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十九章 北海(2)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孙镇文头疼道:“若只是火器之利,我等倒也不惧,只隆冬时节,我大楚国兵马未战先少了半条命去,纵然有棉衣,可哪儿能穿着棉衣再披甲,若只用军中棉甲,却到底也薄了些。”

    </p>

    孙镇武补充道:“若只是衣装,倒也能凑合顶着,我大楚男儿也不惧怕那冷,偏那起子文官在粮草上还卡我们的脖子,如今只三月余粮,更加二十万援军之粮,就算朝蒙古去借,也借不够三月的粮……”

    </p>

    “沙皇不把他的兵当子民,可我们得把自己的兵当兄弟看啊……”诸葛叶轻声说道,面色很冷很冷,冷到让人想远离他。

    </p>

    贾琮沉默,本不该他插嘴的,但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道:“诸位将军,琮带来了先祖的黑熊旗……”话音刚落,就见潘金戈霍然站起,道:“黑熊旗在何处?”

    </p>

    贾琮忙把胸怀处折叠起来的黑熊旗掏出来,递给潘金戈,只见他接过旗帜,沉吟片刻,犹豫道:“先荣国旗帜自是好的,可没人扛旗……”说着,余光看向贾琮,转向他继续说道:“若其他人扛旗我不放心,不如便由琮哥儿扛了旗来……”

    </p>

    贾琮连忙推辞,潘金戈也打消了这个想法,让一个十一岁的稚子扛旗,太不像了些。

    </p>

    这时,讨贼将军岳池道:“不如令一武宗率骑兵,去掏了沙皇的粮库?”言语间十分犹豫。

    </p>

    “不行,只粮库位置就得确认半天,更何况,粮库定然有武尊镇守,甚至可能不止一尊。”杀贼将军秋楚山否了一句。

    </p>

    “倘若有二尊武尊的话,沙皇那边……”岳池不死心的问。

    </p>

    “但他们,还有弩阵啊,自古以来,弩箭,便是杀伤高手的利器……”潘金戈叹道。

    </p>

    众人尽数沉默,是啊,涉及到沙皇的弩阵和武尊的两手准备,只让人觉得头痛,若只有一层,那闯一遭也不是不敢,只两层都有,那就不是去杀人,而是去作死的。

    </p>

    “若真不计伤亡,倒也能击退他们,只是听闻那沙皇把子民当做牲口,没了再调便是了,这般不计伤亡,大楚必然元气大伤……”李庆明叹气。

    </p>

    现在他们考虑的不是纯粹的军事问题,而是包含着政治问题的军事问题,这样的军事问题,从最开始,就不止是他们军方的事。

    </p>

    “他妈的,这仗打的真憋屈。”牛继宗骂了一声。

    </p>

    “只得去信朝廷,请文国公出山……”一个一等伯说道。

    </p>

    “我说老王,你失心疯了不成,朝堂的局势你看不清,难道老子还少跟你说了……”潘金戈头疼的很,这帮子粗人真是太天真了些,韩潇若是能出山,他早就派人去请了,可韩潇不能,对比边境的些许安危,文国公韩潇,才是真正的当今心病,若不是他到底老了些,按武宗的寿命只有最多四十年可活了,而且身子骨也不大康健,当今早就除了他了。

    </p>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干脆各自家去得了。”一个二等伯喊到。

    </p>

    “放你娘的屁,老齐,别以为老子不敢跟你动手。”潘金戈顿时大怒,有些事是能说出来的吗。

    </p>

    “三十万大军人吃马嚼的,粮草……一个月,怕是撑不住。”孙镇文忽然开口,道。

    </p>

    “若朝廷有粮也就罢了,可国库现在穷的能跑老鼠,没见马腾云那老官儿都愁成什么样了,兵部大库倒是还能拿出来些,不过也有限的紧。”牛继宗摇头。

    </p>

    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就是那些兵部余粮,原是给五城兵马司的军饷。

    </p>

    不过,那群烂渣子的死活,要思考也是景田侯府的裘良去思考,和牛继宗没什么关系,至于景田侯裘同,原是当年给了前任大宗正清河王楚海银子才得的侯位……

    </p>

    所以,武勋素来不怎么近亲景田侯家,尽管说裘良也从了武,而今也有五品修为,在勋贵子弟里面还算好些的了,可有他那个老子在,他也蹦哒不了什么。

    </p>

    而裘同的父亲老景田侯裘德,也是当年黑熊旗下的将领,甚至还亲手抓了几个东瀛大名回来。

    </p>

    不得不说造化弄人,裘德去的早,裘同的亲娘,景田侯府的老诰命也去的早,裘同就没人能管,也不习武,整日享福受用,得亏到底还有些脑子,让裘良习武……

    </p>

    柳芳在一旁道:“兵部余粮也最多供给我等七日,若运输过来,那便只有五日了。”他也在兵部当值,每天去待一会寻老兄弟说说话,知道兵部过的也不容易。

    </p>

    “若让蒙古出,只怕他们也出不了……”赵清泉有些急了,若只是沙俄军队来犯,大不了他们不出战只防守,虽听起来难听了些,但只要这座北海城还在,沙俄军队就绕不过去——若从外东北去,只怕到了一半就被拦腰砍断,打击在运动中的敌人,要比打击驻扎的敌人简单的多。

    </p>

    可是他们粮草也不多,这算甚么事,牛继宗更是清楚得很,再让马腾云拿出粮食来,他都敢直接当场在兵部衙门前上吊。

    </p>

    这老官儿捞的油水不多,前些儿拿出一大半儿来填了缺,再找他要东西,那就是要他的命了,前些儿直隶涝,齐鲁旱,这几天听说江南又有地动,虽不知那一省,但属实是能把他给逼死的感觉。

    </p>

    一堆军中大佬,竟然大眼瞪小眼的束手无策,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要打损失惨重,不打前途未卜,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决断。

    </p>

    潘金戈道:“军中本公官爵为最,虽说军中不论这些只论本事,可既然我身为国朝二等公,理应做个表率……”

    </p>

    “我捐五万两银子,这些银子,原本是我潘家打算给京中老母起园子……”

    </p>

    话未说完,就被牛继宗打断,道:“老潘,不至于,就算你捐了,又管得了甚么?我们加在一起也就二三十万两,虽说管得一两个月,可运来运去,倒是不如不运。

    </p>

    更何况,用了你我的银子,这军队,是大楚国的,还是你我的……”

    </p>

    潘金戈颓然坐下。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