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红楼镇北公 第十三章 荣国一脉

时间:2020-08-11作者:一只小苏信

    离了上京城,黑夜中在直隶扎营,因为走的时候已是下午,所以走的路程倒不算远,贾琮赵启明这等还好些,到底是有些身份,能坐马车或骑马,赵启明自幼学马,但贾琮并不会骑,只得让赵启明带着他,堂堂内罡高手好歹有些羞耻心,是万万不愿坐马车的。

    </p>

    刚入夜,前面就传来军令,找个好地方统一扎营,到底是行军第一天,牛继宗不愿连夜行军,李庆明和赵清泉也都懒得多走路程,虽是武人,这些年在富贵温柔乡中受用的快把骨头磨酥了。

    </p>

    这些年未有稍许堕落的武勋,也就是叶孤星了,但他是太上皇的人,当今若是用了,无异于自己把对手送上竞争台,这些年国库银子多了些个,太上皇又想打仗了,而他的传话筒就是叶孤星。

    </p>

    牛继宗到底还要些面子,加上先荣国的行军规矩大,不敢太明目张胆的受用,只是被子一应物品全是富贵气息罢,赵清泉干脆就乐乐呵呵的带着女人行军了,李庆明虽好些,但也是找了个清秀士兵出火……

    </p>

    贾琮背了荣国剑在背后,这荣国剑原是重剑,宽刃厚锋,立起足足半人高,上书:大一统二十四年,荣国公贾代善,绕是以贾琮在后世单位计量下一米九的身段,也只能勉强背上而已。

    </p>

    这“大一统”原是太上皇的年号,这一辈子他只用了这么个年号,倒也是奇的紧。

    </p>

    贾琮背后荣国剑,腰上挂着贾代善的传信玉佩和太上皇御赐玉佩,身穿虽仅为黑色布衣,但愈发衬的他剑眉星目,眉眼不俗。

    </p>

    贾琮寻了片刻,找到牛继宗的大账,对门口士兵告了一声道:“劳烦兄弟告知牛将军一声,荣国后人来访。”那士兵听闻是荣国后人,忙进去禀报。

    </p>

    不多时,牛继宗便迎了出来,贾琮口称牛将军,只见贾琮神似当年贾代善的模样,心里一惊,暗道老国公在天有灵,面上笑道:“诶,琮兄弟不必叫甚么将军,你我二家世交,当年先荣国公在世时还抱过我,若不嫌弃,叫我一声世兄便是。”

    </p>

    贾琮闻言,笑道:“那琮便厚颜称将军一声世兄了……”

    </p>

    牛继宗将贾琮带入大帐内,贾琮进去后只见虽是临时扎营,但这架势不像是仓促之间建起来的,他又来的比较晚,不知道是甚么状况。

    </p>

    牛继宗似是看出了贾琮内心所想,道:“这地儿原是先太祖高皇帝时留下来的,我等军队行过此地,便做了个客罢。”

    </p>

    贾琮又与牛继宗客气了几句,牛继宗双眼扫过贾琮腰间玉佩,却是夹杂了些内罡,贾琮只觉好笑,到底都是七品内家,谁都能发现谁,这牛继宗,真真是没甚么城府可言。

    </p>

    牛继宗见是当年贾代善传信玉佩,瞳孔一缩,不过他这等粗坯心思也直,又见了荣国剑,对贾琮更多了几分亲近几分尊敬显露在面上,只差说一声我支持你成荣国家主了。

    </p>

    牛继宗思索片刻,道:“先老国公在时,对我等后辈多有照顾,如今琮兄弟随军,当是见一见的好。”贾琮闻言点头称是,牛继宗便打发门外士兵去请李庆明、理国公府一等子柳芳、定军侯府一等子刘炳烨、毅武侯府一等子韩通来,不多时,四人齐来。

    </p>

    那李庆明正行风月事,被人打搅了好事自然满腔是火,进了大帐内就要骂:“他妈的老牛,你……”

    </p>

    话没说完,看见背着荣国剑的贾琮,心底泛起明悟来,到底把那骂辞收了回去,柳芳三人原是爵不如牛继宗,不敢多说什么,见了贾琮之后,心里一惊,顿时明白了牛继宗叫他们做什么。

    </p>

    四人对视一眼,由李庆明开始谈话,他笑着说道:“原是老国公的后人……我称赦世伯一声伯伯,琮兄弟该当叫我兄才对。”柳芳、刘炳烨二人也称是,只韩通有些闷闷不乐,他称贾赦为叔爷,那他还比贾琮低了一辈……

    </p>

    贾琮对几人笑道:“琮尚年幼,若这一路上有甚不懂的,还得各位将军多多关照……”言外之意就是不给韩通难看,牛继宗四人脸色也平和起来,笑道:“琮兄弟万莫要如此客套,本就是该做的,老国公对我等恩重……”说着,李庆明取出一块玉佩来,牛、柳、刘三人也各自取出一块,韩通迟疑片刻,从胸怀出掏出一个戒指,道:“这本是我父赠给我的……”这是代替父亲和贾琮相交,因为没有说侄儿给叔父信物的,那样徒让人耻笑。

    </p>

    贾琮忙一一接过,别在腰上,荣国一脉断裂已久的关系,就此修复,贾赦不入内罡境,在这等情况下也就是一个二等男,自然入不了他们的眼,但贾琮乃是内罡,还这般年轻,日后一个九品巅峰当是跑不了的,若能突破武宗,贾家再出个伯也不是难事,更何况贾琮还领兵随军,虽说知道贾琮不过是一个旗子罢了,但旗子也不是谁都有资格当的,这才让他们起了结交之心。

    </p>

    牛继宗继续道:“等回京了,咱们当年老国公旧部好好聚一聚,也算认认人,省的到时候见到了都不知道谁是谁……”既然贾琮成了“自己人”说话就不用那么拘束礼数了,只当是一帮子粗坯说话。

    </p>

    贾琮倒也觉得有趣,直个骂爹骂娘的说了起来,让几人更觉得贾琮可交,一时间更为亲厚。

    </p>
小说推荐