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二十七章 泼天富贵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贾琮抓住苏信的胳膊,苏信顿时腾空而起,浮在半空中急速向大营飘去。

    </p>

    一边飞,苏信边对贾琮说道:“琮哥儿,这活人我认得,看着是老彼得的兔崽子,跟他爹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都那副熊样。那这四个死人又是谁?”

    </p>

    贾琮摇了摇头,不过高速移动中这样做,让他的耳朵有些轰鸣,费力道:“不知道,我原看着这四个人拦我,应该是护卫什么的吧,也是离奇,沙皇身边只有一个二品武宗和四个七品护卫,真当是不应该。”

    </p>

    “啧,原还有个武尊,不过被我打爆了肉身,就剩个脑袋了,看样子就是当年代善打跑的那尊。”苏信啧了声,对贾琮说道。

    </p>

    “琮哥儿,你今年该是十二吧?”

    </p>

    “过年就十二了,我原是春节那天的生儿,这回回去用不了两个月就过年了。”

    </p>

    “诶,倒是比我当年到内罡还年轻些,真真是年少有为,那时候源哥儿……就是你太祖父,差不离儿二十到的内罡,那时候我四十认得他……他起兵时候都三十多的人了,也才武宗。”

    </p>

    “当年我十五岁内罡,二十岁九品巅峰,二十二就武宗……到了武尊时,我都七十了。”苏信缅怀起往事来是真的可怕,轮起来,他比太祖高皇帝还都高一辈,不过只是当了一辈子征北将军,给他爵位他都不要,因为他没有后人……

    </p>

    “说起来,也就当年演哥儿能跟你稍微比比,是十三到的内罡,再小的我也不认得了。”

    </p>

    “老将军……”贾琮刚开口,苏信就满脸不乐意道:“叫什么老将军,跟当年代善一个毛病,叫老爷子就行,我没有后代,就把你们当后代算,你还是我玄孙往下的人……”

    </p>

    “老爷子!”贾琮恭敬不如从命。

    </p>

    “诶,对了,你之前那个德行我看着都想抽你,他娘的跟个焖冬瓜似的,哪儿来那么多算计,坦坦荡荡做人不好?”苏信“吹胡子瞪眼”的“发怒”。

    </p>

    “原是初次在外,不怎么习惯,现在好多了。”贾琮嘿嘿的乐。

    </p>

    “诶,对了,有什么不解的东西直接问我,不管武道还是什么,活了一大把年纪,原本就该给年轻人引路。”

    </p>

    贾琮嘿嘿乐道:“老爷子,那您听说过青莲子吗。”他试探了一下,若是苏信没听说过青莲子,他就干脆把青莲子当成老神仙得了。

    </p>

    “诶?这个名字倒是有趣,是南边儿那个耍枪的?不是不是,那小子叫青云子……”苏信看起来很有兴致,追问贾琮是从哪里听来的。

    </p>

    “原是听别人提过一嘴子,说是一尊武尊巅峰……”是谁他没说,既然苏信不知道,也就没必要继续追问。

    </p>

    “哦,那估计是坊间传言吧,大楚国的武尊我不说全认得,也该是全都听说过。”苏信也没放在心上。

    </p>

    贾琮又问了些修炼上的事,苏信慷慨回答,听得出来,他没有藏私。

    </p>

    又飞了约莫几十秒,苏信骤然停下,带着贾琮缓缓降落。

    </p>

    潘金戈正一边亲自率人打扫战场,一边和柳芳说话。

    </p>

    “柳子,这次没说的,那天的事就算了了,只可惜不知道沙皇跑哪儿去了,要是抓到了,那么这回就是歼灭战,每个人都是泼天的富贵,你身上的一等子,至少能提上二等伯来。”

    </p>

    “就算提不上去,也能混个三等伯当当,我这身斗牛公服,也该换一道金纹的了。”潘金戈看起来很高兴,这场仗损失虽然大了点,可战争哪有不死人的?成天为了战争的损失悲春伤秋,那还打个什么仗,敌人来了跪地投降就好了。

    </p>

    不得不说,灰色牲口的数目实在是给大楚国带来了许多麻烦,光是被他们冲击带来的损伤,就高达七万人,这还是因为沙皇马车往后退导致很多人毫无战意,哥萨克骑兵的破坏性反倒成了小头,在他们的攻杀下,大楚国损伤三万,那五万步兵死死抵抗,在火炮对射之后极限一换一,大楚国损伤四万。

    </p>

    “牛子,你身上该披个二等侯了。”

    </p>

    “小叶子,你该换身一道金纹的飞鱼服了。”

    </p>

    潘金戈对勋贵们一一笑着说道。

    </p>

    “琮哥儿……嗯?这是?”潘金戈发现贾琮手里拎着的彼得,问道。

    </p>

    “哦,是沙皇。这四个脑袋有人认识吗,帮我看看。”贾琮“平静”的说道,但眉眼里的喜色谁都能看出来。

    </p>

    “哦,沙皇啊……什么?沙皇?”都五十多的人了,潘金戈此刻却瞪大了眼睛瞅着贾琮,满脸惊讶,就差把贾琮刨开看看里子了。

    </p>

    “他娘的琮哥儿,真是沙皇,是彼得的王八羔子,有一年打仗,我见过他的画像!”诸葛叶惊呼。

    </p>

    在绝对的震惊面前,任何平和任何淡定都成了狗屁,除了苏信这样活了多少年什么都见过的人,基本上没什么人能够继续淡定下去。

    </p>

    潘金戈到底年纪大些,还能保持淡定,挥挥手示意众人安静,道:“这里没外人,有的话我就直说了,琮哥儿,你……打算接荣国公的爵位吗?”他双目死死盯着贾琮,声音发颤。

    </p>

    贾琮摇了摇头,道:“虽说背后编排长辈不太好,但我家里的情况,潘伯伯您也知道,老太太虽说喜欢二叔,可我若要上进,她也不会拒绝,只是……我二叔那头,真的没办法处理。”贾琮面色为难,“纯真”的说。

    </p>

    潘金戈沉默了一会,刚要开口,柳芳就急匆匆的吼道:“他妈的贾存周算个屁,当年我父跟赦世叔一起去秦淮……”

    </p>

    “行了,你还很光荣?”牛继宗制止了柳芳,太不像了,贾政怎么说也是叔辈的人。

    </p>

    “也好,贾族那一大家子我看着都头疼的慌,你分出府去捞个世爵,按照这次的功劳,我估计你能拿个一等侯,到时候你……我们尽量想办法,把恩侯的爵位提上来,哪怕是个二等伯,都要比一等将军好太多了。”潘金戈犹豫了一会,只得认了。

    </p>

    “不过琮哥儿,回京后你得请咱们聚一聚!”到底是国公之尊,一会儿就恢复了正常,笑道。

    </p>

    “哈哈哈哈,潘伯伯那可得赏脸啊,牛兄他们我倒是不担心,就怕我这小庙请不来潘伯伯这尊大佛!”

    </p>

    “琮哥儿,你怎么跟苏老似的,竟会拿人开心……”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