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十五章 贾府(1)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暂不提贾琮赶路万里,只说性禅上了东路院做客,贾赦亲自招待,贾琏在一旁陪着,相谈甚欢,性禅只执晚辈礼,把贾赦可乐坏了,这性禅也有四十多岁了,又兼是内罡武人,若贾赦平日里见到,称他一声弟都是托大了,可谁曾想性禅把他当做长辈?

    </p>

    贾赦只觉得自己这四十多年没白活,乐呵呵的招待性禅,谈论武事,两人都是内家拳武人,又兼贾赦虽不到内罡,可有先荣国教导,武艺精湛,一时间相谈甚欢,倒是把贾琏苦坏了。

    </p>

    他本身就是清淡贪图受用的性子,没什么坏心是真的,但说是好人也有些过,这一时半会的听这么久不感兴趣的话题,他真当是有些受不了,偏贾赦在旁边还不好发作,只想早些逃离此处,可哪里有那么多的借口给他找?他苦思冥想也没想出来什么由头。

    </p>

    这时仿佛上天听见了他的祈祷一般,外面平儿叫他,道:“二奶奶有事找二爷。”可把贾琏喜坏了,恨不能插上翅膀飞回家去,贾赦见他满面喜色,只觉得面上无光,也顾不得性禅在旁边了,喝骂道:“你这畜牲快快滚去找你媳妇,再不拘二老爷二叔的叫一通当了他儿子去,快滚快滚,仔细脏了我的地。”

    </p>

    贾琏陪着笑说了些场面话之后,脚下生风一般逃离了这儿,直个把性禅看的一阵无语。

    </p>

    自家三弟这个二哥……嗯?怎么好像是骂我自己一样?

    </p>

    贾琏脚下几乎要擦出火来的走出去后,急匆匆的就往西路院赶,嘴里还满口念叨:“大老爷真真是疯了,甚么人都往家里领,那金光寺性禅原是宫里皇上都见过的僧人,他怎好……”也没个章法出来,只一味地往西路院去,省的到时候贾赦再找他,至于平儿叫他,那是他求平儿的,若半个时辰不见他从大老爷屋里出来,便去寻他。

    </p>

    这一走走到荣禧堂,贾母正在受用这一帮孙儿孙女在她膝下的时光,见贾琏进来,贾母还没说什么,王夫人便笑道:“琏儿快快坐了,怎地这般急色。”

    </p>

    贾琏犹豫了片刻,想也不是甚么大事,便说:“大老爷请了北城金光寺的性禅法师……”又想到性禅还有个当今御赐的名头,忙说:“就是金光神僧,原是说与老三有些交情,正跟大老爷聊的正欢……”

    </p>

    还未等王夫人捋顺了,王熙凤就高声说笑道:“诶呀呀,老太太这真是正当其会了,宝玉刚才才说道那劳什子北城三兄弟甚么的,老太太正想一见,那法师就来了,可见是老祖宗福德深厚,有福气才能心想事成……”

    </p>

    话没说完,贾母就笑的合不拢嘴,笑对下面众人道:“你们看看这个猴儿,都敢拿我说嘴了……”

    </p>

    王熙凤忙笑道:“原是老太太本就满身福气,本都是多大的人了,一看之下也就比我大些个,赶明儿老祖宗多攒了些福气,怕是比林妹妹还年轻些个呢。”

    </p>

    贾母愈发高兴,便对宝玉道:“宝玉,那法师便在府上,可要去见识一番。”

    </p>

    贾宝玉此时早就把前日贾琮所说要叫性禅和尚来府上的事忘了,只一味说要见,众人唯独贾探春和林黛玉还记得昨日贾琮所言,微微一惊,不过到底是闺阁小姐,除了贾惜春,原是对佛道甚么的不感兴趣,只当让老太太高兴了,自是没有拒绝的道理。

