恶。

    </p>

    “家主给我练武的资源,还亲自去苏老将军手中求了棍法给我,你能给我?别说笑了。”

    </p>

    “诶,还真行,苏老爷子给的棍法,该是外传版的征北棍,但我能从老爷子手中求到他自己练得……”

    </p>

    “算了,也不勉强你,记住,把三城之前的官司收入在七天之内如数给我送到北街我的住宅,顺便告诉白山,他欠我十万两银子,若是不给,我亲自上门打断他的第三条腿。”贾琮“遗憾”道,把白轩扔在地上,转头就走。

    </p>

    身后,传来大门开启声。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