    </p>

    一行人顿时起身向东路院走去,至于贾赦欢迎不欢迎,贾母一眼就能摆平。

    </p>

    邢夫人这几日生了病,也不见她人影,原就没人放在心上,这回高乐,更是忘了顺道去看一眼邢夫人,只一心去往贾赦房内,不过到底贾母还没昏了头,只到东路院待客的地方去,打发人去叫贾赦和“法师”

    </p>

    贾赦正和性禅谈论先荣国改革军制之事,因先荣国曾招僧兵征讨叛乱的高句丽,性禅的师父就是其中一员,他对军制也是有些了解,相谈甚欢之时,刘四慌忙进来禀报,说老太太来了,想见见金光法师。

    </p>

    贾赦虽不高兴,但也不敢忤逆贾母,只得对性禅告罪了一声,性禅连连说道无妨,让贾赦感觉很有面子。

    </p>

    因为性禅是以贾琮朋友的身份来的,贾赦干脆让他进了自己房内,而不是去待客的地方,从贾赦房内出来,性禅淡定的跟着贾赦走,心里感觉很无奈。

    </p>

    “难怪三弟不愿意亲近他家人,真真是……唉,除了他父亲,也真是没什么人明白些了。”性禅暗自摇了摇头,北城三友的官面儿身份都很高,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性禅的身份还要比赵启明超然一些,因为性禅是“方外之人”,而赵启明在面对荣国府这样的家庭的时候……

    </p>

    就显得很拘束——先荣国贾代善的结拜兄弟,就是老皇城司老中车府令的父亲,算起来,赵启明身为老中车府令的义子和忠勇伯庶子,倒是真能论上些故旧关系,但第一任老中车府令都去了四五年了,人走茶凉这一点在天家,尤其深重。

    </p>

    贾赦领着性禅进了客房,见一片莺莺燕燕坐了一大堆,有些没反应过来,不过到底回过神来:性禅是化外之人。

    </p>

    不过,贾琮若是听性禅是化外之人,估计都笑出声来。

    </p>

    每天喝酒吃肉,还亲眼见了性禅屋里几个“尼姑”,他算甚么化外之人。

    </p>

    不过,他对性禅的人品有信心便是了,也没见他强迫哪个跟他走的,两情相悦的事情罢了,最多最多也就是个私德有亏,但这世界上谁敢说自己屁股真的干净?

    </p>

    “贫僧见过太夫人。”性禅对贾母行了一礼,以他的身份,若不算贾琮那一层关系,他就是只用拜贾母。

    </p>

    “法师不必多礼,今日算是老婆子做了一回东道,只我这二孙子想见见北城三友之一的金光法师真相,方才邀请法师来此,倒是叨扰法师了……”这也算是给贾赦上眼药,毕竟,用了“叨扰”二字,但又不能记在贾母身上,只得算在贾赦身上了……

    </p>

    “太夫人,贫僧与赦……赦老爷之子贾琮相交莫逆,引为知己,万万不必如此……”性禅这话刚出口,就暗道不妙,说漏嘴了。

    </p>

    不过,到底已经开了口,没有收回去的道理,他只得硬着头皮接着说道:“太夫人听过北城三友之名,也好叫太夫人知晓,贾琮,便为北城三友之一。”

    </p>

    贾母明显愣住了,片刻,她强笑道:“法师说笑了,北城三友尽是内罡,我那……”

    </p>

    贾赦终于开口,道:“母亲,琮儿在离去前,便已是内罡高手,学的,正是父亲的《碎山拳》”

    </p>

    贾母闻言骇然,脸皮都在颤抖,端起茶杯,也不说什么,只道让王熙凤给性禅添茶。

    </p>

    性禅见是送客之意,忙道:“太夫人、赦老爷,今日叨扰了,贫僧回头得了空再来访,今日寺中尚有法事……”说完,匆匆一礼,逃窜似的去了。

    </p>

    身后传来贾母的怒火之声。

    </p>

    “老大,你眼里可还有我这个母亲?”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